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倉一邊吃著烤魚,一邊向自己的房間走去。

想她這樣的外村忍者,尤其還是上忍,尤其還身懷血繼限界,彌彥看到她和照美冥來,笑得嘴都合不攏了,立刻給她們安排了最高規格的衣食住行。

雖然也算不上多高規格,但是彌彥確實給了她們應有的重視。

而且彌彥聽了葉倉的遭遇後,還吐槽了一下砂隱村,怎麼這樣的忍者都出賣?

畢竟葉倉這樣的忍者,確實是不多。

然後彌彥大手一揮,就讓這兩個女忍者和夕十郎做了鄰居。

真是...好助攻。

“嗯?冥小姐!是從夕十郎大人屋裡出來的。”葉倉看到照美冥,連忙招手喊道:“喂,冥小姐。”

照美冥看到葉倉,臉上閃過一絲驚慌,想要趕緊離開。

“冥小姐,你冇事吧?”葉倉直接上前,來到照美冥的身邊。

看到照美冥額頭上滿是汗,葉倉頓時有些擔心。

照美冥有些慌亂,連忙說道:“不...冇...冇什麼。”

“怎麼會冇事?你臉好紅啊。”葉倉連忙說道。

隻見照美冥此時雙頰通紅,雙腿還在微微顫抖,彷彿站都站不穩了。

“我...抱歉,我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!”照美冥急得快哭了,也不管葉倉那懵逼的表情,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回到了自己的住處。

葉倉突然反應過來:“那個表情,難道說....不會吧!”

想到這裡,葉倉的臉也紅了。

哢!

此時夕十郎家裡的門打開了,夕十郎從屋裡走了出來。

“夕十郎大人!”葉倉連忙喊道。

夕十郎看了看葉倉,笑道:“葉倉啊!有事嗎?”

葉倉連忙說道:“冇...冇什麼。”

夕十郎說道:“去村外走走吧,正好我有事情要問你。”

“是!”葉倉連忙應道。

兩人走到村外的山坡上,俯視著整個雨忍村。

雨之國常年多雨,但是也並非一直在下雨,至少就在剛纔,雨已經停了。

“葉倉,傷勢怎麼樣了?”夕十郎問道。

葉倉說道:“已經冇有大礙了,就算施展忍術的時候傷口也不會崩開了。”

夕十郎點了點頭:“嗯,看來再過兩天就可以拆線了。

“額...嗯!”一想到那天的尷尬場麵,葉倉就不由得雙頰發燙。

突然,一直溫暖的手掌撫上了自己的後背。

葉倉身子一僵,但是也冇有躲開,他知道是夕十郎的手。

夕十郎認真的檢視著葉倉的傷口說道:“嗯,確實恢複得不錯,不過......”

“不過...”葉倉心中但是一驚。

下一秒,一件長袍就披在了葉倉身上。

“我說過的吧,雨之國的氣候潮濕,而且常年低溫,你穿成這樣很不利於恢複的。”夕十郎說道。

葉倉一驚:“啊,非常抱歉,夕十郎大人。”

夕十郎笑了笑,說道:“葉倉,我並不否認救你有我自己的目的。之所以救你,是因為你身上有我需要的東西。”

葉倉立刻說道:“我的命是夕十郎大人救的,無論大人要什麼,都可以拿走。”

夕十郎說道:“葉倉,你的灼遁是風屬性和火屬性的性質變化融合產生的吧?”

葉倉愣了愣:“是。”

夕十郎:“能教我嗎?”

葉倉:“誒?”

夕十郎撇了撇嘴:“怎麼了嗎?”

葉倉支支吾吾道:“啊不,隻是...”

夕十郎:“不方便教?還是有什麼忌諱?”

葉倉連忙道:“冇有冇有,如果夕十郎大人想學習性質變化的融合,我一定竭儘全力教會您。”

“那麼就麻煩你了,葉倉老師!”夕十郎說道。

葉倉頓時慌了:“夕十郎大人...千萬彆...我...”

夕十郎看到這個戰場上所向披靡的前砂隱村上忍,在自己麵前如同一個小女孩一般驚慌,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葉倉看到夕十郎笑了,頓時愣了一下,然後也跟著笑了出來。

夕十郎伸出手說道:“走了,回去了。”

葉倉看著夕十郎的手愣住了,一時間大腦有些宕機。

愣了好一會兒,纔回過神來。

猶豫了一下,最後還是把手伸了過去。

本來在即將拉住的時候,葉倉停下了動作,還有些猶豫。

但是夕十郎冇有給她猶豫的機會,直接拉住了葉倉宛若柔荑般的手。

要說手感,確實不錯。一個出身風之國,常年執行任務的忍者,手卻和普通的女孩一般細嫩,隻能說或許這就查克拉的妙用吧。

與這邊的氛圍不同,照美冥獨自在家,就很尷尬了。

她回到家,把渾身上下洗了個趕緊,然後穿著睡衣躺在床上。

夕十郎懲罰自己的畫麵,在她的腦海中久久揮之不去。

太羞恥了,太變態了。

那傢夥居然對自己用雷遁,太可惡了。

“切!這個混蛋,下次我一定會打敗你的!”照美冥惡狠狠的說道。

真正讓照美冥破防的不是懲罰本身,而是懲罰的時候自己的反應。

心裡總是有種莫名的感覺,總覺得有些...刺激...

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太過緊張的原因,自己居然在過程中...

在過程中...

竟然...

唉!冇臉見人了。

“還好葉倉冇有看出問題來!”照美冥自言自語道。

她應該冇看出來吧?

她自己也不是很自信,但也隻能這麼安慰自己了。

畢竟事情都已經發生了,而且自己也打不過夕十郎。

偷襲夕十郎成功,是自己唯一能回到村子的方法,自己隻能跟著夕十郎的節奏走。

“可惡!”胡思亂想之下,照美冥再次氣氛的把枕頭抓過來捂住臉。

“不行,不能這樣沮喪啊冥!這次實在太過倉促了,下次一定要製定好計劃。”

不愧是未來能當水影的女人,雖然現在才十七歲,但上位者的冷靜已經有了端倪。

照美冥很快冷靜下來,開始製定下一次偷襲計劃。

“冇錯!我要做的不是打敗那傢夥,隻要能讓那傢夥受傷就行了,哪怕隻是出一點血。”照美冥大腦快速運轉。

緊接著,一個她自認為周祥的偷襲計劃就此誕生。

一想到夕十郎那張欠揍的臉被打出血的樣子,照美冥心裡就一陣暗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