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實中,宇智波斑看著夕十郎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此時,帶土已經來到此地。

“結束了嗎?”宇智波斑說道。

帶土點了點頭:“四代水影已經被掌控了,接下來就是掌控水之國。”

隨後帶土看向夕十郎:“幻術嗎?”

宇智波斑饒有興趣的說道:“我想看看這個小鬼能不能從幻術中掙脫出來。”

帶土看著夕十郎,不由得一怒,拿出苦無就朝夕十郎衝了過去。

宇智波斑反而冇有阻止帶土的意思,隻是在一邊看著。

當苦無距離夕十郎隻有不到一厘米的時候,突然止住了。

帶土的手腕被夕十郎抓住。

“什麼?”帶土大驚,看向夕十郎。

夕十郎並未睜眼,還處於幻術之中。

“這到底是......”、

還冇來得及反應的時候,夕十郎突然抱起,抓住帶土的脖子一把按到牆上。

“這個小鬼,正在甦醒。這是什麼樣的意誌,竟然能夠對抗自己心中最渴望的世界。”宇智波斑的眼神終於出現了情緒波動。

帶土被突然暴起的夕十郎抓住了脖子,一時間竟驚慌得忘記了開啟虛化,就被這麼製住了。

“嗚...嗚...”被卡住脖子的帶土瘋狂的掙紮,但是他的體術又怎麼比得過夕十郎,絲毫無法掙脫。

終於,不知道過了多久,在帶土意識都快要模糊的時候,終於想起來自己好像有掛。

立刻發動虛化,拜托了夕十郎的鉗製。

“嘔咳咳咳....咳咳咳....”掙脫之後,帶土立刻跪在地上,劇烈的咳嗽了起來。

宇智波斑看著夕十郎眼神中也露出欣賞:“既然有這麼強大的生存本能,即使身處幻術中也能夠靠著本能保護自己嗎?”

而此時,幻術之中的夕十郎,非常懵逼。

一早醒來,他發現自己還在家留。

“夕十郎!夕十郎!”

窗外傳來凸村夕子的聲音,夕十郎打開窗書,就看到凸村夕子站在樓下。

“快點起床了,今天可是第一次執行B級任務啊。就這麼遲到了真的好嗎?”夕子喊道。

夕十郎大驚:“糟了,我還在幻術中。”

進屋照了照鏡子,自己的模樣已經回到了少年的狀態。

但是好在,意識是清醒了,這樣總有辦法掙脫幻術。

而且這個幻術如果隻是沉浸在其中還好,就真的如同生活中一般。

但是現在在幻術中清醒之後,這個幻術的世界就變得無比的詭異了。

昨天明明才隻是第一次見麵,今天就要執行C級任務了。

這個世界就感覺....很柯學。

如果不是外麵木葉村的景象,他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進入了死神小學生的世界了。

換好衣服,跟著夕子拉到村口集合。

“這次的任務是B級,內容是...前往神無毗大橋,支援卡卡西小隊。”墨村拓野說道。

“神無毗?”夕十郎一愣。

墨村拓野:“有什麼問題嗎?夕十郎。”

夕十郎連忙道:“冇...冇有。”

“既然冇有問題,那麼出發!”

四人小隊很快便到達了神無毗大橋,搜尋到了被圍困的水門小隊。

和原著一樣,卡卡西因為升了上忍,所以他和帶土、琳是三人小隊。

而水門做為高階戰力,被指派單獨行動。

這也是木葉在戰場上戰力不足所致,畢竟一打五,誰也吃不消。

“喲,上忍!~”夕十郎擋在卡卡西麵前,打了個招呼。

當初上學的時候就不爽卡卡西那一臉臭屁的樣子,結果等和卡卡西混熟的時候,卡卡西已經開擺了,冇來得及嘲諷他。

現在到了夢裡,嘲諷一下怎麼了?

“風遁,烈風掌!”

轟~!

夕子迅速結印,掌中發出巨大的風壓,將十幾名忍者吹飛,硬生生的開出一條路來。

“你們兩個,帶他們先走!”夕十郎立刻擋在眾人麵前說道。

武久惠一驚:“你說什麼胡話呢?要走當然是一起走。”

夕十郎說道:“這麼走一定會被追上的,放心吧,我一會兒就會追上你們。”

“你...”武久惠還想再說什麼,但是被夕子拉住了。

武久惠也知道,現在不是矯情的時候了。

凸村夕子被其琳,背對著夕十郎說道:“去做你想做的事吧,夕十郎。不用在意我們。”

夕十郎一驚,還冇等他說話,夕子就帶著眾人衝出了包圍圈。

現在,就隻剩下該夕十郎一個人,被岩隱包圍著。

“哼!夕子...即使在夢裡也瞞不住你嗎?”

緊接著,夕十郎徹底恢複了原本的姿態。

雙眼瞳孔變成了金色,周圍暗金色的雷電不斷的作響。

臉上和手臂上,都出現了暗金色的雷電斑紋。

“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,想要擺脫環境的方法,就隻有一個!”夕十郎毫不猶豫的衝向了岩隱大軍。

如此狀態下的夕十郎,哪裡是這些岩隱能夠抵擋的?

僅僅一個照麵,幾個岩隱的忍者就被夕十郎打趴在地,氣絕身亡。

場麵完全是一邊倒,與其說是岩隱包圍了夕十郎,不如說是夕十郎包圍了他們。

一直到最後一個岩隱的忍者,拿著苦無衝向他。

“解除幻術的方法,隻有....”

此時,夕十郎身上的查克拉完全收斂,退出了仙人模式。

噗~!

在夕十郎的放海之下,那岩隱上忍的苦無刺進了夕十郎的心臟。

劇烈的疼痛刺激著夕十郎的神經,在他眼中,世界開始崩壞。

隨後,便是因為失血過多,視線開始模糊,意識也開始漸漸模糊。

現實中!

夕十郎猛然睜開眼睛,看到的是帶土拿著自己的刀,刀刃已經接近自己的脖子。

幾乎是身體本能的行動,夕十郎一把抓住帶土的手腕,另一隻手按到帶土臉上,一把將他按到地上。

滋滋滋....

“這是....卡卡西的....”

帶土大驚失色,看著暗金色的千鳥裡自己越來越近。

轟~!夕十郎的手刺穿了地麵,指尖還帶著一些血跡。

帶土捂著肩膀,再次出現在斑的旁邊。

肩膀被刺穿了一個血洞,但是因為雷電麻痹的特性,讓歹徒並冇有什麼疼痛感。

“住手吧,帶土。你不是他的對手。”宇智波斑說道。

雖然帶土很不想承認,但是三次和夕十郎交手,一次被中毒的夕十郎吊打,一次被中了幻術的夕十郎壓製。

還有這次,剛剛醒來,估計腦子還冇完全清醒的夕十郎,直接靠著條件反射抵擋了自己的偷襲不說,居然還反打差點把自己戳了個對穿。

他不得不承認,至少眼前這個夕十郎,他還不是對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