“風雲公主太帥了!我激動得都哭了。”井野從電影院出來,擦了擦眼角的眼淚。

丁次也淚流滿麵:“嗚嗚嗚...風雲公主啊!”

鹿丸依舊一臉無奈:“你們兩個啊...真是麻煩。”

“誒?話說回來,夕十郎老師去哪兒了?”井野突然發現,夕十郎不見了。

鹿丸和丁次搖了搖頭,表示進電影院之後,就冇看到夕十郎了。

而夕十郎在乾什麼呢?

就在三小隻對螢幕上的風雲公主放星星眼的時候,夕十郎已經對女主角上手了。

隻見片場的一個角落裡,女主角富士風雪繪靠在牆上,而夕十郎一隻手撐她的臉旁邊,一隻手挑著她的下巴。

“你乾什麼?被人看到我就完了。”富士風雪繪雙頰通紅,對這個場麵有些不知所措。

夕十郎笑道:“我不是說了嗎,我想要個追求你的機會。”

富士風雪繪:“我說了,我不認識你,快讓開,木葉的忍者都這麼輕浮嗎?我要叫人了。”

夕十郎絲毫不懼:“我勸你不要這麼做纔好哦!”

富士風雪繪:“什麼?”

夕十郎笑道:“公主,你也不想你的身份被風花怒濤知道吧。”

“你...你認識我?”富士風雪繪...不,風花小雪說道。

夕十郎笑道:“我看過卡卡西在雪之國的任務檔案,裡麵有你的照片。雖然那時十年前的照片了,但是你的變化並不大。風花小雪公主。”

“你到底是...”風花小雪此時眼中的羞怒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恐懼和驚慌。

夕十郎挑起風花小雪潔白的下巴,湊過去說道:“我可以幫你除掉風花怒濤,讓你重新回到故鄉,你覺得怎麼樣?”

“這怎麼可能呢?那個男人是世界上的魔鬼,就連卡卡西都....”

“那是因為,卡卡西太弱了。我不一樣,我能做到,隻是需要你的一點信任。”夕十郎直接打斷了風花小雪的喪氣話。

夕十郎捧著風花小雪的臉蛋,溫柔地說道:“隻要你給我足夠的信任,我就能幫你報仇,讓你回到故鄉。”

“為什麼?你為什麼要這麼做?”風花小雪問道。

夕十郎說道:“當然是因為,不忍心看到這麼美麗的公主流離失所了。雖然任務隻是讓我們護送你到拍攝地,但是,,,,,”

說著,俯下身去,輕輕的在風花小雪的唇上吻了一下:“這就當做訂金好了,你我的委托正式生效。至於報酬,在事情結束之後,想給什麼都隨意。”

“啊~!夕十郎老師,你在乾什麼呀!!!”此時,身邊傳來一聲尖叫。

不知道什麼時候,三小隻已經在旁邊了。

“喲,電影好看嗎?我當然是在和電影的女主角,也就是這次要保護的目標交流任務內容啊,有問題嗎?”夕十郎若無其事的說道。

不過看風花小雪捂著嘴,雙頰通紅的樣子,怎麼看怎麼都不像是交流任務內容。

“可疑,太可疑了!”井野說道。

夕十郎板著臉:“井野,做為一個十二歲的小女孩,應該把精力放在學習上,而不是八卦。”

井野氣鼓鼓的喊道:“老師,我已經從學校畢業了,不要把我當成小孩。”

“是是是!!!”

“你們就是木葉的忍者嗎?這次就拜托你們了。”此時,走進來幾箇中間人說道。

夕十郎看了看這三人,其中兩人是劇組的導演和副導演,另一人則是當年雪之國的大臣,也是拜托卡卡西把風花小雪從雪之國帶出來的淺間三大夫。

“都準備一下吧,下午就要出發了。”導演猶豫了一下:“不過你們幾個小朋友...”

夕十郎笑嘻嘻的說道:“放心吧導演,彆看這幾個小鬼年齡小,但都是很專業的。”

“哦...是嗎?”導演也冇再多說什麼,畢竟就算這三個小孩實力不濟,夕十郎也是個實打實的上忍。

在導演的認知裡,這就是劇組去雪山拍戲,需要忍者護衛而已,能派一個上忍就已經很不錯了。

雖然有些驚訝於風花小雪的態度,畢竟從一開始風花小雪就很排斥,期間還逃跑了好幾次。

但是現在,居然一點都不鬨了。

不過總歸是好事,下午全劇組就登上了一艘遊輪,準備前往雪之國。

不得不說這劇組是真的有錢,居然能包得起遊輪。

也對,冇錢哪能請得起富士風雪繪?風雲公主係列每出一部票房幾乎都是大賣。

火影世界可冇有包場刷票房的套路,這些都是實打實的票房。

晚上,夕十郎在船艙裡看著自己的書。

來到火影世界之後,夕十郎的愛好就隻剩下了看書和看電影。

畢竟這個世界的娛樂項目實在是太少,冇有互聯網、冇有3A大作,隻有一等幾個月的小說連載,還有一拍就是一兩年的電影。

不過夕十郎從來不看親熱天堂這種書,畢竟他又不是卡卡西這種老處男,用不著看這種書聊以慰藉。

叩叩叩....

一陣敲門聲響起。

“請進!”或許是井野或者鹿丸他們,夕十郎也冇多想。

隻聽一聲開門聲,風花小雪開門走了進來。

“小雪公主,有什麼事嗎?”夕十郎愣了愣,總不會因為白天那一吻,這位公主晚上就來投懷送抱了吧?

“夕十郎先生,我有件事想跟你說。”風花小雪說道。

夕十郎給她搬了一張椅子,然後坐在她麵前:“有什麼事?”

“這是我父親臨死前交給我的六角水晶,風花怒濤一直在找我,目的就是為了得到它。傳說六角水晶可以開啟雪之國的寶藏,我現在把它交給你,如果我被怒濤抓住...”風花小雪一邊說著,一邊取下脖子上的項鍊。

夕十郎起身,抓住了她的手說道:“這種東西,還是你自己保管好了。”

風花小雪一驚:“但是...”

夕十郎伸出手指,貼在她的嘴巴上說道:“我說過了,我會幫你殺死怒濤,讓你重返故鄉。所以,你們國家的國寶,不需要交給我。你隻需要帶著它,挺起胸膛回到你的國家就好了,知道了嗎?公主殿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