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火遁·櫻吹雪!”

幾隻冰狼衝到距離夕十郎幾步距離的時候,動作一滯,瞬間化成了雪水。

“什麼?怎麼可能?”雪忍三人組一驚。

隻見無數火焰如同絲線一般在夕十郎身邊彙聚成型,慢慢的組成了一顆櫻花樹的樣子。

樹乾。樹枝都極其逼真,如果不是那流動的火焰和散發出炙熱的氣息,鹿丸都要懷疑,這就是一顆櫻花樹了。

不僅如此,櫻花樹的樹枝上,還出現大量的花苞,迅速盛開。

“在這種環境下還能用這麼巨大的火遁嗎?這是什麼怪物!”雪忍三人組額頭留下冷汗,他們感到了恐懼。

一陣風吹過,樹上的櫻花瞬間飄散開了,朝三人組飄了過去。

中間大量的冰狼,在觸碰到櫻花瓣之後,瞬間就化成了雪水。

“不好,那些花瓣是火,快躲開!”狼牙雪崩大喊道。

然後下一秒,三人組就已經被櫻花瓣包圍。

雨夾雪不小心碰到了花瓣,身上瞬間燃燒了了起來。

“啊啊啊啊啊....”雨夾雪發出淒厲的慘叫,身上燃燒著熊熊烈火。

僅僅十幾秒鐘,雨夾雪便失去了生命體征,無力的倒在地上,成為了一具焦屍。

“哢~!!真是拍攝到了令人震撼的畫麵啊!”導演激動得雙手顫抖。

尤其是剛纔那個火焰組成的櫻花樹,放到電影裡絕對震撼。、

而且最重要的是,夕十郎小隊幫他們省下了不知道多少特效費用。

因此,導演看向夕十郎的眼神不僅僅是敬畏,還有感激。

夕十郎咧嘴一笑,向後看了看鏡頭,非常騷包的比了個耶!

“可惡...這櫻花太多了!”狼牙雪崩不斷的躲避著飄來的零星的櫻花。

“嗚...呼...”鶴翼吹雪此時已經跪倒在地,因為周圍燃燒的原因,空氣也越來越稀薄,導致兩人呼吸也更加困難。

“隻能拚死一搏了!”

狼牙雪崩眼中閃過決絕,雙手快速結印:“冰遁·狼牙雪崩之術!”

無數的冰狼在他身邊成型,然後撲向了前方的火焰。

冰狼化成的水,讓前方的火焰出現了一個很小的缺口,但是也在迅速恢複。

狼牙雪崩立刻衝了出去,雖然還是擦著一點,肩膀上燃燒了起來,但是好歹還是衝出來了。

“這傢夥忍術這麼厲害,肯定會有短板的,那麼就拚體術!”狼牙雪崩心裡清楚,逃是跳不掉的,很快就會被櫻花追上,隻能殊死一搏。

他拿著苦無衝向夕十郎,很快就來到夕十郎麵前。

“嗯...這麼自信的和我比體術嗎?該說勇氣可嘉嗎”夕十郎頭一偏便躲過了狼牙雪崩的一次,隨後一個手刀揮了下去。

哢~!

一聲脆響,狼牙雪崩的脖子被打斷了。

“怎麼...可...”

狼牙雪崩眼前一黑,倒在地上,抽搐了兩下,便失去了生命體征。

最後失去戰鬥意誌的鶴翼吹雪,夕十郎也冇有留她性命,櫻花瞬間淹冇了她,在慘叫聲中化成了一句焦黑的屍體。

戰鬥結束的速度,讓三小隻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這就是...上忍的實力...”鹿丸心中暗道。

夕十郎緩緩轉身,向三小隻走了過來。

“老師,我...”

井野剛想說話,結果夕十郎直接越過了三小隻,來到風花小雪麵前。

“嗯?”風花小雪剛從恐懼中回過神來,發現夕十郎站在自己麵前,頓時愣住了。

隻見夕十郎緩緩蹲下,拉起風花小雪的雙手,溫柔的說道:“冇有受傷吧,我的風雲公主!我是你的守護騎士...騎士王,亞瑟。我將會保護你,直到打敗魔王位置。”

風花小雪:“啊?”

“喂!夕十郎老師,請適可而止吧!”井野頓時大怒。

導演非常專業,在夕十郎走到風花小雪麵前的時候,就把鏡頭對準了他們。

夕十郎緩緩起身,將風花小雪摟進懷裡,挑著她的下巴說道:“我會為了我所愛的公主,拚上性命去戰鬥,請拭目以待吧!”

鹿丸嘴角抽了抽,無奈道:“戲好多啊,夕十郎老師。”

旁邊的井野和丁次非常認同的點了點頭,雖然自己這話老師在可靠的時候確實挺可靠的,但是在不著調的時候也確實太不著調了。

“啊~!老師,不行!”井野突然喊出聲來。

鹿丸看了過去,隻見夕十郎挑著風花小雪的下巴,兩人的嘴越挨越近。

鹿丸和丁次哪見過這場麵,耳朵都紅了。

“哢~!”導演在最後關頭,喊了哢。

夕十郎一臉不悅:“導演,我後麵還有戲冇發揮呢。”

導演擦了擦汗,尷尬的笑道:“這就夠了,一定票房大賣。”

開什麼玩笑,富士風雪繪這樣的大牌,怎麼能真的拍吻戲呢?

這傳出去,不知道掉多少粉。

“切!”夕十郎有些遺憾,不過導演既然喊了哢,做為一個專業的演員,夕十郎也就冇有再糾結了。

雖說木葉有規定,忍者不能去拍電影。

但是木葉的規定對於夕十郎來說,從來都是看心情的遵守。

木葉規定忍者不能拍電影的目的,是為了隱藏忍者的實力,也是對忍者的變相保護。

一旦忍者出現在大熒幕上,基本上就是送給了敵人一個現成的視頻資料,敵人就可以通過電影研究該忍者的忍術,從而製定相應的戰術。

不過這對於夕十郎來說算不上威脅,因為他的技能樹...

有億點多。

當然了,夕十郎也隻是興致來了,客串一下而已。

真讓他把拍戲當工作,他肯定是不乾的。

倒不是他有多熱愛忍者這個職業,主要還是忍者賺得多。

解決了雪忍三人組之後,眾人也結束了這裡的拍攝,回到了船上。

因為要繞過冰山,因此隻能多再次換上待一夜。

一天之後,清晨,輪船到達了雪之國港口。

劇組也迅速來到岸上,準備著拍攝。

嗚~!!!

一聲汽笛的聲音傳來,隻見劇組旁邊的積雪開始融化,露出了地麵下的鐵軌。

緊接著地麵微微震動,從山洞裡麵跑出來一列火車。

“怎麼了?這是什麼玩意兒?”三小隻被突然出現的龐然大物震驚了。

畢竟是村裡出來的,哪見過這樣的世麵。

“哦~!這是,雪之國的守護神嗎?”丁次看著火車,一頭冷汗。

風花小雪一臉無奈:“這是火車,和船一樣,是交通工具。”

三小隻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。

火車停了下來,從上麵走下來一箇中年男子,穿著一身黑色的鎧甲。

“歡迎回家,小雪。冇想到你請來的忍者竟然殺死了狼牙雪崩他們,真是了不起呀!”

風花小雪永遠也忘不了眼前這個人,她的叔叔,也是她的殺父仇人,風花怒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