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晨,三小隻的夢破碎了。

在親眼見,那堅毅果敢的風雲公主,在片場滴眼藥水之後,三小隻的夢破碎了。

尤其是井野,直接委屈的哭了出來,哭得可比風花小雪傷心多了。

“彆傷心了井野!”夕十郎揉了揉井野的腦袋說道:“以後這種顛覆你認知的事情還多著呢,所以說你還是個孩子,還冇見識過世界的殘酷呢。哈哈哈哈....”

“老師,你太過分了,人家還在傷心呢!”井野不滿的說道。

夕十郎笑道:“冇事的,把角色和演員分開就好了。我倒是覺得,雪繪小姐相比起完美的風雲公主,更加可愛一些呢!”

井野一臉嫌棄:“夕十郎老師,你的喜好真差勁。”

“小鬼不懂大人的快樂,再修煉幾年吧,哈哈哈哈!!!”

......

第二日清晨,遊輪遇上了一座冰山。

巨大的冰山擋住了航行路線,船隻也不得不停下來了。

“導演,前方被冰山擋住了,要繞行的話恐怕會耽誤一天啊!”

“不許繞開,這簡直是電影之神賜給我們的禮物。全體下船,準備開始拍攝!”導演大聲說道。

轟隆隆....

整個劇組的人火急火燎的準備著,動靜不小。

“嗯?地球毀滅了嗎?”睡夢中的夕十郎感到動靜,連忙坐了起來。

聽到是做拍攝準備之後,夕十郎又倒了下去,呼呼大睡起來。

轟!!!

不知道過了多久,一陣爆炸聲,又把夕十郎吵醒。

“嗯?拍電影需要這麼大的陣仗嗎?不是有特效的嗎?”揉了揉惺忪的眼睛,穿好衣服走出船艙,準備看看發生了什麼。

此時的島上,三個穿著特製鎧甲的怪人,正在和三小隻對峙著,而三小隻則把劇組人員護在身後。

“嗯?怎麼回事,公主殿下,居然就找了這三個小鬼保護你嗎?”中間那人說道。

“狼牙...雪崩!”對於眼前這人,風花小雪永遠無法忘記。

這是殺死自己父親,幫助風花怒濤竊奪雪之國權柄的幫凶之一。

相比起原著的第七班,三小隻非常快速的做好了分工。

井野對上了鶴翼吹雪,丁次自然是對上明顯是肉盾的雨夾雪。

而鹿丸,隻能和狼牙雪崩對峙起來。

“哦?事情變得有趣起來了,鹿丸會怎麼部署呢?”夕十郎靠在船舷邊上,饒有興致的看著島上的戰鬥。

鹿丸在戰術部署方麵確實是無人能敵,比起原著第七班的各自為戰,鹿丸則是把三方戰場逐漸靠近,靠著三家秘術的牽製,造成了以多打少的局麵。

雪忍三人組的實力並不算很強,單挑的話,他們或許比三小隻強不少,但是如果是以多打少,完全能夠持平。

井野直接發動心轉身之術,控製住了鶴翼吹雪,控製著鶴翼吹雪去攻擊雨夾雪。

而鹿丸則用影子秘術牽製住了狼牙雪崩,不過三小隻也僅僅隻是拉近了實力差距而已。

能夠牽製一時,時間一長,肯定會落敗。

不過畢竟剛從忍者學校畢業的學生,第一次實戰能夠做到這種程度,已經令夕十郎很滿意了。

畢竟不是戰爭年代,溫室裡的花朵離開了溫室,能夠這麼快的適應外部環境,確實非常有潛力的三人。

“冰遁·破龍猛虎!”

隻見狼牙雪崩冇有結印,便用出了忍術。

一直冰霜猛虎撲向鹿丸,迫使鹿丸閃身躲避,破解了影子模仿術。

隨後,那隻猛虎撲向了丁次和被控製的鶴翼吹雪。

此時井野的精神力也消耗殆儘,迅速的解除了控製,丁次遇到攻擊也不得不放棄優勢退後。

“哼!”狼牙雪崩看到幾欲昏迷的井野,立刻朝她衝了過去。

“不好,井野!”鹿丸此時根本來不及救援,更不要說距離更遠的丁次了。

井野看著攻過來的狼牙雪崩,嚇得閉上了眼睛。

狼牙雪崩臉上也露出得意的笑容:“先解決掉一個!!”

轟!!!

一拳下去,激起了巨大的風雪。

“井野!!!”鹿丸和丁次愣住了。

他們冇想到第一次實戰,居然就有一名隊友犧牲了。

也忘記了去感知查克拉,畢竟第一次實戰,心理素質都還有待提高,此時鹿丸和丁次都失了方寸。

“鬼叫什麼,小鬼!”夕十郎抱著井野出現在鹿丸身後。

聽到夕十郎的聲音,鹿丸和丁次心中大定,露出笑臉。

此時,鶴翼吹雪也醒了過來,雪忍三人組站在一起,和夕十郎對峙起來。

“抱歉老師,讓您擔心了!”鹿丸有些愧疚道。

夕十郎笑道:“不用這麼失落,第一次實戰能夠做到這個地步,已經非常不錯了。而且他們三個身上的鎧甲能夠增強自己的查克拉,還會削弱敵人的攻擊,所以不用妄自菲薄。”

隨後看著懷中的井野道:“還能站穩嗎?”

“額...嗯!”感受著夕十郎懷裡的溫度,井野的雙頰有些發燙,連忙點頭。

夕十郎輕輕將井野放下,然後將三小隻和整個劇組都護在了身後。

“很好,這真是完美的畫麵啊!”不得不說,導演的敬業精神真的值得欽佩,這個時候了都還扛著攝影機拍攝。

夕十郎的出現讓雪忍三人組開始認真起來,僅僅隻是站在那裡,就讓三人組趕到了壓迫感。

夕十郎雙手插兜,一臉輕鬆的看著三人組:“怎麼了?不攻過來嗎?”

“什麼?”三人組對夕十郎的話,都是一驚。

夕十郎笑道:“不用擔心我,你們的攻擊不會對我產生傷害的,所以可以放心攻擊。”

“切,小看我們嗎?”三人組臉上都露出怒氣。

“冰遁,狼牙雪崩之術!”狼牙雪崩迅速結印,雪地上頓時出現無數冰狼。

冰狼向夕十郎衝了過來,那血紅的眼睛發出嗜血的光芒。

“危險!”風花小雪連忙喊道。

三小隻也震驚了:“這麼多冰狼?”

如果剛纔狼牙雪崩用處這一招,或許自己三人早就落敗了。

不過鹿丸也冇有灰心,他也知道他們三人都是初出茅廬的菜鳥,打不過這些身經百戰的忍者很正常。

“真是的,召喚那麼多狼,我要是擋不住不就糟了嗎?”夕十郎笑了笑,嘴上抱怨道。

不過誰都能聽出來,夕十郎的語氣冇有絲毫緊張。

隻見他右手從兜裡掏出,放在身前,迅速結印。

“單手結印?”鹿丸再次震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