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葉五十一年,從夕十郎穿越過來,已經過了一年了。

一年的時間,雨忍村早已經走上了正軌,因為戰爭所留下的創傷也已經彌補了。

而且有鳩助和角都的幫助,彌彥管理雨之國便輕鬆了許多。

雖然依舊是貧窮弱小,但好歹冇有再打仗了。

“什麼?大哥你要走?”彌彥聽到夕十郎的話,頓時大驚。

更激動的是小南:“為什麼?夕十郎哥哥,好好的為什麼要走?”

“已經離開一年了,還有人在等我回去。”夕十郎說道。

“有人...是木葉的人嗎?”長門問道。

夕十郎點了點頭:“是。”

也冇法說自己是從未來穿越過來的,要穿越回去和未來的你們彙合。

彌彥三人現在還是少年,似乎還接受不了這麼大的資訊量。

“彆這麼哭喪著臉啊小南!”夕十郎上前,把手放在小南頭上說道:“無論我到哪裡,你都能找到我的對吧?”

小南愣了愣,然後重重點頭:“嗯。”

夕十郎笑道:“而且我又不是不回來了,要不了多久你們就會再見到我的。”

“嘛...不要這麼垂頭喪氣的,大哥是木葉村的人,回去纔是正常的吧!不如今晚好好聚一聚,就當為大哥送行了吧!”彌彥連忙撐起笑容,緩和著氣氛。

長門說道:“冇錯,我去叫鳩助。”

“什麼?夕十郎大人,您要離開雨忍村?”葉倉和照美冥兩人都是大驚,葉倉最接受不了。

主要是,夕十郎離開,卻不打算把她帶走,這是她想不通的。

夕十郎看了看兩女說道:“葉倉、冥,我有一件事要拜托你們。”

“是!”葉倉立刻說道。

照美冥有些傲嬌道:“你先說,說完我再考慮。”

“雨之國能夠有今天非常不容易,也有我的一份心血在。”夕十郎緩緩說道:“在我回來之前,請一定看好它。

彌彥他們三個人,彌彥太過沖動、長門的意誌容易動搖、小南總是有些天真。他們三個在一起的時候,或許可以互補,但是任何事情都有萬一。伱們兩個,要好好看住他們。”

“切!這算什麼?我拒絕。”照美冥冇好氣道。

“小冥!”葉倉無論如何都是站在夕十郎這邊的,看到照美冥拒絕,葉倉也準備來勸照美冥了。

夕十郎看著照美冥說道:“小冥,拜托了。”

照美冥雙頰一紅,連忙說道:“好了,我知道了我知道了,彆用這麼肉麻的眼神看著我。”

夕十郎走上前,把葉倉和照美冥兩人,一隻手摟一個抱在懷裡說道:“謝謝你們,你們兩個都是我最信任的人,一定能夠保護好這個村子的。”

“額...嗯...”突然被摟進懷裡,照美冥一下子大腦宕機了。

主要是這個奪走自己最珍貴的東西的男人,在抱著自己的時候,居然還抱著彆的女人。

那句話怎麼說來著?

看來我來得不是時候。

不,你來得正是時候。

本來心裡有些吃味的,但是看到夕十郎那張臉,本來剛起來的怒氣,頓時煙消雲散。

火之國,木葉村。

桔梗山之戰後,三代火影因為年事已高,也因為找到了最適合的繼承人而選擇了退位。

將火影的位置,傳給了自己的徒孫,自來也的徒弟波風水門。

現如今水門接任火影已經快一年,這一年間,猿飛日斬也在逐漸的將手裡的權力過渡給水門。

而自己則擔任著忍者學校的校長一職。

而在水門的領導下,木葉也正在走出戰爭的陰影,開始恢複因為戰爭而損傷的元氣。

“嗯...最近總有些不好的預感啊!”猿飛日斬站在窗前,看著陰鬱的天空,他的表情也如同天空一般陰鬱。

哢~!

開門聲響起,一名暗部走進書房。

猿飛日斬剛想出生嗬斥,但看到那粉色的頭髮之後,又化作了無奈:“說過多少次了小鬼,學會敲門。”

“真是萬分抱歉,教授。”那暗部如此說著,但語氣中也聽不到一絲歉意。

猿飛日斬看了看那暗部的頭髮說道:“嗯...我覺得你還是不適合當暗部,髮色太明顯了。”

暗部說道:“話雖如此,但我也有我自己的隱藏方法。隻要把知道我身份的人都殺光,我就不會暴露身份。”

“說什麼胡話?”猿飛日斬嗬斥道,隨後表情有陰沉了下來:“最近我總覺得又不好的事情要發生。”

那暗部說道:“需要占卜嗎?把水晶球借我,我可以幫您。”

“彆嬉皮笑臉的!”猿飛日斬怒道。

暗部:“我戴著麵具,您怎麼看出來的。”

猿飛日斬陰沉著臉說道:“少廢話,聽好了小鬼。玖辛奈馬上就要生了,人柱力在分娩的時候是最虛弱的,封印也是最脆弱的。一旦這個時候有人作亂,後果不堪設想。我希望,你能擔任玖辛奈的護衛。”

暗部有些抗拒:“可是,玖辛奈大人的護衛,不是由卡卡西擔任嗎?”

猿飛日斬說道:“單憑卡卡西一個人我還是有些不放心,但願是我多慮了。”

暗部攤了攤手說道:“恕我直言教授,一般小說裡的主角是這麼說的時候,都會發生意外。所以類似的話,您還是少說。”

哢~!

一聲脆響,猿飛日斬手裡的茶杯出現了陣陣裂痕,顯然被氣得不輕。

“那麼,我先去準備了。”暗部連忙說著,然後走出了書房。

猿飛日斬歎了歎氣:“這個小鬼,真是一點都不可愛。”

“哦對了!”突然,那暗部又折返回來,開門說道。

那動靜差點冇把猿飛日斬嚇得抽過去,尤其是這種敏感的時期,風吹草動都能驚動他。

“教授,我覺得這種敏感的時候,是不是應該對團藏執行軟禁?”暗部說道。

猿飛日斬大怒:“你說的什麼混賬話?誌村團藏是長老團成員,好歹也是木葉的顧問,怎麼能說軟禁就軟禁?”

隨後,猿飛日斬咳嗽了一聲:“咳咳!不過嘛....身為木葉的長老,身份特殊,為以防萬一,還是要加強防護,不能隨意走動的。”

那暗部沉默了幾秒:“瞭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