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夕十郎,夕十郎!你發什麼呆啊?”

一陣催促聲把夕十郎叫醒,夕十郎睜開眼睛,發現自己置身於木葉的天台上。

眼前是一個橘色頭髮的少女,和一個黑色刺蝟頭的少年。

他們對麵,坐著一個穿白色練功服的大叔。

“喲,少年,你不是說你要先自我介紹嗎?怎麼愣住了?”大叔笑眯眯的說道。

夕十郎愣住了,看著眼前的三個人,突然有種想哭的衝動。

“喂,你該不會是想哭吧!隻是自我介紹而已,不至於啊!”少女上前說道。

一句話直接讓夕十郎把眼淚憋了回去,他默默起身,一把將眼前的兩人抱住。

“喂喂喂,你乾什麼?太難為情了,而且你把惠一起抱住什麼意思啊?”少女連忙喊道。

大叔撓了撓頭,有些無奈道:“年輕人啊....”

這麼一抱,夕十郎的身體從成年的狀態,瞬間恢複到了少年時期。

“啊不,誒?怎麼回事?我為什麼哭了?”夕十郎驚訝道。

雖然不知道為什麼,但夕十郎此時看到眼前這三人,心中就無比的激動。

明明有兩個天天見麵,這個老師明明是昨天才認識的人。

“好了,那麼這位粉色頭髮的同學,請你介紹一下自己。”大叔說道。

夕十郎撇了撇嘴:“比起這個,您身為老師,不應該先做出表率嗎?”

大叔撓了撓頭,無奈道:“啊,真是不好對付啊,現在的小鬼。明明說好要自己先來的,真是....好吧,我的名字是墨村拓野,是特彆上忍。擅長的是火遁、體術,喜歡甜食,討厭的東西暫時還冇有。該你們了,粉頭髮那個少年,就從你開始吧。”

夕十郎露出一個爽朗的笑容:“我叫東野夕十郎,十二歲,喜歡吃烤肉Q的烤肉,討厭胡蘿蔔。夢想的話,是把我那三個學生...誒?我在說什麼啊?”

說到一半,夕十郎頓時愣住了。

“嗯,很好,下一位!那邊的少女!”墨村拓野見夕十郎愣住,便轉向下一位。

夕十郎:“我還冇說完呢喂!”

少女撩了一下頭髮:“凸村夕子,十二歲,喜歡逛街購物,討厭冇錢的感覺。所以我要成為忍者,而且是上忍,讓自己永不缺錢。夢想的話,我想成為綱手大人一樣那麼偉大的忍者。”

夕十郎看了看少女的規模,冷不丁的說道:“哦!那看來冇什麼希望了。”

“誰說這個了,你個變態!”凸村夕子怒道。

墨村拓野連忙說道:“你們兩個,都安靜,還有最後一位。”

黑髮刺蝟頭少年:“武久惠.....”

......

......

墨村拓野:“然後呢?”

武久惠:“完了。”

墨村拓野:“額....”

“老師您彆介意,這傢夥一直都是這樣的。”夕十郎連忙勸道。

凸村夕子也搭腔道:“對對對,他隻是腦子有問題,絕對不是對您有意見。蠢貨,快道歉。”

武久惠:“紅豆泥斯密碼三得洗噠!”

夕十郎吐槽道:“雖然但是,也不至於道歉把?”

凸村夕子湊到夕十郎耳邊,悄悄說道:“蠢貨嗎你,憑我們三個的背景最多隻能要中忍來帶的,現在派了個特彆上忍,你知道任務報酬能多多少嗎?”

墨村拓野說道:“好了三位,今天的見麵會就到此為止。明天,你們第十二屆第三班將進行木葉傳統的逃生演戲,明天早上九點,請到第十六號訓練場集合,以上!”

唰~!

說完,一個瞬身術消失不見。

“看見冇看見冇,這就是特彆上忍,會瞬身術誒!”凸村夕子晃著夕十郎的肩膀說道。

夕十郎一臉無奈:“不就是個瞬身術嗎?至於激動成這樣嗎?”

凸村夕子冇好氣道:“你這話說得可真輕巧,要知道好多忍者一輩子都接觸不到高級的三身術,你以為你是誰啊?小說的主角嗎?”

夕十郎沉默了幾秒:“不然呢?”

凸村夕子:“.......”

“哼,我纔不管你了,我先回去了。”凸村夕子。

武久惠起身:“我也回去了。”

夕十郎連忙撼動:“哈?確定不吃頓飯嗎?我這裡有烤肉Q的優惠券。”

“你自己去吃吧!”凸村夕子的聲音傳來。

“真是的,這兩個人,太不合群了。”夕十郎冇好氣道。

不過自己一個人,吃烤肉也冇勁,隻能回到家裡好好休息,準備明天的逃生演戲。

回到家裡,脫掉了外套走進浴室。

木葉給進入忍者學校學習的孤兒都準備了公寓,雖然房子很小但是一個人住也夠了。

而且在畢業之前,每月能夠拿到不少的救濟金,一直到成為忍者可以執行任務賺取報酬為止。

所以哪怕是孤兒,夕十郎童年的生活,說不上苦難。

站在鏡子麵前,夕十郎總覺得自己有些不對勁。

站在鏡子麵前半天,終於發現了異樣。

自己的胸前,掛著一根翠綠色的項鍊。

“這是...好像是綱手的項鍊?為什麼會在我這裡?”夕十郎心中大驚。

他可以確定,他到現在為止,和綱手冇有過任何交集。

然後下一秒,浴室的鏡子開始產生變化。

宿主:東野夕十郎

年齡:27

身高:190cm

身份:木葉上忍(精英)

查克拉:52卡

屬性:雷、火、風

血繼限界:無

優化次數:1

熟練度:

雷屬性性質變化:100%

火屬性性質變化:100%

風屬性性質變化:100%

身體狀況:意識處於幻術中(正在甦醒......)

“這是...幻術!”一瞬間,夕十郎如夢初醒。

自己應該在水之國,剛找到角都纔對。

然後他們遇到了宇智波斑,自己讓小南和角都先行離開,而自己似乎中了宇智波斑的幻術。

此時,夕十郎胸前的項鍊迸發出耀眼的光芒。

龐大的查克拉從項鍊中湧出,將夕十郎的身體包裹起來。

一瞬間,夕十郎身上的衣服徹底改變。

從原本自己少年時期穿的忍者的服飾,變成了曉組織的紫色長袍。

“這裡是...幻術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