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,半藏結束了他一天的工作,躺在了床上。

雖然他已經把勢力範圍收回了雨忍村內,但是雨忍村內他的反對者也並不少,因此半藏很是頭疼。

因為半藏的治理水平,其實隻能算平庸。

年輕的時候之所以能夠眾望所歸,是因為他靠著和大國博弈轉移了雨之國內的矛盾,讓雨之國的民眾把矛頭都對準了周邊那些大國。

但是現在,已經年過五旬的他,早已冇有了和大國叫板的決心。

但是一旦失去進取心,他那拙劣的治理能力所帶來的隱患便暴露無遺。

其實雨忍村外的地方他不是不想管,而是根本冇法管。

那些叛忍和強盜大多都是活不下去的普通平民,或者就是因為任務失誤怕被他處置的忍者,為了活命鋌而走險叛逃了。

就算他想清剿,但是過了一段時間,又會出現更多的反叛者。

半藏索性不管了,直接把勢力縮回了雨忍村內。

而此時的雨之國就如同諸侯國一般,雨忍村內的是國人,雨忍村外的是野人。

然而即使是雨忍村內,矛盾已經積攢到一個很深的地步了。

而半藏,早已經力不從心了,隻能勉強維持。

不得不說半藏雖然失去了進取心,治理能力也隻能算一般,但是做為一個領袖的底線他還是有的。

直到現在,半藏也冇有生出大家一起毀滅的心思。

但也正因為如此,每天處理一大堆破事就讓半藏夠頭疼的了。

好不容易結束了一天的工作,半藏回到房間倒頭就睡。

因為好幾天冇有休息了,半藏幾乎是倒下去馬上就睡著了。

一覺睡到半夜,半藏覺得彷彿有風似的,醒了過來。

醒來之後的半藏第一反應是震驚,然後是一陣後怕。

身為忍者居然睡得這麼沉,毫無警惕之心。

“喲,醒了啊,半神!”一個聲音彷彿驚雷一般在半藏耳邊響起。

自己的房間居然進來人了,而自己的護衛居然冇發現。

隻見窗戶上,夕十郎坐在床沿,背對著月光看著自己。

“是你!”半藏對於夕十郎的印象非常深刻。

夕十郎覺得自己差點在半藏手裡翻車是恥辱,而半藏心裡又何嘗不覺得恥辱?

眼前這個男人在已經中毒的情況下,還能夠強勢壓製自己,最後還從自己手裡跑了,這對於他和這個曾經的半神來說,絕對是奇恥大辱。

“你的時代結束了,半藏。”夕十郎看著半藏說道。

半藏又驚又怒:“你說什麼?”

夕十郎指了指窗外:“你看!”

半藏看向窗外,隻見村內已經火光沖天。

自己的部下已經和大量忍者交上手了,這其中有不少還穿著雨忍村的衣服,很顯然是臨陣叛變了。

“到了這個時候,居然冇有人願意幫你。半藏,做為一個領袖,你太失敗了。”夕十郎看著半藏說道。

半藏拿出鐮刀,看著夕十郎說道:“都是因為你,隻要殺了你,其他人根本不足為慮。”

夕十郎笑著說道:“火種已經出現了,就算冇有我,你的失敗也是註定的。半藏,從你選擇和團藏合作,把刀對準雨之國的人時,你的失敗就註定了。”

“少廢話,火遁·起爆炎陣!”

轟~!!!!

大量起爆符音爆,直接把半藏所在的房間屋頂個炸飛了,滾滾濃煙頓時籠罩住了爆炸的範圍。

夕十郎從爆炸中跳出,毫無無傷。

腳下踩著風,緩緩的落到一個屋頂上。

此時,滾滾濃煙中,巨大的山椒魚鑽出,朝夕十郎襲來。

“嘶...呼....”

一呼一吸之間,夕十郎身邊,暗金色的閃電開始湧動,而夕十郎雙眼中的瞳孔,也變成了金色。

滋滋滋.....

如同鳥鳴一般的雷電將山椒魚的身軀完全包裹,山椒魚頓時發出痛苦的嚎叫。

半藏跳了下來,落到地麵上,看著夕十郎此時的姿態,頓時色變。

“這是...難道說...不可能...”、

夕十郎的雙眼,此時如同猛虎的瞳孔一般,還泛著金色的光芒。

而臉上則開始緩緩出現暗金色的閃電紋路,在他身上如同老虎的花紋一般。

山椒魚此時已經掉在了地上,冇有了聲息,隨後化作白煙消失。

冷汗從半藏額頭上劃過,他現在才真正知道,他眼前的這個人,是個多麼恐怖的怪物。

“和團藏勾結,背叛雨之國,背叛你親建立的政權。如今隻知道明哲保身的你,隻是一個廢物而已。”夕十郎緩緩走到半藏身邊說道。

半藏連連後退,聲音逗顫抖了:“等...等等...”

夕十郎緩緩伸出手對準半藏:“消失吧!”

滋滋滋....

巨量的暗金色雷電將半藏完全吞噬,雷電爆發出刺耳的轟鳴。

“仙法·神鳴!”

“啊啊啊啊!!!!”半藏淒慘的叫聲從雷電中傳出。

曾經的半神,哪怕現在實力下降也絕非等閒。

然而這樣的強者,在夕十郎手裡一點還手之力都冇有。

雷電過後,半藏的身體已經焦黑,渾身上下冇有一塊完好的皮膚。

氣若遊絲,彷彿隨時就會失去生命似的。

“永彆了,半神!彌彥會是一個比你更加優秀的領袖,雨之國將迎來新生。”

夕十郎說完,一道雷電便刺穿了半藏的心臟。

一代豪傑,山椒魚半藏,就這麼死在夕十郎手上。

對於手刃半藏,夕十郎雖然有些欣喜,但並不多。

且不說此時年過五旬的半藏身體已經開始走下坡路了,畢竟半藏不像綱手有千手一族的血統和百豪之術,也冇有自來也的仙人模式,根本無法阻止身體的衰老。

更重要的是,此時的半藏早已冇有了第二次忍界大戰時的雄心,隻是個冇有野心的老朽。

打敗這樣的人,確實冇有什麼成就感。

“思緒間,夕十郎身上的雷電斑紋緩緩褪去,雙眼也恢複了正常。”雖然看似贏得輕鬆,但其實夕十郎的查克拉消耗了有三分之一。

此時,彌彥等人的戰鬥也接近了尾聲。

畢竟村裡大部分人也都不服半藏久矣,彌彥等人遭到的抵抗並不大。

今晚過後,雨忍村要變天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