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時距離九尾之亂已經過去數日了。

水門夫婦如同原著一般,將九尾封印在了鳴人體內,然後雙雙殞命。

少年的夕十郎實在是無力阻止,因為哪怕是他加上山君,也隻能是短暫的壓製九尾,這還是在九尾被山君的突襲打蒙的情況下。

四代的死,讓整個木葉,甚至火之國都陷入了悲傷之中。

從那天起,木葉村失去了他們的四代火影,而同時,村子裡多出了一位名叫漩渦鳴人的嬰兒。

木葉村

“日斬,你找我?”裹著繃帶的團藏,出現在猿飛日斬的書房。

猿飛日斬背對著團藏,語氣聽不出喜怒:“我已經說過了吧,你的人離鳴人遠一點。”

團藏愣了一下,連忙說道:“額...我也是為了保護人柱力嘛,其實日斬,鳴人交給根培養是最好的選擇,那將會是木葉最強的兵器。”

“哼!”猿飛日斬冷笑出聲:“團藏,九尾破除封印的時候,你和你的根在什麼地方?”

“這個...”團藏一時語塞,在彆人麵前他可以大言不慚的說為了木葉儲存實力,但是在猿飛日斬麵前,團藏還真不太敢這麼說。

卡~!

就在此時,書房的門被打開了,夕十郎提著一個暗部走了進來,這名暗部已經氣絕。

夕十郎一言不發,把那名暗部扔到團藏了團藏麵前。

“你什麼意思?”團藏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。

夕十郎說道:“團藏長老,對鳴人關注得有些太過了吧,他纔出生幾天啊?”

團藏:“關注人柱力,是我的職責。”

夕十郎:“不需要,如果九尾作亂的時候您有這份心,說不定四代火影就不會死。”

團藏大怒:“東野夕十郎,你是在對木葉的顧問說話嗎?”

“身為木葉的顧問,在木葉危難的時候,你和你的部下連影子都看不見,這樣的顧問有什麼用?”夕十郎絲毫不懼團藏,說道。

團藏咬牙切齒:“你這混蛋....知不知道把人柱力放在村民之中,會有什麼後果?更何況他還是四代的兒子,人們會因為他的姓氏而放鬆警惕,一旦暴走的話....”

“夠了團藏。”猿飛日斬說道:“這件事情到此為止,你不許再打鳴人的注意。我會找人照顧鳴人,等到他記事之後便讓他自己生活吧。把他的姓氏改成漩渦,這就是極限了,聽懂了嗎?”

團藏大怒:“日斬,你的天真總有一天會害了你的。”

猿飛日斬:“閉嘴,我纔是火影。”

“你一定會後悔的。”

“哼!”

這段對話的結局永遠都是一樣的,團藏摔門而出。

“教授,剛纔如您所說,您是打算繼續擔任火影嗎?”夕十郎問道。

猿飛日斬無奈道:“那你有更合適的人選嗎?”

書房中陷入了安靜.....

良久,夕十郎在搜尋了腦子裡一堆曾經以為適合的人選之後,開口說道:“冇有。”

“如果你對我有意見,我可以讓給團藏。”猿飛日斬說道。

夕十郎愣住了:“彆開玩笑了,教授..哦不,三代目。”

開玩笑,誰當火影也不能讓團藏當啊。

“當然了,你要是願意,我倒是很樂意退位讓賢的。”猿飛日斬突然說道。

“這個爛攤子還是您來處理吧,我可冇什麼興趣。”夕十郎連連擺手。

猿飛日斬歎了歎氣:“有時間...就照顧一下鳴人吧,雖然你不是水門的弟子,和久辛奈也冇有什麼關係。但是畢竟,做為一起戰鬥過的同伴...”

“嗯,如果有那個時間的話。”夕十郎說道。

夕十郎離開後,猿飛日斬揉了揉腦袋。

“一群心理有問題的小鬼啊!相比起來,鳴人的問題反而微不足道了。”猿飛日斬響起,村子裡的年青一代,幾乎全都有心理問題,腦袋都大了。

好不容易纔把火影之位交出去,都準備回家養老了,順便催促一下大兒子趕緊結婚要個孩子。

結果冇想到,安生日子連一年都冇有,出了這麼一檔子事兒,一時間還真找不到合適的繼承人。

自來也誌不在此,大蛇丸已經叛逃了,綱手...恐血癥不說,而且心病未除,自己的三個弟子都不是好人選。

團藏...彆逗了,這個想法光是冒了一下,猿飛日斬就覺得可笑了。

算過來算過去,最後腦子裡的畫麵,停留在了夕十郎那張臉上。

實力、功績、性格,完全符合火影的標準。

唯二的短板,其一就是年輕,其二就是並非任何一代火影血脈或者師門出身,但是隻要自己支援,這些都不是問題。

憑藉自己的威望,再加上夕十郎功勞和實力都足夠,而且也不像大蛇丸那樣人人都怕,當火影不會有幾個人反對的。

當然這一切的一切都有一個前提,那就是夕十郎自己想當。

與此同時,未來的夕十郎在火之國邊境,也聽說了木葉的訊息。

心裡有些不好受。

雖然他確實和四代夫婦不熟,既不是他的弟子,也不是久辛奈家的什麼親戚,甚至在九尾之亂以前,自己和四代一家就冇見過幾麵。

但是不得不說,波風水門就是這樣一個人,哪怕是毫不相乾的人,聽說他去世的訊息,也會為之惋惜。

不過他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,再往前,便是曾經的渦之國領土。

“嗯?”準備離開的夕十郎,麵前出現了一個人。

一個如同蛇一般陰冷的男人,大蛇丸。

“我從你進入火之國就發現你了,全程圍觀了九尾之亂,你有什麼目的嗎?”大蛇丸看著夕十郎,問道。

夕十郎看了看大蛇丸,緩緩取下臉上的麵具,脫下鬥篷上的連衣帽,笑著說道:“真是好久不見了,大蛇丸大人。”

“你是...怎麼可能?”大蛇丸看到夕十郎這張臉,頓時愣住了。

夕十郎笑道:“冇什麼不可能的,我現在就站在你麵前,很驚訝嗎?”

大蛇丸過了好久才緩過來:“那麼,夕十郎君,你來這裡的目的是...”

夕十郎說道:“我是來救四代火影大人的。”

“救?水門都已經死了,何談救?”大蛇丸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夕十郎說道:“**隻是靈魂的載體,**消亡之後,靈魂會前往淨土。”

“什麼?”大蛇丸眉頭一皺。

夕十郎笑了笑,直接越過了大蛇丸:“算了,跟你說了你也不懂。我該回去了,那麼十二年後再見吧,大蛇丸大人。”

“什...”大蛇丸連忙轉身,卻發現夕十郎的身影早已消失。

“那傢夥,的確是東野夕十郎無疑,但是為什麼...”大蛇丸暗道:“難道,真的是從未來....可是是從哪裡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