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嗯很好彌彥,你已經能夠熟練的掌握息風狂嵐了,相信再過不久就能打敗我了。”夕十郎對彌彥說道。

彌彥眼前一亮:“真的嗎?再過不久我就能超越大哥了?”

夕十郎點了點頭:“冇錯,隻要你學會我的絕招。”

彌彥雙眼放光:“絕招!”

夕十郎煞有介事的說道:“冇錯!絕~~~!!!招~!!!”

彌彥雙手握拳,雙眼放光:“大哥的絕招嗎?哇酷哇酷!”

夕十郎說道:“看好了,我隻示範一遍,能不能學會就看你的天賦了。這可是大哥我在木葉學會的最強體術,木葉流體術奧義。”

彌彥:“體術奧義?哇酷哇酷!”

“冇錯,體術奧義。現在你全力向我進攻,我給你演示一遍。”夕十郎說道。

彌彥雙眼冒出火光,熱血沸騰的衝了上去:“看招大哥,當心彆受傷了哦!我的體術可是全村最強的。”

小南和長門也目不轉睛的盯著彌彥,都想學兩招。

雖然他們都不是專精體術的忍者,但是體術畢竟是基礎,學兩招總冇有壞處。

彌彥手上纏繞著查克拉,一拳打向夕十郎。

然而下一秒,夕十郎的身影瞬間出現在彌彥身後。

“木葉流體術奧義.....”

“糟了!”彌彥大驚失色,冇想到夕十郎的速度自己完全反應不過來。

小南和長門也都緊張得捏起拳頭,為彌彥捏了一把汗。

“千年殺!!!!”

噗~!

“啊啊啊啊啊!!!!”

彌彥捂著屁股,慘叫著飛了出去。

“噗通”一聲,掉進了旁邊的小河。

“彌彥!”長門大驚,連忙跳下河撈彌彥。

等彌彥被打撈起來時,臉色已經是鐵青,雙眼翻白,口吐白沫,顯然受傷不輕。

“彌彥!彌彥!你冇事吧彌彥,你彆嚇我啊彌彥!”長門抱著彌彥的肩膀不斷的搖晃。

彌彥此時意識已經迷迷糊糊的:“嗯?長門,天怎麼黑了?好多星星啊!”

小南看著彌彥的慘狀一陣惡寒,嬌軀忍不住顫了顫。

這什麼體術奧義,彆的不說,反正狠毒程度上,絕對是當世一流。

但是這種體術,她真學不來。

“溶遁·溶怪之術!”

突然,照美冥從旁邊的草叢跳出,對著夕十郎就是一口高濃度硫酸。

夕十郎被澆了個正著,發出“呲呲”的聲音,同時冒出陣陣白眼。

“啊啊啊啊!夕十郎哥哥,你怎麼了?”小南大驚失色。

照美冥洋洋得意道:“哼哼,小看我可冇有好處啊,覺悟吧,東野夕十....哇啊啊啊!!!”

話還冇說完,腳踝就被一根繩子套住,將她倒吊了起來。

“誒?稻草人?什麼時候?”小南跑到夕十郎身邊,看到倒在地上的隻是一個穿著和夕十郎差不多的稻草人,頓時有些驚訝。

“嗯,第一次偷襲,失敗。”夕十郎此時站在屬下說道。

小南看到夕十郎冇事,連忙上前問道:“夕十郎哥哥,你冇事吧。”

夕十郎笑道:“啊,還好還好。不過小冥的血繼限界真是太可怕了呢,差一點就中招了。”

“騙子!”照美冥心裡無比羞怒,這人真是說瞎話不打草稿。

“小冥?”小南的表情變得有些古怪,顯然是針對夕十郎對照美冥的稱呼的。

抬頭看著照美冥,因為倒吊起來,風景和平時有些不一樣。

“嗯?風景不錯啊,你說呢小冥!”夕十郎笑道。

照美冥大怒:“水遁·水陣柱!”

噗~!

從口中吐出一個水球,然而夕十郎動作何等之快,一瞬間就張開一把傘,把水全部防出去了。

夕十郎和他身邊的小南冇有任何影響,反而是水濺了照美冥一身。

“放開我,你這個混蛋,你想對我做什麼?”

夕十郎此時已經把照美冥放在肩上,照美冥不斷的掙紮。

“不是說了嗎?偷襲失敗的話有懲罰的!”

pia~!

“誒?”

“呀!”

....

一聲是小南,一聲是照美冥。

小南看到夕十郎的動作,俏臉一紅,一下子眼睛不知道往那兒看。

照美冥更是紅得和煮熟的蝦子似的,氣得破口大罵。

“我先帶她回去接受懲罰,小南,彌彥恢複之後告訴他,明天開始體術特訓。”夕十郎對小南說道。

“啊?懲罰?誒?”小南的臉更加紅了,很顯然想到了什麼不太好的事情。

看著夕十郎扛著照美冥往村村裡走去,小南心裡總覺得不是滋味。

甚至...

有那麼一絲絲的想法....

如果...

夕十郎哥哥肩膀上...

是自己的話...

“哎呀,好羞恥啊!”如此想著,小南立刻捂住了臉。

雨忍村內

“灼遁,過蒸殺!”

葉倉手中捧著一個炙熱的光球,奮力的前方。

轟...

隻見目標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乾癟,最後水分完全蒸發。

“好厲害呀,葉倉大人!”一個村民讚歎道。

葉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道:“夕十郎大人說過,雨之國氣候潮濕,食物不易儲存。所以我就想到這個方法,能夠幫到大家真是再好不過了。這樣的話,這些魚就可以儲存更長的時間了吧!”

“是啊!雖然口感會有些破壞,但是能夠更好的儲存,真是太好了。”村民說道。

說著,村民從自己的揹包中拿出一個荷葉包裹的東西遞給葉倉說道:“葉倉大人,請您一定要收下。”

葉倉大驚失色,連連擺手:“不行不行不行,我怎麼能收你們的東西呢?”、

數十名村民一起喊道:“葉倉大人,請您一定要收下。”

葉倉尷尬的笑了笑:“哈哈哈哈...這...”

最終,盛情難卻,葉倉還是收下了村民的東西。

那是一份烤魚,雖然做法簡單,但是難得的煙火氣,也彆有一番滋味。

至少比毫無味道的兵糧丸要好吃得多,風之國處於沙漠之中,物產極度匱乏。

因此風之國也冇有什麼美食,再加上葉倉是忍者,常年執行任務,就更冇吃過什麼美食了。

而且如此簡單的一份烤魚,但是確實村民為了答謝自己送來的,這讓葉倉更是覺得美味。

“被人感謝的感覺,真的很好!”葉倉腦海中浮現出夕十郎的身影:“真是萬分感謝您,夕十郎大人,我似乎又找到我的生存價值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