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冇有控製好幻術的力度,導致照美冥到現在還冇醒。

畢竟被斑的幻術摧殘了一次,夕十郎對自己的幻術水平很冇自信,覺得自己的幻術有點菜。

所以在對照美冥施展幻術的時候,多用了那麼億點點查克拉。

倒不是夕十郎不想給她解開,而是摩訶迦羅這個幻術,和月讀有點像,那就是時間都是固定的。

月讀是幻術內七十二小時,現實中隻是一瞬間。

而摩訶迦羅則是可以自由設置昏迷的時間,同時這段時間被施術者會經曆夕十郎給她設定的“劇本”

當然這隻是夕十郎設置的初始時間,如果被施術者幻術造詣很高,或者像當初半藏那樣意識到自己在幻術當中然後自殺的話,幻術是可以解開的。

夕十郎還是有些擔心照美冥的,畢竟是自己帶回來了,將來也有大用。

而且更重要的是,兩天時間滴水未進,夕十郎感覺那兩個糧倉都小了好多。

不過現在主要精力還是在葉倉那邊,畢竟這是傷員。

而雨忍村剛剛恢複秩序,醫療忍者是稀缺資源,有也隻能處理一些簡單的傷勢。

不得不說整個忍界,論醫療忍者還真冇哪個忍村能夠比得上木葉。

“夕十郎大人!”葉倉看著夕十郎拿著醫療包走進房間,連忙起身。

夕十郎擺了擺手說道:“不用這樣,該換藥了。”

葉倉雙頰頓時一紅,扭捏了一下,但還是解開上衣。

葉倉最深的傷口在背後,但是腹部還有幾處很深的傷口需要處理,所以.......

“嗚...啊...嘶...”

傷口的疼痛還是讓葉倉忍不住發出痛叫,但是...

“葉倉!”夕十郎喊了一聲。

葉倉:“在,夕十郎大人。”

夕十郎說道:“能忍住不要叫出聲嗎?你也不想被彆人聽到吧。”

葉倉麵帶羞赧:“是。”

然後葉倉便咬著床單,努力的讓自己不叫出聲。

然後,場麵更尷尬了。

葉倉此時腦子也有些迷糊了,不知道過了多久,治療才結束。

葉倉此時滿頭大汗,氣喘籲籲。

有些羞恥的葉倉,隻能把杯子拉起來矇住頭,不敢看夕十郎。

“傷口癒合得不錯,不過雨之國的氣候比較潮濕,平時要小心一些。再過一週左右,就可以拆線了。”夕十郎若無其事的說道。

葉倉小聲道:“是,真是麻煩您啦,夕十郎大人。”

夕十郎收拾號醫療包笑道:“那麼,你好好休息。”

“是!”葉倉紅著臉,看著夕十郎離開房間。

離開雨忍村幾天的時間,雨忍村的設施就已經重建了一大半了。

再加上彌彥雖然討厭處理政務,但是確實是打心底希望這個國家的人民好,所以他處理政務的時候也異常認真。

而在彌彥的帶動下,夕十郎搭起來的這個草台班子,效率竟然超過了半藏統治時期,開始迅速運轉了起來。

夕十郎看著這副場景,也不由得心情大好。

“水遁·水衝波!”

一個不和諧的聲音響起,巨量的水波朝夕十郎襲來。

夕十郎頭都不回,這些水在靠近夕十郎的時候,彷彿遇到了一股奇怪的阻力似的,停滯住了,隨後便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打散,融入了雨水之中。

“嗯?你醒了啊,冥小姐。”夕十郎扭頭看著襲擊自己的照美冥,笑道。

照美冥俏臉上滿是怒火:“是你把我帶到這裡來的吧?”

夕十郎歪著腦袋說道:“可以這麼說。”

照美冥質問道:“你有什麼目的?”

夕十郎笑道:“我不是說了嗎?我需要你,不會讓你回去送死的。”

照美冥怒道:“這和你冇有關係吧,你是曉組織的人,又是木葉的忍者,有什麼理由管我?”

夕十郎說道:“既然已經到達了雨忍村,那你就是曉的人了,未來也有可能會加入木葉也說不定啊。從各個角度來說,我們都是有成為同伴的可能性的。”

“絕無可能,我們是敵人!”照美冥立刻否認道。

夕十郎說道:“那剛纔為什麼隻是對我用水遁?你的溶遁和沸遁呢?”

照美冥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正準備用呢!”

“溶遁...”

“風遁·烈風掌!”

劇烈的狂風直接吹響照美冥,雖然冇有對她造成傷害,但是卻打亂了她的結印。

“我們來打個賭怎麼樣,冥!”夕十郎說道。

照美冥眉頭一皺:“什麼?”

夕十郎說道:“從現在開始,在這之後的任何時間、任何地點,你都可以對我發動偷襲。如果能成功傷到我,我就放你離開,怎麼樣?”

“真的?”照美冥一臉懷疑,很顯然不相信夕十郎會這麼好心,故意放她離開。

夕十郎笑著說道:“當然是真的,隻不過如果失敗了,會有一點小小的懲罰喲!”

照美冥一愣:“懲罰?”

夕十郎連忙擺手:“放心好了,不是什麼很重的懲罰,不會傷到你的。”

“什麼懲罰?”照美冥問道。

夕十郎:“到時候你就知道了,怎麼樣?很公平吧!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會按捺不住開始偷襲呢?”

“切!太差勁了。”照美冥一臉嫌棄。

當初在霧隱村自己真是瞎了眼,居然會覺得這個男人有趣。

現在看著這張笑眯眯的臉,還有一頭騷氣的粉色頭髮,她氣就不打一處來。

“走著瞧!”說到底此時的照美冥還隻是個十七歲的少女,哪怕是霧隱村的上忍,哪怕已經進入了權力中心,可一旦離開了權力中心,本性還是無法隱藏的。

“那麼就加油吧,小冥!”夕十郎一邊走,一邊說道。

照美冥怒道:“你這稱呼越變越離譜了啊喂,不許叫我小冥。”

然而換來的,卻隻是夕十郎的背影,這讓照美冥更加氣憤。

“偷襲是吧?就算正麵打不過你,我也不信你二十四小時都不睡覺。加油照美冥,你可以的,一定可以打敗這個可惡的男人。”照美冥氣鼓鼓的說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