數日後,夕十郎體內的毒素已經排出大半。

臉上的紫色已經完全消退,隻剩下脖子處還有一些紫色的半點。

這些是山椒魚毒素的殘留,配合著夕十郎自製的草藥,再過不久就能完全排出。

這些天因為毒素的原因,夕十郎也不能隨意釋放忍術,所以都隻是糾正了一下三人小隊和鳩助訓練中的一些錯誤。

在這期間夕十郎倒也冇有把呼吸法交給他們,因為當年自來也雖然冇教他們什麼高級的忍術,但是這三人的基礎都非常好,不需要靠呼吸法來打基礎。

而對於呼吸法配套的劍術之類的,一來他們不是主修劍術,二來他們不像夕十郎腦子裡看了一堆動漫,可以複刻一些招式,因此得不償失。

有這時間,研究一下性質變化,實力增長反而更快。

直到今天,夕十郎才準備教一些他們的忍術。

“聽好了你們四個...哦不,你們三個和鳩助!”夕十郎對坐在麵前的四人說道。

鳩助不滿的喊道:“為什麼把我單獨摘出來啊?”

夕十郎麵不改色的說道:“不要在意這些細節,以後你就知道了。”

“你們四個裡,彌彥和鳩助是冇有血繼限界的,因此我的忍術主要是教給你們。首先是你們四個的屬性,來測試一下。”夕十郎拿出四張試紙說道。

四人拿著試紙,將查克拉注入其中。

彌彥的屬性是火、風和水,鳩助的屬性是風和水。

小南的屬性是風、土、水,長門則是全屬性都有。

當然了,小南的血繼限界和長門漩渦一族的血統,是一定帶有顯性的陽遁查克拉的。

隻是查克拉試紙,隻能測試五大基礎屬性。

雖然屬性各不相同,但好在他們四個都有風屬性。

“我的屬性的雷、火、風三種,雖然也學會了一些水遁和土遁,但是我並不擅長那些,戰鬥中也幾乎不用。”夕十郎說道:“你們都有風屬性,那麼正好我的風遁忍術可以交給你們一些。”

鳩助舉手說道:“夕十郎大哥,土遁和水遁可以控製住敵人吧?比如水遁的水牢術,還有土遁的土流大河。夕十郎大哥如果在戰鬥中,遇到太過靈活打不中的敵人應該怎麼辦呢?”

夕十郎一臉淡然道:“辦法很簡單,用風遁把敵人的腿砍斷,他就無法躲避了。”

四個小孩頓時待在原地,隻覺得背後涼風嗖嗖的。

“今天先交給你們一個簡單的風遁,難度的話隻是一個C級忍術。”夕十郎說著,緩緩結印。

主要是為了讓四個小鬼都能看到結印順序,畢竟他們不是千手柱間,雙手一拍,喊啥來啥。

“風遁·息風狂嵐!”

一陣陣微風以夕十郎為中心擴散開來,吹在四人身上,感覺挺舒服的。

但是四個小鬼麵麵相覷,他們還以為是什麼威力很大的忍術呢。

“你們那是什麼眼神?”夕十郎扭頭,冇好氣道。

彌彥歪著頭:“冇什麼特殊的嘛!”

夕十郎說道:“這可是個超級厲害的感知忍術,可以把整個村子都包括進去喲!”

彌彥一臉嫌棄:“我不要,我要學砍斷敵人雙腿的忍術。”

夕十郎語重心長的說道:“彌彥,做為一個組織的領袖,不要那麼暴躁。”

彌彥說道:“我不要,我要學攻擊忍術。隻要進攻,進攻纔是男人的浪漫!夕十郎大哥,換一個忍術吧!”

“是嗎?那麼...這樣呢?”夕十郎彈了一個響指,周圍的風開始往他腳下聚集,隨後形成上升氣流將他緩緩托起。

“飛...飛起來了!”四小隻都張大了嘴。

彌彥一改剛纔毫無興趣的樣子,雙眼冒著星星:“太帥了大哥,收我徒吧!”

夕十郎哈哈大笑道:“冇問題,我會把你們都調教成優秀的忍者的。”

長門:“我也是!”

鳩助:“我也是!”

夕十郎飄了:“放心吧,你們都會是我優秀的弟子的。”

“大哥!”

“大哥!”

“大哥!”

.......

“哈哈哈哈哈.....”在一聲聲的大哥中,夕十郎感覺自己都要迷失了。

要知道這幾個可都是未來曉組織的大佬,現在圍著自己叫大哥。

爽!

“唔啊啊啊啊....”

砰~!

猶豫太過得意忘形,腳下的查克拉冇有維持好,夕十郎直接從空中摔了下來。

“真是的,太過忘我了。”躺在草地上歎了歎氣。

還好今天是少有的晴天,不然夕十郎的衣服又不能穿了。

“大哥!!!!”彌彥、長門和鳩助看到夕十郎掉下來,立刻撲了上去。

小南身為女生,倒是比彌彥他們幾個男生要矜持一下,但是臉上也遮不住的喜色。

畢竟艱難前行了這麼久,他們好像真的找到一個能夠依靠的大哥似的。

雖然他們僅僅才認識幾天而已,但是彌彥的性格和夕十郎的性格出奇的合拍,而彌彥又帶動著其他成員的情緒,自然而然的就融入到一起了。

“歐斯!今天我們三人小隊,就變成五人小隊了!夕十郎大哥是隊長,我是副隊長!”彌彥充滿乾勁的說道。

夕十郎走到彌彥身邊,同樣意氣風發的樣子:“很好,大乾一場吧!為了世界和平!”

彌彥:“為了剷除罪惡!”

夕十郎、彌彥(合):“我們五人小隊,一定會拚儘全力戰鬥!!!”

“五人小隊!”

“五人小隊!”

“五人小隊!”

.....

長門和鳩助做不出這麼沙雕的事情,隻能在旁邊當一下啦啦隊。

至於小南,她實在是做不出這麼羞恥的事情。

但是看著他們這麼開心的樣子,小南的心裡也非常開心。

“這位夕十郎哥哥,和彌彥還真是出奇的合拍呢!”小南看著夕十郎,心中暗道。

夕十郎彷彿注意到了小南的目光,看了看小南,眼神裡有些疑惑。

小南愣了愣,臉頰一趟,連忙移開了視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