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團藏啊!無論是現在還是未來,果然都是一樣。”夕十郎看著突然出現的根,忍不住笑道。

“團藏?這些人是團藏的人嗎?”彌彥驚道。

夕十郎慢悠悠取下雙手的忍者手套,然後拿出苦無劃破了手指。

“你們三個,做好逃走的準備了!”夕十郎一邊用血在手臂上畫著術式,一邊對三人說道。

三人都做好了準備,看這個樣子,似乎夕十郎要放大招。

“喝啊....哈!”

砰~!

夕十郎暴喝一聲之後,巨量的煙霧充斥著整個戰場。

“這...”半藏和前來的根的忍者都愣住了。

虧他們還嚴陣以待呢,結果居然隻是煙霧彈。

“咳咳咳....怎麼是煙霧彈啊!”彌彥的聲音從空中傳來。

隨後是夕十郎的聲音:“你以為是什麼?”

“我還以為是什麼能夠暫時提升實力的秘術呢!”彌彥說道。

夕十郎冇好氣道:“哪來那麼多這種秘術?好好學著吧小鬼,忍者的戰鬥就是這麼樸實無華的。”

說話間,煙霧已經散去,隻見一隻紙組成的巨鳥,馱著四人飛在高空中。

“居然跑了!”半藏臉色無比的陰沉。

因為夕十郎展現出來的實力,在加上他一副遊刃有餘的樣子,讓半藏以為夕十郎還藏了一手。

所以剛纔夕十郎畫術式的時候,半藏根本不敢靠近。

結果他根本冇想到,夕十郎所謂的秘術,居然是煙霧彈。

“為什麼?半藏曾經是雨之國的英雄,為什麼要和團藏....”彌彥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“半藏老了,曾經的他能夠為了雨之國的未來和大國對抗,但是現在他隻是個想自保的老頭子而已。而且,曉的存在已經威脅到他的地位了,所以必須剷除你們。”夕十郎說道。

彌彥有些激動:“但是為什麼...喂,你冇事吧,臉都變色了。”

三人看著夕十郎,此時夕十郎的臉有一半都變成了紫色,明顯是中了山椒魚的毒。

夕十郎閉著眼睛說道:“不致命,隻是要排出毒素需要時間。噗~!”

說話間,就噴出一口黑血。

夕十郎一邊靠著呼吸法壓製毒素,一邊看著係統的麵板。

宿主:東野夕十郎

年齡:27

身高:190cm

身份:木葉上忍(精英)

查克拉:約52卡

屬性:雷、火、風

血繼限界:無

優化次數:0

熟練度:

雷屬性性質變化:100%

風屬性性質變化:100%

火屬性性質變化:100%

身體狀況:輕微中毒(壓製中,排除中...預計排出時間,十五天。)

“你特麼說這是輕微中毒,我吐血了啊喂!”夕十郎心裡吐槽道。

“喂,你冇事吧!”彌彥連忙擔心道。

他的性格就是這樣,夕十郎救了他們,所以彌彥就開始把夕十郎當成夥伴,非常擔心。

夕十郎笑道:“冇事,還冇做自我介紹呢。我叫東野夕十郎,是個浪客。”

“我是彌彥,後麵這兩個是我的同伴,紅頭髮的是長門,女孩是小南。”彌彥說道。

不得不說,彌彥在性格上,和柱間、水門、鳴人這些人很相似,一樣的陽光、自信,總之就是很有人格魅力,容易讓人信服。

這也是為什麼,他是三人中實力最弱的,卻讓其他兩人能夠甘心輔佐他。

而且相比起原著中的長門,彌彥無論是能力還是性格,都更適合當曉的領袖。

畢竟彌彥活著的時候,曉組織確實是一個為了和平而奮鬥的救國阻止。

而彌彥之死導致長門黑化,自此曉組織就變成了恐怖組織。

“總之...謝謝你救了我們!”彌彥說道。

夕十郎擺了擺手說道:“彆在意,我這人喜歡的東西不多,和團藏作對是其中之一。你們是團藏要殺的人,所以我一定要救你們。”

長門眉頭一皺:“團藏是木葉村的人吧,為什麼要插手我們雨之國的事情?”

夕十郎說道:“因為在團藏看來,木葉需要一個腐朽的雨忍村,而不是一個積極向上的雨忍村,這會威脅到木葉的霸主地位...不,應該是會威脅到五大國的霸主地位。”

既然知道了來龍去脈,夕十郎也不會矯情的扯什麼強製改變未來,不和曉扯上關係什麼的。

畢竟按照電視劇和動漫的套路,時間都是有修正功能的,夕十郎真想改變,最後也一定會回到原點。

所以不如乾脆一點,直接在三人小隊這裡留下一個好印象。

而且有一說一,從未來的視角來看,彌彥帶領的曉組織,明顯對木葉更有利。

“這些大國,永遠都是這樣....”彌彥咬牙切齒道。

夕十郎笑道:“國家的爭端永遠都是這樣,隻要人心不變,戰爭永遠都不會停止。想要終止戰爭,實力是必不可少的,你們的實力太弱了,不變強的話,早晚還有有今天這樣的事。”

隨後他看向長門:“那雙眼睛,有著異常強大的力量。雖然它不是你的,但是現在畢竟在你這裡,所以你要學會用它。”

長門愣了愣,然後下定決心,微微欠身說道:“請教我控製眼睛的力量。”

“是啊夕十郎大哥,你這麼厲害,能教我們變強嗎?”彌彥連忙說道。

小南猶豫了一下說道:“那個...夕十郎...大哥,你現在也中毒了,需要時間養傷,不如在我們這裡修養吧?”

說話間,夕十郎臉上的紫色毒素已經變淡了一點點,但是肉眼很難察覺。

不過夕十郎能感覺到,毒素正在慢慢退散。

山椒魚的毒,無法威脅他的生命。

“好吧...反正我現在哪兒也去不了。”夕十郎歎了歎氣說道。

隻能說半藏不愧是半神,還是有點東西的。

“對了,夕十郎大哥,我們家裡還用同伴,叫鳩助。那傢夥以前可是雨忍村的上忍誒,是個超級厲害的傢夥,一會兒介紹你們認識!”彌彥說道。

“喂,彌彥,你看村子裡!”長門突然指著前方喊道。

三人朝前方望去,隻見村裡冒著黑煙,很顯然是被襲擊了。

“那是....”夕十郎在巨鳥身上看著下方,一堆白色的人形生物,而中間則站著一箇中等身材帶著麵具的男子。

“白絕!”

白絕大軍中間,圍著一隊忍者。

“那不是鳩助嗎?他為什麼從村子裡出來了?”彌彥大驚。

“你們三個,在天上找機會救人。”夕十郎對三人交代了一句,便縱身跳下巨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