宿主:東野夕十郎

年齡:27

身高:191cm

查克拉:60卡

屬性:雷、火、風

血繼限界:無

優化次數:0

熟練度:

雷屬性性質變化:100%

風屬性性質變化:100%

火屬性性質變化:100%

陽遁開發度:15%

陰遁開發度:10%

狀態:健康

“嗯....”夕十郎看著係統麵板的變化,陷入了沉思。

突然多出來的陰陽遁開發度,讓夕十郎有些懵逼。

陰遁他倒是能理解,無非就是精神能量,開發幻術本身也是在變相的開發陰遁。

但是陽遁卻不僅僅是鍛鍊身體就能開發這麼簡單的,這涉及到一些秘術和血繼限界的範疇。

因此自己的陽遁開發程度,居然比陰遁更高,這讓夕十郎有些不理解。

而且現在結果也很明瞭了,自己這段時間身體的變強,多半是體內的陽遁突然被啟用的緣故。

甚至因為陽遁的開發,自己還長高了一厘米。

再這樣下去,自己豈不是要長到祖傳一米九五?

所謂陰陽遁,是兩種特殊能量的查克拉,每一個人都有。

陰遁代表了精神,陽遁代表了**。

但是想要開發這兩種查克拉的難度,是非常之高的。

縱觀忍界,能夠開發陰陽遁的,除了六道家的那些個掛逼之外,也就隻有少數秘術世家的家傳秘術,涉及到陰陽遁的開發。

絕大多數的忍者,還是隻能把主要精力放在五種屬性的遁術上。

思索了許久,夕十郎心中頓時升起一絲狂喜。

有了陰陽遁的開發,那豈不是說明...

自己也能開高達了?

“咳咳!”

收回了自己的胡思亂想,夕十郎還是把注意力集中在灼遁的開發上。

雖然陰陽遁已經覺醒了,但是畢竟現在隻是開了個頭,開高達還遙遙無期。

灼遁,是風屬性和火屬性之間,性質變化的結合。

兩種屬性組合,成為新的忍術對於夕十郎來說並不難。

但是血繼限界的難點在於,兩個屬性融合之後,要形成新的性質變化。

也就是說,火和風的性質變化結合之後,要形成一種有彆於火和風的性質變化。

而這過程,哪怕是葉倉這個完成了血繼限界開發的忍者,也隻能給自己提供一個大概的思路,其中的細節完全冇有參考價值。

因為任何人的體質不能一概而論,每個人開發血繼限界的過程是不一樣的。

甚至哪怕是同一個人,也是不一樣的。

現在讓葉倉重新開發一邊灼遁,她也未必能成功。

因為這其中,運氣也占了很大的影響因素。

“算了,這種事情還是隨緣吧!”夕十郎很快便想通了。

畢竟前世看多了類似的武俠小說,一個勁的鑽牛角尖不僅冇辦法學成絕世武功,反而容易走火入魔。

反而是那些抱著無所謂的態度來的人,反而能學會絕世武功。

其實說白了,就是一個旁觀者清的道理。

不陷進去,就有機會看到關鍵地方。

陷進去了,就隻能陷進去了。

“算了,今天該給葉倉拆線了。”夕十郎想了想,起身朝葉倉家裡走去。

來到葉倉的家中,葉倉彷彿有些緊張。

夕十郎檢視著葉倉的背部的傷口,右手有意無意的劃過她光滑的後背。

葉倉趴在床上,雙頰通紅,呼吸也開始加速。

“唔...嗯...”

良久,終於把線全部拆除。

夕十郎對著拆線地方的傷口,再次用醫療忍術治療。

“很好,冇有留下傷口。”夕十郎說道。

或許是因為陽遁開發的原因,自己的醫療忍術的效果也增強了許多,葉倉身上的傷口均未留下疤痕。

“你最近,有哪裡不舒服嗎?”夕十郎問道。

葉倉紅著臉說道:“最近總是覺得肩膀很僵硬,背後也有些不舒服。”

“是嗎?風之國氣候乾燥,而雨之國氣候潮濕。應該是身體還冇有適應氣候,才導致濕氣積累了吧!”夕十郎說道。

葉倉有些聽不懂,隻能紅著臉點了點頭。

夕十郎眼珠一轉,笑道:“我在我老家學過一些祛除濕氣的土方法,你要試一下嗎?”

葉倉一愣:“額...真是太麻煩您了。”

夕十郎在葉倉家中找了許久,才找到一個杯子。

用火遁在杯中烤了許久,將氧氣燒儘。

然後眼疾手快的蓋到了葉倉的背上。

“唔...哦...”

夕十郎這也是第一次拔罐,手上冇有準頭,殘留的火星似乎灼燒到了葉倉的後背。

葉倉被燙得一激靈,痛叫出聲。

“抱歉,燙到你了吧?”夕十郎連忙說道。

葉倉把頭埋到枕頭裡:“不會!”

夕十郎笑道:“好了,這樣十多分鐘就好。”

“是!”葉倉小聲說道。

十分鐘之後,夕十郎取下杯子,葉倉的背後出現一個圓形的痕跡。

“放心吧,幾天之後會自己消散的。”夕十郎說道。

葉倉的臉依舊紅著:“是!”

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,葉倉突然發現自己被翻過來,然後被夕十郎抱在懷中。

葉倉連忙用雙手遮住自己胸前的一抹春光,驚慌失措道:“夕...夕十郎大人,您...您這是做什麼?”

“治療還冇有結束。”夕十郎說道:“你的傷勢,接下來的一段時間,要進行機能恢複訓練才行。”

葉倉:“誒?”

正所謂,弄月吹簫過石湖,冷香搖碧芙蕖。貪尋舊日鷗邊宿,露濕船頭數軸書。

總之,整個過程中,葉倉都不敢高聲,唯恐驚擾他人。

雖然通過夕十郎平日對自己的態度,葉倉也知道早晚會又這麼一天的,但是冇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。

但是既然來了,葉倉也冇有拒絕之理。

夕十郎救了她的命,讓她有了新的生存動力,那麼夕十郎做什麼在她看來都是合理的。

她就是這麼個人,一旦認可了某個人,便會至死不渝。

如果不是砂隱的出賣太讓人寒心,葉倉也不會輕易背叛的。

而且葉倉對砂隱寒心的地方並不是讓她送死,而是瞞著她騙她送死。

甚至可以說,如果砂隱高層真的是直接下令處死她,她是不會有怨言的。

現在的葉倉在,隻忠於夕十郎一個人,那麼她當然不會阻止夕十郎對她做什麼。

哪怕是,讓夕十郎拿走她最寶貴的東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