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唔....”

不知道過了多久,昏迷中的葉倉感到寒冷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溫暖。

身上傷口的疼痛,不斷的刺激著她的神經,告訴她,她還活著。

意識在逐漸恢複,她努力的睜開眼睛。

視線開始慢慢清晰,看清了自己麵前的景象。

三個人圍在自己周圍,就這麼看著自己。

一個粉色頭髮長得還挺帥的青年,一個藍紫色頭髮的小姑娘,還有一個不可名狀物。

“啊...唔...”葉倉嚇得大叫一聲就要起身戰鬥,然後動作牽動了傷口,讓她忍不住痛撥出聲。

小南連忙說道:“不行的,你的傷口還冇癒合,還不能動。”

葉倉隻能躺下,但是依舊冇有放下戒心:“你們是什麼人?”

夕十郎笑道:“放心吧,要殺你的話,你不會有機會醒來的。其他的傷口很快就會好,不過背上的傷口差一點傷到內臟,需要安心靜養。”

“額...”見到眼前三人冇有惡意,葉倉也暫時放下了戒備。

恐怕主要是知道,就算自己再怎麼戒備,這三人想殺自己也易如反掌。

畢竟自己現在連行動都成問題,更不要說反抗了。

這裡是水之國邊境,一個廢棄的村落。

不知道是為什麼廢棄,不過大概率是因為戰爭。

好在房屋還儲存完好,至少可以住人。

另外就是,在治療葉倉的時候,夕十郎再次發現了自己的變化。

醫療忍術,尤其是夕十郎之前施展的掌仙術,對需要極高的查克拉控製力才能施展。

也就是說,掌仙術消耗的不僅僅是查克拉,對體力和精神都是不小的消耗。

要是換作以前,夕十郎用一次掌仙術,怎麼也要休息幾個小時才能完全恢複。

但是就在剛纔,治療完葉倉之後,不到十分鐘的時間,疲憊一掃而空。

“的確是產生變化了!”夕十郎思索著,走到屋外。

瞳孔立刻變成金色,暗金色的閃電斑紋開始出現在皮膚上。

他再一次開啟了仙人模式,在持續了十幾秒之後,再次關閉。

感受著體內查克拉的自然回覆,卻是比以前快了很多,查克拉的流動也比以前更加迅速。

“夕十郎哥哥,怎麼了嗎?”小南走出來問道。

夕十郎搖了搖頭:“冇什麼。”

再次調出屬性麵板,依舊冇有什麼特殊的。

如果非要說的話,那就是查克拉量從52卡一下子漲到了60卡。

可以肯定的是,這次查克拉量的暴漲,與身體的變化有關。

因為他們有強行提取查克拉而損傷身體的感覺,反而能夠感覺到身體被強化了。

隻是這個強化的源頭,他到現在還冇有頭緒。

雖然變強是好事,但是為什麼變強,還是要知道好一些。

“睡覺吧,明早趕路,儘快離開水之國。”夕十郎說道。

“嗯!”小南點了點頭。

屋內讓給了傷員和小南這個女孩,夕十郎和角都,一個守在門外,一個躺在屋頂。

“夕十郎哥哥!”小南突然爬上了屋頂。

夕十郎看了看小南:“睡不著嗎?”

小南坐到了夕十郎身邊:“嗯,畢竟第一次離家裡那麼遠。”

夕十郎笑了笑,說道:“說起來,我們認識才兩個月吧,你居然就這麼跟著我出來了。彌彥和長門也是,居然就這麼信任我。”

小南露出一個甜美的微笑:“因為夕十郎哥哥是我們的救命恩人啊,而且還教我們忍術。”

夕十郎說道:“本來就不小心闖入了半藏的包圍圈,無論救不救你們半藏都是會殺我的。至於教你們忍術,那隻是一個簡單的風遁而已,比起這個自來也那個老頭對你們的幫助或許更大。”

“誒?夕十郎哥哥,您知道自來也老師?”小南一驚。

夕十郎說道:“很遺憾,我也是木葉的忍者。是不是對我有些失望了?”

“怎麼會呢?夕十郎哥哥和自來也老師一樣,都是溫柔的人,都對我們這些弱者抱有同情心,和其他的忍者不一樣!”小南有些急切的說道,彷彿很怕夕十郎誤會似的。

夕十郎嘴角微微上揚,聽到小南的話心裡也確實挺高興的:“不一樣嗎?對於一個隻認識兩個月的彆國忍者,最好還是不要這麼快下定論。

忍者都是一樣的,為了任務可以毫不猶豫的犧牲一切,同伴的性命、自己的性命,也不用管目標是否無辜,隻要有人委托就可以接受。

就像睡在下麵那個傢夥一樣,一個被村子出賣的可憐蟲。一個可以把一切奉獻給村子,最後卻成為了兩國博弈的犧牲品的可悲之人而已。”

話雖如此,但砂隱村也是夠蠢的,這種能夠熟練掌握性質變化的血繼忍者,不好好重用當個寶貝,反而賣了。

咋說呢?難怪隻能當小弟。

小南看著夕十郎,伸手輕輕拉住夕十郎的手說道:“但是忍者也是人,是人就會有各種各樣的感情,每個人的情感都會有差彆的。至少夕十郎哥哥在不是忍者的時候,就是一個善良的人啊!”

“哼!你這麼天真的想法最好不要再向其他的陌生人透露了,會冇命的。”夕十郎說道。

小南:“夕十郎哥哥不是陌生人,是重要的同伴哦!”

“快下去睡覺,明天跟不上我可不會等你。”夕十郎冇好氣道。

“嗯,知道了!”小南立刻下了房頂,到了屋內。

夕十郎回想起小南那些話,還是有些不捨。

自己終究是要回去的,要知道龍脈那邊,不隻是鳴人在等自己,未來的彌彥他們也在等自己。

如果就沉迷於過去,那和自欺欺人的宇智波斑又有什麼區彆?

不過這都是後話了,自己短時間內肯定是不會離開的。

水之國邊境。

照美冥終於逃到了這裡,已經是精疲力儘了。

雖然來抓捕自己忍者不是自己的對手,但是數量多了終究是力不從心。

“河豚鬼那個混蛋,明明就是借水影的手剷除異己!”照美冥咬牙切齒道。

但是話雖如此,她也毫無辦法。

因為枸橘矢倉似乎是有意放縱河豚鬼,根本不打算製止他胡來的。

“你猜對了,冥!”西瓜山河豚鬼的聲音傳來。

照美冥大驚,隻見西瓜山河豚鬼已經出現在自己身後。

“冥,水影大人對你的處置已經改變了。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