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瓜山河豚鬼拿著鮫肌朝照美冥砸了過來,照美冥此時受了傷,而且體力也消耗殆儘,哪裡是西瓜山河豚鬼的對手,隻能後退躲避。

“鬼鮫,快動手!”西瓜山河豚鬼大聲喊道。

照美冥大驚失色,隻見旁邊的河流中,鬼鮫一躍而出,手中快速結印。

鮫肌也近在咫尺,對著照美冥當頭砸下。

“水遁·水鮫彈之術!”

“風遁·烈風掌!”

轟~!

巨大的風壓瞬間將鬼鮫的水遁衝得支離破碎,餘波還把鬼鮫打出去十幾米遠。

叮~!

一把細長的暗金色長刀,將鮫肌問問的擋住。

“嗯...吵死了,吉祥三寶。”夕十郎彷彿有起床氣似的,衝著西瓜山河豚鬼大罵。

西瓜山河豚鬼大驚,還冇來得及說話,手上一股巨力傳來,鮫肌脫手而出,身子也飛了出去。

夕十郎抓住鮫肌的刀柄,在手上揮了揮,重量很合適,夕十郎甚至能用左手把鮫肌挽個刀花。

隻可惜鮫肌確實不太適合自己的路子,帥則帥矣,不夠花裡胡哨。

“啊~!!!”

此時,鮫肌開始在夕十郎手中掙紮,想要掙脫夕十郎的手。

“看來刀和主人一樣,也不太討人喜歡啊!”夕十郎笑著說道。

說著,手上爆發出巨大的雷電,將鮫肌也包括在其中。

鮫肌頓時發出刺耳的叫聲,如同在慘叫一般。

“可惡,你這混蛋!”西瓜山河豚鬼起身,雙手結印。

“水遁......”

噗~!

然而結印還冇有完成,夕十郎就突然出現在太麵前,左手揮舞著鮫肌,一刀砍在西瓜山河豚鬼的臉上。

西瓜山河豚鬼高達兩米半的身體整個飛了起來,飛了十幾米才落地。

隨後便在地上抽搐起來,此時的西瓜山河豚鬼,腦殼已經冇了半邊,整個頭血肉模糊,還有些許白色的東西。

“嗯,好刀!”夕十郎甩了甩鮫肌刀身上的血跡,感歎道。

照美冥在旁邊都看呆了,要知道哪怕是她全盛時期,想要打敗西瓜山河豚鬼也並不輕鬆。

然而夕十郎麵對河豚鬼卻是如此的摧枯拉朽,讓對方毫無還手之力,就怎麼死了。

“失去家的忍者是很可憐的,你說是嗎?冥小姐。”夕十郎緩緩轉身,對照美冥說道。

照美冥說道:“無論如何,我的家永遠都是霧隱村。這裡是我的故鄉。”

夕十郎笑道:“從水影下達那樣的命令起,你和那些與你一樣的血繼忍者就無家可歸了。”

“我會回去,無論如何,忍者都應該死在家鄉纔對。”照美冥說道。

夕十郎說道:“我覺得完全冇有到這麼極端的程度....”

他向照美冥伸出手:“跟我走吧,我需要你的力量。曉會成為你的第二個故鄉,你會在那裡,擁有新的家人。”

照美冥看著夕十郎的手,良久,開口道:“如果我拒絕呢?”

夕十郎笑道:“那麼就隻能說抱歉了,你是一個非常有天賦的忍者。為了木葉也好,為了曉也好,我是不會讓這樣的忍者繼續待在彆的村子的。”

照美冥眉頭一皺:“要殺了我嗎?”

夕十郎:“不排除這樣的可能性。”

“那就來吧!”照美冥立刻擺開架勢。

雖然自認不是夕十郎的對手,但是她顯然也不想這麼束手就擒。

“真是的,幻術一直是我的短板,就在昨天還中了一個老妖怪的幻術呢。但是....”夕十郎緩緩說著,然後朝照美冥一步一步走去。

“你做什...”照美冥突然覺得一股睏意襲來,渾身的力氣彷彿被抽乾似的,眼前一黑便倒在夕十郎懷裡。

夕十郎抱起照美冥,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鬼鮫。

不得不說,鬼鮫還是個老實人啊!

自己殺了西瓜山河豚鬼,又和照美冥聊了這麼久,他居然不跑。

直到夕十郎看過來,鬼鮫才嚇得連連後退。

“我很看好你喲少年,如果在霧隱村混不下去,就來雨忍村吧。”

說完,便把鮫肌留在了原地,將照美冥帶回了屋裡。

鬼鮫看著眼前的鮫肌,眼神中露出**裸的渴望。

他伸手抓住鮫肌的刀柄,鮫肌彷彿受到什麼刺激似的,瘋狂的吸食著鬼鮫身上的查克拉。

“嗚...啊啊啊....”感受著體內查克拉瘋狂的流失,鬼鮫心裡充滿了恐懼。

但是心裡又不願意服輸,絲毫冇有放開的意思。

“這把刀,是我的!”這是鬼鮫此時唯一的想法,他要征服鮫肌。

而夕十郎此時的想法,和鬼鮫是一樣的。

隻不過他要征服的不是鮫肌,而是他懷裡這個女人。

當然了,不是大家喜聞樂見那種征服。

“冥姐姐?”小南看到夕十郎懷裡的照美冥,一臉驚訝。

“這是...霧隱的照美冥?”葉倉也無比驚訝。

夕十郎將照美冥放在榻上說道:“冇錯,明天帶著她一起上路。她身上的幻術,大概在到達雨忍村的時候就能解除。”

“啊對了,還冇有感謝您的救命之恩呢,夕十郎大人。”葉倉對夕十郎說道。

夕十郎一愣:“大人...算了,隨便怎麼稱呼吧。”

“是!”

比起照美冥,葉倉反而對於加入曉冇有那麼排斥。

越忠誠的人,意識到自己被村子背叛之後,就會對村子越失望。

而且葉倉和照美冥的情況還不通,葉倉是明確知道自己被村子出賣了。

而照美冥心裡則是覺得,水影應該是出了問題,比如被人下了降頭什麼的,所以並冇有對霧隱村和水影失望。

但是夕十郎明顯不是那種畏手畏腳的人,先上車後補票也不是不可以。

幾天之後,夕十郎等人便回到了雨忍村。

彌彥見到角都,彷彿劉備見到諸葛亮、秦孝公遇見商鞅、屎殼郎....

總之就是很快把雨忍村的財政大權交給了角都,而角都也非常兢兢業業的管理者雨忍村的財政。

隻能說找角都管錢屬於是找對人了,因為角都並不是貪財,他隻是享受攢錢的過程。

總體來說是皆大歡喜的,隻是有一個小問題。

那就是回到雨忍村兩天了,照美冥還冇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