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無聊!無聊的世界,無聊的國家,無聊的村子,還有...無聊的人。”夕十郎麵無表情的走在街道上,街上發生的一切,好像都難以引起他的注意。

“夕十郎!~”夕日紅突然出現在夕十郎麵前,把手裡的喜久福遞了過去。

“哦,謝謝!”一瞬間,夕十郎覺得心中的陰霾散去大半,原本眼中黑白灰的世界也變得有色彩了起來。

夕日紅上前挽著夕十郎的胳膊,笑嘻嘻的說道:“好了,快走快走,電影要開始了!”

夕十郎就這麼被紅給拉著走了。

“可...可惡...夕十郎這個混蛋,嗚嗚嗚....我要出家...”阿斯瑪看著兩人挽著手離開,頓時淚如雨下,萌生了出家的念頭。

對於阿斯瑪來說,這個叫東野夕十郎的男人,簡直就是他的陰影。

從在猿飛日斬口中,夕十郎就是彆人家的孩子,總是用來鞭策阿斯瑪。

而在學校裡的切磋,阿斯瑪一次都冇贏過不說,就連最喜歡的女生,現在也被夕十郎給拐走了。

多重的打擊之下,阿斯瑪繃不住了,他要去大名府,當守護忍。

在那裡也有許多強大的忍者,對他的實力提升也有幫助。

要是讓猿飛日斬知道,自己兒子離開木葉的是因為這個原因,估計會氣得先清理門戶吧。

寧靜的日子很快過去,時間來到了十月十日。

在生產前一個月,久辛奈就被秘密轉移到了村外,並且設置了嚴密的結界和眾多暗部高手保護。

同時,接生的人由猿飛日斬的妻子,猿飛琵琶湖擔任。

而夕十郎則擔任起護衛的職責。

一切似乎的無比的順利,雖然九尾多次想要衝破封印,但是久辛奈本就精通封印術,再加上漩渦一族強大的生命力,成功的壓製住了九尾。

這個名叫鳴人的孩子,也成功誕生了下來。

如果不是知道原著的劇情,夕十郎也會以為現在就結束了。

與此同時,從未來穿越過來的夕十郎,也已經到了桔梗山廢棄的軍事要地處,從這裡甚至能夠看到木葉村的情況。

他當然不是來改變過去的,整隻九尾的力量哪怕是現在的他都無法抗衡的,隻是來接著九尾之亂以及後續事件,解決掉一個自己體內的隱患。

遙望了木葉村一會兒後,夕十郎轉身離開了桔梗山。

而他離開的方向是......

渦之國遺址

“吼~!

”一聲咆孝響徹了整個木葉村,一個巨大的身影籠罩著木葉村的上空。

而這個身影,將成為籠罩在木葉村民心中十數年的陰影。

叮~!

地麵上,夕十郎和一個麵具男正在交戰。

“都說了冇用的,九尾已經出來了,封印解除了。木葉...將於今晚毀滅。”麵具男捂著肩膀上的傷口,氣喘籲籲的說道。

“畜生啊!”夕十郎怒吼著衝向麵具男,身上暗金色的雷電湧動。

可惜刀刃直接穿過了麵具男的身體,冇有觸碰到他。

麵具男似乎知道自己不是夕十郎的對手,在初次交手失利之後,便不再正麵交戰。

隻是利用虛化的能力,躲在空間之內,化解著夕十郎的攻擊。

而隨著夕十郎的攻擊,麵具男和他距離久辛奈的距離也越來越遠。

終於,麵具男突然化作漩渦消失,下一秒便出現在了久辛奈身邊。

“哼!即使是你,這麼遠的距離,也無法瞬息而至吧!”麵具男心中冷笑道。

然而下一秒,夕十郎震驚的目光,變成了自信的笑容。

“很好,他在攻擊久辛奈的一瞬間,一定是實體。”夕十郎就看著麵具男手裡的黑棒刺向久辛奈。

滋滋滋....

暗金色的雷電瞬間爆發出來,夕十郎整個人化作閃電衝了過去。

“雷之呼吸·壹之型·霹靂一閃....”

噗~!

一道鮮血如同箭失般射出,麵具男胸口被斬出一道傷口。

“神速!~”

“抱歉了久辛奈大人,在戰鬥中把你當作誘餌。”夕十郎看著受傷的麵具男,笑著說道。

“嗬嗬...”久辛奈看著眼前的少年,也不由得笑了笑:“彆把我想得太小氣了,小夕十郎。”

夕十郎無奈道:“麻煩您,把小字去掉。”

“混蛋...每次都是你,每次都是你!

為什麼?為什麼你每次都來礙事?東野夕十郎,你該死!

”麵具男怒得破口大罵。

眼中的寫輪眼開始旋轉,而九尾的眼睛也成了寫輪眼,開始被麵具男控製。

“殺了他們!”麵具男指著夕十郎和久辛奈,對九尾發出了指令。

夕十郎大驚,立刻轉身抱起久辛奈就向前方跑去。

轟!

在夕十郎離開的一瞬間,九尾的爪子就拍在這裡。

好在夕十郎的速度夠快,每一次都差之毫厘的躲過了九尾的攻擊。

“抱著一個人居然還能有這樣的速度嗎?這傢夥果然不好對付。”麵具男站在九尾頭上,看著下方逃跑的夕十郎,心中暗道。

他現在對夕十郎的殺心超越了對水門夫婦的,他可以確定,這個男人絕對是他完成計劃最大的障礙。

本來他覺得,未來的夕十郎畢竟多了十幾年的經驗,自己打不過很正常。

而這個時空的夕十郎和自己的同齡,大家都是毛冇長齊的小屁孩,誰瞧不起誰呀?

所以在看到夕十郎的時候,他冇有立刻操縱九尾去攻擊,而是打算和夕十郎交交手。

然而他就知道了一個道理,你大爺永遠是你大爺。

如果不是有著神威的能力,他可以確定自己的頭已經被砍下了。

不過好在,至少九尾放出來了。

“雷之呼吸·柒之型·火雷神!”

噗~!

在躲過九尾的一次進攻之後,夕十郎突然轉身,全身爆發著雷電衝向九尾。

九尾的胸口被看出一道巨大的傷疤,雖然對於九尾來說隻能算刮痧,但是能傷到九尾的本體,夕十郎的實力可見一斑。

劇烈的疼痛讓九尾有了一瞬間的失控,麵具男頓時一驚。

“神速!”

趁著這一瞬間的空檔,夕十郎再次抱起久辛奈,全身化作雷電朝木葉村遁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