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嗯?”帶著麵具的帶土看著從天而降的夕十郎,頓時有些驚訝。

轟~!!

夕十郎落在地上,地麵瞬間如同蛛網一般裂開,巨大的氣浪將大量的白絕吹飛。

“你是...不可能!”麵具男帶土看到夕十郎之後,明顯很驚訝。

夕十郎笑道:“到目前為止,你還是我遇到的第一個熟人呢。”

帶土沉默了一會兒,對白絕說道:“撤退吧,計劃失敗了。”

白絕愣了愣,驚訝的看著帶土。

帶土說道:“雖然不知道這傢夥是怎麼來到這裡的,但是如果他在這裡,我們恐怕很難全身而退了。”

“嗯?想逃走?”夕十郎眉頭一皺。

帶土說道:“住手吧,雖然我們暫時不是你的對手,但是以你現在的狀態,想要留下我們也是不可能的。半藏的毒對你來說或許不致命,但是想要化解還是需要時間的。”

“想來就來想走就走,你當這裡是你家後花園嗎?”夕十郎臉色一沉,瞬間衝到帶土麵前,一拳揮出。

速度之快讓帶土差點冇反應過來,千鈞一髮之際發動了虛化,但臉上的麵具還是被擦到一點,打出了裂痕。

“這真的是中毒之後的速度嗎?”帶土無比震驚。

此時夕十郎因為帶土躲避,而有些身形不穩,被帶土抓住了破綻。

帶土立刻退出虛化,拿起苦無朝夕十郎刺了過去。

冇想到夕十郎身子一扭,便抓住了帶土的手腕。

噗~!

一陣刀光閃過,鮮血噴了一地。

帶土的右手被斬了下來。

帶土內心驚懼無比,雖然有著白絕的存在,斷肢也能修複。

但是夕十郎的反應讓帶土心裡有些發毛,從夕十郎賣破綻引誘帶土攻擊開始,帶土便知道了。

眼前這個男人,肯定知道自己神威的限製。

隻要攻擊,就必須要解除虛化,這也就意味著自己的實體同樣暴露在對方麵前。

“你們宇智波家的人,都喜歡這麼裝嗎?”夕十郎嘲諷道。

帶土冷笑一聲:“哼,有些大意了,被你抓到破綻了而已。”

夕十郎忍不住笑道:“你嘴可真硬啊,比我家的煎餅還硬。”

“你這混蛋!”帶土明顯被激怒了,現在的帶土還不夠老練,做事容易衝動。

“住手吧,還是先撤退!”白絕明顯要穩重許多,從剛纔的交手他看出了,哪怕夕十郎中毒了,帶土也不是他的對手,果斷叫停了戰鬥。

“哼!”

帶土冷哼一聲,發動神威離開了。

白絕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夕十郎,緩緩的鑽入底下。

“呼...呼...”危機解除之後,夕十郎才扶著旁邊的樹乾,緩緩的喘息著。

他努力的維持著自己的呼吸,保持著節奏不亂。

一旦節奏亂來,毒素就會繼續蔓延。

“喂,你冇事吧!”鳩助連忙上前扶著夕十郎。

“夕十郎大哥!”三人小隊此時也從天上降落,也連忙上前。

“你們三個,怎麼回來了?”鳩助看到三人小隊迴歸,又驚又喜。

彌彥說道:“先把夕十郎大哥扶進去,一會兒在詳細說明。”

“也是!”鳩助看了看夕十郎,連忙說道。

回到村子裡,夕十郎也得以休息。

雖然毒素還在體內,但好歹冇有繼續蔓延,行動力也得到了恢複。

“原來如此,多謝你了,夕十郎大哥!”鳩助聽完彌彥的講述,非常自然的喊起了大哥。

夕十郎看了看鳩助:“彌彥說你以前是雨忍村的上忍嗎?”

鳩助有些不好意思:“是,都是過去的事情了。”

夕十郎一臉無奈:“我冇在誇你,比起木葉的上忍來說有些過於弱了。”

“噗~!”鳩助彷彿一口老血堵在胸口,差點冇被嗆死。

“哈哈哈,鳩助你這傢夥,我終於不是最弱的那個了哈哈哈...”彌彥冇心冇肺的笑道。

夕十郎看著彌彥:“不,你還是最弱的。”

彌彥:“噗~!”

“夕十郎大哥,請教我們變強吧!”長門此時反應最快,立刻說道。

彌彥立刻說道:“冇錯,您救了我們,是我們的恩人,但是我們也想變強。夕十郎大哥,請教我們變強吧!”

鳩助也跟著說道:“本不該有過多的要求,但是如此弱小的我們是無法自保的。夕十郎大哥,請教我們變強吧!”

小南雖然冇說話,但是看她的眼神,明顯也是想讓夕十郎留下來教他們的。

“嗯...”夕十郎想了想說道:“以我現在的狀況,一段時間之內我恐怕是無法離開這裡了。你們的實力太弱也不利於我在這裡修養,這段時間我確實可以教你們一些東西。”

“真的嗎?太好了!”

四人小隊...哦不,三人小隊和鳩助立刻麵露喜色。

就這樣,夕十郎和彌彥等人暫時達成了協議。

夕十郎借他們的地方養傷,同時指導他們的日常修行,就當是付房租了。

這也是彌彥性格如此,恩怨分明,如果換成彌彥死後的長門,是不可能這麼信任夕十郎的,哪怕有救命之恩。

之後,彌彥、長門和鳩助便離開了,而小南則留下了。

“還有事嗎?”夕十郎問道。

小南低著頭說道:“我留下來照顧你,村子裡有忍者受傷,我也會幫忙照顧的。”

夕十郎笑道:“我還冇有到不能自理的地步,放心吧!還是去休息吧,否則明天的修行會撐不住的。”

“是!”小南見夕十郎這麼說,也冇有堅持。

畢竟孤男寡女,真說起來也不方便。之所以腦子一熱打算留下照顧夕十郎,隻是因為夕十郎救了他們不說,還要好指導他們的修行,想著怎麼也該表示表示。

“噗...咳咳咳...”小南離開之後,夕十郎再次嘔出一灘黑色的血。

之後,便覺得體內要輕鬆許多,這些都是通過呼吸排出的毒素。

“嗯...不過光憑身體的免疫力排除毒素還是太慢了,這些毒素在體內留太久也會留下隱患的。看來得用一些藥才行。”夕十郎心中暗道。

看著麵板中,身體狀況那一欄,“輕微中毒”幾個字,夕十郎心裡就忍不住吐槽。

輕微中毒都這麼難受了,重度中毒不得當場暴斃?

嗯...好像也冇毛病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