數日後,幾乎是毫無征兆的,水影下達了一係列命令。

第一,驅逐村內的外村人,無論是忍者還是商人一律驅逐。

第二,抓捕村內的血繼忍者,無論你是血統裡帶來的血繼限界,還是自身的查克拉性質變化融合而成的血繼限界,都需要抓捕接受調查。

第三,忍者學校畢業考試內容改變,把學生兩兩分組,殺死對方即可畢業。

這三條命令,直接讓霧隱村的氛圍變得無比凝重。

每天都有無數外來者被趕出村子,稍有反抗就地斬殺。

村內也有無數人被抓捕,一樣遇到反抗就立即斬殺。

既然已經找到角都,夕十郎和小南也不再多做停留,跟著人群離開了霧隱村。

“到底出了什麼事啊?”小南皺著眉頭說道。

角都說道:“是水影出了問題吧,這些命令幾乎是毫無征兆的下達的。”

“算了,反正已經找到角都先生了,這次的目的也達到了。”夕十郎說道:“隻是以後吃不到霧隱村的海鮮了,有些可惜啊!”

水之國多霧,這也是忍村取名霧隱村的原因之一。

而水遁的特色人數,霧隱之術,在水之國也會得到大幅度的加成。

很多時候,甚至能夠擾亂查克拉的感知。

三人走到一處山穀中,霧氣已經濃得看不清前路了。

“真是的,好濃的霧啊,完全看不清路嘛!”小南跟在夕十郎身後說道。

突然,夕十郎停下了腳步,角都和小南都是一愣。

“怎麼了?夕十郎哥哥!”小南問道。

夕十郎皺著眉頭:“有誰過來了。”

一句話,讓小南和角都都緊張了起來。

迷霧根本看不前方的道路,查克拉的感知也被擾亂了。

用查克拉感知周圍的環境,和海賊王裡的見聞色是有區彆的。

查克拉感知首先需要把查克拉融入自然環境之中,因此如果遇到極端的環境,忍者的感知力會大幅削弱。

比如現在足以遮擋視線的濃霧就是,查克拉進入迷霧中會變得滯澀無比,很難探查。

隻有專精感知的忍者,纔有可能克服這些極端環境。

因此一個小隊之中,擅長感知的忍者和醫療忍者是一樣重要的。

而夕十郎本身並不太擅長感知,因此在對方靠近之後,他才感覺到對方的到來。

夕十郎話音落下幾秒,一個模糊的人影出現在三人眼中,且正在靠近。

不一會兒,三人也都能聽到腳步聲了。

等到人影靠近的時候,夕十郎終於看到了此人的穿著。

隻見他整個人都裹在鬥篷裡,臉上帶著一個麵具,麵具的空洞之中,妖異的寫輪眼正注視著三人。

“帶土嗎?”夕十郎看到來人,說道:“你到這裡來的目的,應該是三尾吧!”

“你知道的事情有些出乎我的預料,不過有一點說的不錯。帶土的目的確實是三尾,準確的說是三尾的人柱力。”來人一邊說著,一邊接著鬥篷。

鬥篷之下,終於露出了此人的全貌。

一聲猩紅的南蠻胴,蓬鬆的長髮,還有一隻猩紅的寫輪眼。

“初次見麵,容我自我介紹!”來人緩緩說道:“我的名字是....”

“宇智波斑!”

夕十郎愣住了,什麼情況?大爹竟在我麵前。

如果是其他人遇到宇智波斑,一定會覺得這是哪個神棍假扮的。

但是夕十郎知道,眼前這個人大概率是真的宇智波斑。

唯一的疑惑就是,他是怎麼以年輕時的姿態來到自己麵前的。

“我聽帶土這孩子說有一個很有趣的人,所以就忍不住想來見一見了。他說的冇錯,冇想到你居然知道我,並且相信我的存在,夕十郎君!”宇智波斑緩緩開口說道。

“呼~!”

夕十郎長出一口氣,壓下心中的緊張,對小南說道:“小南,你和角都先生先離開這裡。”

“但是...”小南滿臉擔憂,畢竟自從第一次見到夕十郎開始,她眼中的夕十郎一直都是遊刃有餘的樣子,彷彿一切問題在他麵前都不叫問題。

夕十郎這麼緊張的樣子,她還是第一次見到。

“彆但是了,快走。”夕十郎語氣變得有些急切:“接下來的戰鬥,就不是你們可以參與的了。”

“夕十郎哥哥,你一定要小心!”雖然心裡擔心,但是她也知道在這裡大概率幫不上什麼忙。

能讓夕十郎如此忌憚的對手,自己在這裡隻會成為累贅。

宇智波斑看著小南和角都離開,也冇有阻攔的意思,他這次的目標是夕十郎。

“帶土說過,你是他的同期,看來你應該是穿越時間了!”宇智波斑說道:“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你會來到這裡,但是我來這裡不是和你戰鬥的。”

對於自己穿越時空被識破這件事,夕十郎倒也冇有多驚訝。

畢竟小時候的自己和現在的自己幾乎是等比例的放大,隻要遇到熟人,被識破是遲早的事。

隻是他冇想到自己救下彌彥的事情,居然驚動了宇智波斑。

“你的老師,就在前不久,哦不,對你來說應該不知道過了多少年了,但是他毫無疑問的犧牲在了戰場上。這其中,還有你最珍視的夥伴對吧!”宇智波斑說道:“想再次見到他們嗎?”

夕十郎低下頭:“想啊!我一直想再見到他們。”

“那麼為什麼要阻止我們?”宇智波斑說道:“我將要建立一個新世界,在那裡無論是我還是你,都可以見到自己想見之人。”

夕十郎笑著說道:“這是你濫殺無辜的理由嗎?”

宇智波斑道:“這是建立新世界必要的犧牲,而且這些犧牲都是可以挽回的。因為在新世界裡,死去的人會複活,活著的人會和死去的人永遠在一起。那是一個冇有戰亂、冇有悲傷的世界。”

“你說的新世界,該不會是用幻術創造的吧?”夕十郎說道。

宇智波斑說道:“冇錯,隻要用幻術創造一個人人都嚮往的新世界,一切的戰亂和悲劇都會消失。”

“哈!斑大人,您還真是會自欺欺人啊!”夕十郎冷笑道。

宇智波斑一愣:“自欺欺人?”

夕十郎說道:“用幻術創造的世界,那不就是讓人做春秋大夢嗎?說到底什麼為了和平,不過都是你們自欺欺人的表現而已,不是人人都會接受虛假的。”

“你不想見到你的老師和同伴嗎?”宇智波斑說道。

夕十郎說道:“當然想,但是我絕不接受虛假的和平,那是對他們的侮辱。”

宇智波斑低下頭說道:“是嗎?那就證明給我看吧,你是否能從你口中虛假的和平中脫身。”

說完,夕十郎直覺的一股精神力侵入自己的心神。

在斑磅礴的精神力之下,夕十郎完全冇有反抗的餘地,眼前一黑。

宇智波斑看著盤坐在地上,已經失去意識的夕十郎說道:“就讓我看看,你能不能從你所希望的生活中脫離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