角都,是一個隻有區區七十四歲的年輕忍者,實力強大,在叛忍的圈子裡名聲很大。

話雖如此,最近底下交易所的圈子裡卻有著許多他的傳言。

比如,不知道誰再傳,當年他和初代火影所謂的交手,隻是在八百裡外扔了一枚手裡劍。

天地良心,為了村子他可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和初代火影正麵交戰的。

雖然最後被吊著打,但人家初代火影還是給了他很高的評價的好不好,

畢竟少有碰到外村的忍者能夠正麵和他交手幾個回合,柱間恐怕也打得有些高興了。

但是對於圈內的傳言,角都也有些無可奈何。

雖然他實力強大,但是謠言這個東西,殺是殺不完的。

你真急眼了殺人,在彆人眼中,隻會覺得你急了。

對付謠言最好的辦法,就是讓大家忘掉。

因此角都果斷卷著錢潤了水之國。

哈哈,傻了吧,爺卷錢跑了,急死你們這幫窮逼,讓你們亂傳謠言。

水之國孤懸於海外,是個非常適合度假的地方。

而且水之國現在也不排斥外人來旅遊,隻要彆再境內搞事情就行。

因此,從地理上看,水之國確實是個適合度假的好地方。

不過今天,他的度假似乎要結束了。

因為有三個人找到了他,站在中間那個頭髮騷粉色的高大男人,讓他覺得有些心悸。

可能身高的原因,這男人身上傳來一陣壓迫感。

然後他身邊的兩個女人,一個紅棕色的頭髮,還有一個藍紫色的頭髮。

怎麼說呢,雖然都是大美女,但自己冇有那些世俗的**,比起這個他更喜歡攢錢。

他倒不是貪財,就是單純享受財富增長的快感。

而在夕十郎看來,角都這種性格簡直太適合管財務了。

“角都先生吧!”夕十郎走上前說道。

角都看著夕十郎說道:“有事嗎?”

夕十郎笑眯眯的說道:“我想請您幫我們管後勤,您覺得一個月多少錢合適?”

“喂,夕十郎哥哥,你也太直接了吧!”小南連忙說道。

她覺得,招攬一個人,難道不應該是曉之以理、動之以情,再描繪一下宏大理想,世界和平什麼的,最後才談錢嗎?

就這麼**裸的談錢,正常人都不會答應的吧?

角都好歹是個赫赫有名的忍者,怎麼著也不至於為了這麼點錢就答應的。

她可以肯定,要是角都答應了,她就當場吃了這個桌...

“一百萬兩!”角都思索了兩秒鐘,說道。

小南:“Σ(っ°Д°;)っ”

“成交,合作愉快,角都先生!”夕十郎和角都的手握在一起。

一百萬兩雖然不是個小數目,但是如果是角都的話,這點錢根本不算什麼。

因為他相信,角都賺的錢絕對不止一百萬兩。

“等等等等!”小南連忙說道:“這也太草率了吧?”

夕十郎說道:“啊?你說什麼呢小南?我們的目的不就是招攬角都嗎?”

小南連忙說道:“不,隻是...總覺得...太容易了。”

夕十郎摟著角都的肩膀說道:“那是因為我知道,角都先生是個坦蕩的人,從不拐彎抹角。”

角都豎起一個大拇指:“老闆懂我。”

總之在小南看來,招攬角都的過程有些離奇,畢竟這種帶反派人設的傢夥居然能被錢招攬,太過於魔幻了。

“夕十郎閣下,既然找到您要找的人了,那我先告退了!”照美冥說道。

夕十郎說道:“冥小姐,要不要考慮一下加入我們曉啊!”

“啊啦!夕十郎閣下,我可是霧隱村的忍者,怎麼能隨便脫離村子嗎?”照美冥說道。

夕十郎一臉遺憾道:“是嗎?那真是有些遺憾啊。不過,還是期待下一次合作。”

說著,向照美冥伸出了手。

照美冥猶豫了一下,伸手和夕十郎握了一下。

“我們走,小南、角都先生。”夕十郎鬆開手,對角都和小南說道。

“嗯...真是個有趣的男人,未來的世界恐怕不會平靜了。”照美冥看著夕十郎離開的背影,心中感慨道。

與此同時,水影的辦公室。

“水影大人!”

枸橘矢倉正在處理政務,突然空氣中出現一陣旋渦,一個帶著螺旋麪具的男人出現在他麵前。

枸橘矢倉眉頭一皺:“你是什麼人?”

帶土說道:“初次見麵,不過我的名字你應該聽說過。宇智波斑!”

說著,螺旋的中心,猩紅的寫輪眼注視著枸橘矢倉。

“哼!宇智波斑已經死了纔對了,你又是什麼人?居然假扮宇智波斑,宇智波家的人嗎?”枸橘矢倉冷笑道。

帶土說道:“總有一天,你會相信的。我今天來見您,是有一件大事。”

“哦?那麼斑先生,有什麼大事要跟我說呢?”枸橘矢倉饒有興趣的問道。

帶土緩緩說道:“是為了世界和平而來。”

枸橘矢倉一愣:“哈?”

帶土說道:“現在的世界亂成一團,就算通過和談實現暫時的和平,也早晚會被打破。所以,需要一些激進的方法實現真正的和平,創造一個新的世界。”

“哼哼,哈哈哈哈...哈哈哈哈哈....”枸橘矢倉聽完帶土的話,徹底繃不住了。

在他看來,這就是一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,宇智波家的神經病冒充宇智波斑在自己這裡搞傳銷來了。

他要是信了,就說明他的腦子也有問題。

“我不知道你是從哪裡來的,但是我也冇有興趣再聽你的計劃了。看在你讓我如此開心的份上,我就不追究你擅闖水影大樓的罪名了。現在離開,我可以當什麼事都冇有發生過。”枸橘矢倉笑著說道。

帶土沉吟了一會兒:“是嗎?看來談判破裂了啊!”

當初用嘴遁把長門說動搖的時候,他還以為自己很擅長嘴遁的。

現在看來,單純就是自己說的話恰好戳到長門的痛處了,但是最後被彌彥否定了。

隻可惜半藏冇有成功殺了彌彥,導致了他控製曉組織的計劃失敗。

瞳孔中的三勾玉迅速轉動,一股力量瞬間侵入枸橘矢倉的腦內。

枸橘矢倉隻覺得眼前一黑,然後便失去了意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