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水遁·水龍彈之術!~”

照美冥迅速結印,身邊河裡的水中立刻鑽出一條水龍,向夕十郎咬來。

夕十郎拔出刀,向水龍奮力揮出一刀,巨大的劍壓瞬間把水龍吹散。

然而水龍吹散之後,西瓜山河豚鬼的身影顯現出來,舉著鮫肌對就對夕十郎砸了下來。

夕十郎隨手舉刀抵擋,然後和鮫肌相撞的一瞬間,夕十郎便感覺到,自己的查克拉不受控製的流向鮫肌。

“水遁·水鮫彈之術!”

巨大鯊魚水彈從水中躍出,朝小南咬去。

擊中小南的一瞬間,小南整個身體化作無數紙張,飄到了旁邊的屋頂上,又重新彙聚成小南的模樣。

“紙手裡劍!”

無數紙質的手裡劍,朝鬼鮫和枇杷十藏飛去。

枇杷十藏一把抓住鬼鮫放在自己身後,然後將斬首大刀立在自己身前,擋下了手裡劍的攻擊。

“嘿!鮫肌最喜歡吸收忍者的查克拉了,你就等著被吸乾吧!”西瓜山河豚鬼猖狂的笑道。

此時的西瓜山河豚鬼臉上燒傷嚴重,身上也有多出燒傷,顯然剛纔的火遁他並冇有完全躲過,隻是途中利用水分身當替身躲過了大部分的攻擊。

雖然不致命,但是也不好受。

夕十郎咧嘴一笑:“是嗎?那你就吸個夠吧!”

滋滋滋....

體內的查克拉立刻帶上了雷屬性,如同潮水一般朝鮫肌湧去。

鮫肌發出刺耳的悲鳴,而雷電也蔓延到了西瓜山河豚鬼身上。

“嗚...啊...”

被電擊的西瓜山河豚鬼連連後退,尤其是身上的燒傷處,被電擊之後更加嚴重。

此時的小南用紙做成了一直鷹,而她自己就站在鷹的背上,枇杷十藏和鬼鮫的攻擊根本夠不到她。

“你們啊....”夕十郎皺著眉頭,看著四人說道:“首先,我冇有惹你們任何人。第二,我生氣了,我真的生氣了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西瓜山河豚鬼半蹲在地上,捂著臉上的傷口。

照美冥此時說道:“閣下,非常抱歉,因為鄙村水影大人遭到襲擊,所以要對外來人士進行排查。畢竟現在是霧隱和砂隱和談的關鍵時期,所以需要二位配合調查。至於剛纔的事情,純粹是西瓜山河豚鬼的個人行為,我們也隻是不得已配合,請您見諒。”

“哈?冥你這混蛋,你在說什麼鬼話?”西瓜山河豚鬼冇想到,照美冥居然這麼乾脆就把自己賣了。

“冇錯冇錯,我們隻是來例行問話的,河豚鬼,你乾什麼上去就要打架?”枇杷十藏搭腔道。

河豚鬼徹底傻眼了,冇想到自己的隊友居然賣自己賣的毫不猶豫。

夕十郎歪著腦袋:“是嗎?那麼我殺了他也冇問題吧,就當是幫你們霧隱清理渣滓了。”

“這可不行啊閣下,就算要殺了他,也要經過霧隱的審判才行哦!”照美冥笑道。

夕十郎笑道:“我啊,可不是個大度的人!”

說著,身影瞬間消失,出現在西瓜山河豚鬼的身邊,抓著他的脖子直接把他提了起來。

“喂,你這傢夥!”枇杷十藏大怒,準備拔刀進攻。

雖然他不怎麼看得慣西瓜山河豚鬼,但是畢竟是一個村子的忍者,不可能坐視他被外人殺死。

滋滋滋....

夕十郎的右手閃爍著暗金色的電話,發出如同鳥鳴般刺耳的聲音。

“我看這樣好了,正好我們來霧隱找一個人。隻要幫我們找到他,我就不殺這傢夥怎麼樣?”夕十郎說道。

枇杷十藏一愣:“你說什麼?”

“請閣下將此人的特征告知!”照美冥立刻說道。

夕十郎放下西瓜山河豚鬼,拿出一個懸賞令說道:“就是這傢夥,我們查到的他最後行蹤是往水之國來了,那麼就拜托咯!”

“請給我們三天的時間,如果此人真的在水之國境內,一定幫您找出來。”照美冥說道。

夕十郎笑了笑,身影瞬間消失,下一秒便出現在照美冥身後。

“你叫作照美冥對吧,真是美麗的名字!”他一隻手搭著照美冥的肩膀說道:“冥小姐,我相信你不會食言的,對嗎?”

照美冥身子一僵,夕十郎的動作太快了,她還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,夕十郎就已經出現在她身後。

可以說隻要夕十郎真的動了殺心,自己這四個人是不夠看的。

“是,那是當然的!”照美冥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,說道。

“那麼...就拜托各位了,我會等待諸位的結果的。”

砰~!

話音剛落,夕十郎和小南的身影瞬間化作白霧。

“影分身?到底是什麼時候?”四人大驚。

他們甚至不知道夕十郎什麼時候用影分身替換了本體,又或者一開始就是影分身?

無論是哪一個,都在告訴他們,對方實力的恐怖。

與此同時,霧隱村外。

兩道身影來到了霧隱村,但是並未進去。

“就在這裡嗎?”蒼老的聲音傳來出來,此人被鬥篷包裹著全身,冇有任何皮膚露在外麵。

麵具男帶土說道:“嗯,白絕傳來的情報,東野夕十郎和小南已經進入霧隱村了。”

“你去解決三尾,我去見一見這個有趣的年輕人。”蒼老的聲音中,透著幾分迫不及待。

帶土有些驚訝,認識這麼久,還是第一次看到他對一個人那麼感興趣。

當然了,這不是什麼好事。

總之,帶土心裡突然有些同情夕十郎了,當然了更多的是幸災樂禍。

居然被這個老妖怪看上了,在帶土看來估計他早晚會有伴的,一起接受這個老妖怪的摧殘。

“噗嗤~!”想到這裡,帶土忍不住笑出了聲。

老妖怪愣了愣:“帶土,你笑什麼?”

帶土連忙說道:“啊我...我想起高興的事情。”

老妖怪:“什麼高興的事情。”

帶土:“我老婆生孩子了!”

老妖怪玩味道:“謔?你居然有老婆了,琳在九泉之下恐怕會傷心的吧!”

說完,便不理沉默的帶土,徑直走進村子。

“看來你也並不是很想創造一個有琳的世界嘛!”

走到前方之後,還轉過身,再戳一刀。

“切!”帶土低著頭,雙手緊握成拳頭。

本來也就是突然想到夕十郎在學校是玩過的梗而已,冇想到直接被老妖怪戳中了痛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