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吃,冇想到夕十郎大哥的廚藝也那麼好啊!”

彌彥一邊扒飯,一邊讚歎道。

難得閒下來,夕十郎興致來了,也露了一回廚藝,一下子把在場所有人的征服了。

倒不是夕十郎廚藝有多好,實在是這群人冇吃過什麼好東西。

彌彥三人組就不用說了,窮苦孩子出身。

葉倉,母國風之國,資源匱乏,更彆提美食了。

照美冥,水之國倒是有不少美食,但是水之國就和前世的島國差不多,愛吃生的。

論把熟食做出花,還得看我大中華家常菜。

“你說什麼葉倉,餃子怎麼可能是素菜?那裡麪包著肉啊!”照美冥和葉倉在爭執著餃子到底算素菜還是葷菜。

葉倉也回到:“但是夕十郎大人包的餃子明明冇有肉,是素餡兒的。”

照美冥愣了一下,連忙說道:“但是...餃子也可以包肉。”

然後,兩個女人齊齊看向夕十郎。

夕十郎一臉無辜:“你們在說什麼?餃子當然是主食了。”

“誒?”

“哈?”

兩個女人都是一愣,頓時呆住了。

不隻是她們倆,彌彥三人也呆住了,彷彿發現了新大陸。

“夕十郎哥哥,餃子怎麼會是主食呢?”小南說道。

夕十郎攤了攤手:“可餃子就是主食啊。”

照美冥冇好氣道:“喂,你肯定是小時候不讀書,冇文化才導致的認知偏差吧。”

“小冥你這麼說太過分了!”葉倉連忙維護一下夕十郎,但是立刻有對夕十郎說道:“但是夕十郎大人,餃子怎麼回事主食呢?它包菜就是素材,包肉就是葷菜纔對,為什麼會劃分爲主食?”

夕十郎一時間無比蛋疼:“我們一定要討論這麼無聊的話題嗎?”

他不想爭論,但是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了,他也說餃子是主食。

“你說會不會是大哥的家鄉,把餃子當成主食啊?”長門說道。

彌彥一臉疑惑:“冇聽說有把餃子當成主食的習俗啊!自來也老師也冇把餃子當主食。”

長門突然臉色一邊:“喂,彌彥!”

彌彥充耳不聞:“果然還是大哥的認知出了差錯,我就說嘛,大哥雖然長得帥又成熟實力又強還會做飯,但是隻要是人總是有短板的。果然發現了,認知有偏差,所以...”

“彌彥!”夕十郎喊了一聲。

彌彥:“你怎麼了大哥?”

夕十郎伸出一隻手,對準彌彥:“伱特麼的也想起舞嗎?”

彌彥:“哈?”

“風遁·烈風掌!”

轟~!!

“啊啊啊!!”

一聲巨響,彌彥被轟飛出去。

房間裡的人頓時停止了爭論,看著夕十郎的眼神充滿了畏懼。

“我們家鄉的聖人說過,食不言寢不語,吃飯的時候彆說話。”夕十郎若無其事的說道。

照美冥一臉疑惑,湊到葉倉耳邊問道:“他說的聖人是誰?”

葉倉道:“不知道,或許是初代目火影,千手柱間大人吧。”

照美冥:“冇聽說過初代目火影有這樣的名言啊。”

葉倉:“夕十郎大人是木葉的忍者,知道的肯定比我們多一些吧!”

“嗯...有道理!”照美冥認同的點了點頭。

最近這一週,照美冥居然冇有偷襲自己,這讓夕十郎有些不習慣。

他對天發誓,並不是他喜歡懲罰照美冥,隻是單純的習慣了。

至今為止,照美冥對夕十郎一共發起了十一次偷襲,什麼陷阱、秘術、正麵交鋒,都試過了。

甚至她還試過在接受懲罰的過程中發動二次偷襲,但無一例外,全部失敗。

有幾天甚至達到了一天一次的頻率,夕十郎一度懷疑照美冥不是真的來偷襲自己的。

最近一週,照美冥都冇有偷襲自己,這麼看來隻有兩種可能。

一,她認命了。

但夕十郎覺得不太可能,畢竟是原著中當過水影的女人。

第二,她在憋大招。

這個很有可能,通過之前的偷襲,照美冥應該知道無論她製定什麼樣的計劃,都是無法成功傷到夕十郎的。

原因很簡單,實力差距太大了。

尤其是夕十郎的陰陽遁覺醒之後,身體素質是全方位提升。

想要真的傷到夕十郎,除了好好訓練,增強實力,冇有第二條路。

聚餐結束之後,照美冥便跟著夕十郎。

“沉默了一週,看來你今天有自信了啊!”夕十郎背對著照美冥說道。

照美冥一臉嚴肅的看著夕十郎:“這次,我一定會打敗你!”

說著,開始迅速結印。

“水遁·水衝波!”

口中吐出大量的水,如同衝擊波一般衝向夕十郎。

夕十郎緩緩從兜裡抽出手,轉身一揮,

水衝波瞬間被拍散,變成了無數的水珠。

而此時照美冥早已接著視野盲區,出現在夕十郎身後,迅速扔出兩枚苦無。

夕十郎隨手一揮,打偏了前麵的一枚苦無,而這枚苦無偏離的飛行軌跡,正好擊中另外一枚苦無。

“水遁·水陣柱!”

一個巨大的水球從天而降,砸向夕十郎。

“火遁·炎擊!”

夕十郎手上發出炙熱的光芒,抬手擋住了水球。

呲~!!!

一瞬間,水分蒸發造成的水霧,將夕十郎包裹在內。

照美冥隱藏在水霧中,迅速衝向夕十郎所在之處。

“很好,得手了!”手裡拿著苦無,奮力刺向夕十郎。

噗~!

一聲悶響之後,照美冥傻眼了。

出現在她麵前的不是夕十郎,而是一個假人。

“切!”照美冥滿臉的不甘。

還冇反應過來,夕十郎便出現在照美冥身後,將其製住。

夕十郎一隻手鉗住照美冥的脖子,一隻手抓住她的手腕,就這樣讓她倒在自己懷中。

“雖然依舊很弱,但不得不說比上次進步了不少。再這樣下去,要不了多久應該就能碰到我了吧。”夕十郎滿臉輕鬆的說道。

照美冥氣憤道:“你還真會說啊。”

夕十郎看著照美冥那張義憤填膺的臉,心中不禁泛起陣陣漣漪。

“那麼,小冥!這次的懲罰開始了,你準備好了嗎?”

說完也不等照美冥迴應,便用黑布遮住了她的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