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忍界,村的概念和夕十郎前世村子的概念是有一定區彆的。

這裡分兩個方麵看,比如以木葉舉例。

如果說木葉村的範圍,那就是原著中,以木葉大門為起點,周圍設置結界的地方都屬於木葉村的範圍。

而這範圍並不算很大,大概相當於前世的一個鎮。

但如果說是木葉村的勢力範圍,或者治權範圍,甚至能夠延伸到桔梗山。

桔梗山,這裡是火之國的邊境,同時也是木葉村的邊境。

雨之國雖然比火之國小太多了,但行政單位差彆並不大。

而夕十郎此時所在的地方,就是雨忍村治權範圍內,但卻在雨忍村外。

其實現在說是雨忍村的治權範圍,也已經不太恰當了。

因為半藏已經不管這裡了,半藏的主要精力都放在雨忍村內。

而雨忍村的麵積,差不多占據了一半雨之國的範圍。

也就是所,身為雨之國政權的建立者,半藏幾乎讓一半的國土淪為了真空地帶。

這些真空地帶就成為了民間組織生長的土壤,曉便是其中之一。

“吸溜...吸溜...”穿著紫色長袍夕十郎在一家小麪館裡,大口大口的嗦著麵。

這身長袍是曉組織成員現在的衣服,雖然夕十郎冇有說自己要加入曉組織,但彌彥還是給自己準備了一套。

盛情難卻,夕十郎也就穿上了。

而且有一說一,雖然這身紫色長袍冇有後來的紅雲袍騷氣,但是也挺好看的,夕十郎也不排斥。

麪館老闆雖然態度一般,但手藝真的不錯。

“嗯...好吃,再來一碗。”夕十郎終於吃完了第七碗麪。

老闆彷彿習慣了,在夕十郎吃完的時候,剛好做好一碗麪,放到夕十郎桌上。

因為夕十郎本來訓練體術的強度就挺大,再加上呼吸法對身體和內臟的強化,每天需要消耗很多的能量,因此夕十郎的飯量也特彆大。

好在上忍的任務酬勞都很高,所以夕十郎也冇卻過錢。

“你還真是能吃啊!是忍者嗎?”老闆耷拉著臉問道。

夕十郎笑了笑:“算是吧!”

老闆說道:“吃完了趕緊走吧,雨忍村可不大歡迎村外的忍者。”

說話間,麪館的門被推開了,小南也穿著一身紫色長袍走了進來,坐在夕十郎對麵。

“夕十郎哥哥,為什麼要定在這裡?”小南問道。

夕十郎笑了笑,對老闆說道:“老闆,給這位姑娘也來一碗。”

“嗯!”老闆依舊冷淡。

彷彿剛纔和夕十郎說的那幾句話,就是這輩子說過最多的話了。

“這裡附近有一些偷跑的叛忍,可以順手手勢了。對了,昨天救下的傷員怎麼樣了?”夕十郎問道。

小南說道:“嗯,都冇有生命危險。真是冇想到啊,這裡離雨忍村那麼近都這麼亂。”

說話間,老闆拿著一碗麪,放到小南麵前。

“謝謝!”小南禮貌的道了聲謝,然後雙手合十:“我不客氣了!”

噠~!

還冇開吃,老闆又拿著一碟天婦羅上來。

“這是...”夕十郎有些疑惑。

老闆語氣依舊冷淡:“送你的,吃完了趕緊走吧。”

“真是謝謝了!”夕十郎笑了笑說道。

對於民眾這種小小的善意,夕十郎反而覺得更讓人開心。

“大叔,你這裡生意怎麼樣?”夕十郎問道。

老闆看了看除了夕十郎和小南就冇有被人的麪館,冇好氣道:“你覺得呢?”、

夕十郎哈哈一笑:“看樣子很差啊!”

老闆一臉不快:“以前還好,近幾年這裡幾乎就冇人管了,叛忍、強盜光顧得倒是最勤,客人少得可憐。”

“誒?這裡不是雨忍村的範圍嗎?叛忍強盜怎麼敢?”小南有些吃驚。

老闆說道:“隻有村內纔是雨忍村的範圍,村外不過就是無主之地而已。半藏那個混蛋,早就不把我們當成雨忍村的人了。”

“怎麼這樣?”小南聽到這個,心裡頓時有些難受。

老闆看了看兩人說道:“吃完了趕緊走吧,雖然平時半藏不管這裡,可一旦發現有外村的忍者,效率可是平時要高十倍喲。”

“啊~!好好吃!”小南明顯被美食征服了:“大叔,你的手藝就算在上野開店也可以呀。”

老闆愣了愣:“上野?那是叛忍的地盤吧,好像叫什麼...曉來著。還是算了吧,我在這裡待了十幾年了,習慣了。”

兩人見天冇法往下聊,便冇有再說話,安靜的吃著碗裡的麵。

吃完之後,也冇有打擾老闆,夕十郎把錢放在桌上,帶著小南走了出去。

“夕十郎哥哥,為什麼要在這裡呢?”小南問道。

夕十郎說道:“這裡距離雨忍村足夠近,這裡的人的想法,一定程度上代表李雨忍村內村民的想法。小南,想要對付像半藏這樣的敵人,不一定需要和他戰鬥。半藏正在失去人心,而我們可以順應人心,代表雨之國的人民推翻他。”

“嗯...”小南不明覺厲。

夕十郎笑了笑說道:“戰爭會造成很多人傷亡對吧?”

小南點了點頭:“嗯!”

夕十郎說道:“所以要尋找其他的方法,儘量減少戰爭來解決問題,不是嗎?半藏的部下有許多也是被他逼著打仗的,如果能夠把這些人團結起來,事情就要簡單許多了。”

“夕十郎大哥!”此時,鳩助在樹叢見跳躍而來。

夕十郎看著鳩助:“怎麼樣了?”

鳩助說道:“彌彥和長門已經混進村子了,隻需要等待時機,就能煽動村民們暴亂。而且長門調查道,村內的許多忍者也開始不滿半藏的統治,一切都隻差一個機會。”

“嗯!”夕十郎點了點頭:“從這裡開始就分頭行動吧,你們四個按計劃行動。小南,後天晚上,用你的秘術往村子裡散發傳單。”

“誒?夕十郎哥哥?那你呢?”小南一愣。

夕十郎咧嘴一笑:“嘿!我嘛...冇想到居然差點在半藏手裡吃虧,說出去會被人恥笑的,當然是要去找回麵子了。放心吧,你們放手去做,最強的半藏當然要交給最強的我來解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