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花小雪看到怒濤的出現,心中的恐懼再次升起,瑟瑟發抖,不敢言語。

原本她有一個幸福的家庭,但卻全毀在了這個人的手中。

而因為當時年幼,這場災難給她帶來的創傷,所以她對風花怒濤,恐懼大於憎恨。

夕十郎也不想再拖時間了,準備出手直接殺了風花怒濤。

但是...

三小隻突然站在了他麵前。

“你們...”

“老師,這次請讓我們戰鬥吧!”井野說道:“我們也是忍者,不再是學校裡的小孩子了。不能總是在您的庇護之下,我們必須要戰鬥。”

鹿丸撓了撓頭說道:“嗯...雖然很麻煩,不想戰鬥就是了,但是不得不說,井野說得對。偶爾,我還是想熱血沸騰一下啊。”

此時,鹿丸一反平時懶散的狀態,露出了興奮的笑容。

“哦!”丁次冇有那麼多話,行動就證明瞭他的想法。

“那麼,這些雜兵....”看到三小隻和風花怒濤戰鬥起來,夕十郎把目光放在這些雜兵身上。

“夕十郎先生,這些人就交給我門來對付吧!”此時,三大夫跑出來說道。

夕十郎:“嗯?”

三大夫說道:“您能護送公主到這裡我們已經非常感激了,但是我們是要奪回我們自己的國家,要靠我們的雙手纔有意義。”

“我知道了,不過如果你們不敵,我還是會出手的。”夕十郎說道。

“非常感謝!”

三大夫上前幾步,拔出腰間的刀,大喝道:“雪之國的勇士們,出來迎敵吧!!!”

一聲令下,周圍的雪地中出現了一大群武士。

這些武士衝下坡來,和風花怒濤的士兵交戰在一起。

“冰遁·黑龍暴風殺!!”

隨著風花怒濤的結印,一條查克拉黑龍在他的手掌間出現,朝三小隻飛了過去。

轟~!!

三小隻雖然千鈞一髮的躲過了黑龍,但是這黑龍卻繼續衝向了三小隻身後的戰場。

在講十數人高高拋棄之後,黑龍朝著夕十郎和他身邊的風花小雪咆哮而來。

“不好,要死了!”風花小雪見此,心中頓時一黯。

夕十郎再次伸出一隻手,單手結印,查克拉在手掌間聚集。

“秘術·反鬼相殺!”

黑龍在距離夕十郎手掌十幾厘米的距離時,瞬間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瓦解,迅速消散。

“好...好厲害!”井野目瞪口呆,看著那氣勢不凡的黑龍,竟然被夕十郎隨手抵消。

風花小雪呆呆的看著擋在自己身前的夕十郎,思緒飄到和夕十郎剛剛見麵時的畫麵。

“我說過了的,我會保護你的。”夕十郎扭頭看著風花小雪說道:“放心吧,我這三個學生是很強的。”

三小隻配合起來,恐怕一些中忍都不是對手,甚至能和特彆上忍過過招。

隻是現在的三小隻還缺乏經驗,彼此之間的配合還需磨合。

“你們三個,發什麼呆?要是不行的話就換我來了。”夕十郎看著三小隻發呆,立刻喊道。

“開什麼玩笑啊,怎麼能讓老師看不起呢!”井野大聲說道。

鹿丸笑道:“這可不行啊老師,這是我們的戰鬥,你可不許插手。”

丁次:“嗯!”

說著,三小隻便衝了上去。

雖然三小隻配合得還算默契,鹿丸的部署也算精妙。

但是風花怒濤本人在木葉也至少有特彆上忍的實力,再加上這一身的特製鎧甲,能夠削弱查克拉的影響,甚至對體術也有很大的防禦作用,導致三小隻根本無法對風花怒濤造成有效傷害。

“肉彈戰車!”丁次化身巨大的肉球,衝向風花怒濤。

“冰遁,黑龍暴風雪!”

巨大的黑龍和丁次的身體撞在一起,硬生生逼停了丁次的攻勢。

“冰遁·雙龍暴風雪!”

兩條黑龍飛出,衝向了三小隻。

“結束了小鬼,下地獄去吧!”或許是忘了夕十郎的存在,風花怒濤露出自信的笑容。

“不行了,查克拉已經耗儘了!”井野不甘心的說道。

鹿丸無奈道:“冇辦法,這樣對手對於我們來說還太早了。”

“風遁·塵旋風·削斬!”

夕十郎的手上此時握著一把長約一米左右的長刀、從刀柄到刀鐔,都散佈著暗金色的閃電紋路。

刀身整體呈暗金色,中間有黑色的閃電紋路。

這把刀如果讓其他人用,就會有些長,不稱手。

但是對於一米九的夕十郎來說,這長度剛好。

夕十郎的身體瞬間化作旋風,向兩條黑龍衝了過去。

轟~!!!!

巨大的風暴激起漫天的霜雪,讓人難以睜開眼睛。

“真是狼狽呀,小鬼們。我看,你們還是先從呼吸開始學習吧。”夕十郎對著三小隻嘲諷道。

“可惡!”風花怒濤見夕十郎出手,頓時大驚。

從夕十郎剛纔輕描淡寫的抵消他的忍術他就知道,自己絕不是此人的對手。

但是現在是騎虎難下,他根本冇有退路。

“知道嗎?其實我很討厭忍者!”夕十郎對風花怒濤說道。

風花怒濤一愣:“什麼?”

夕十郎笑道:“因為我很討厭忍者這個職業,所以我最擅長的並不是忍術。忍術是我的弱項。”

“哈?”風花怒濤回憶了一下剛纔夕十郎輕描淡寫破解自己攻擊的術式。

而三小隻也被氣得嘴角抽搐,想到了夕十郎那個火遁組成的櫻花樹。

腦海中浮現出一句話。

汝聽,人言否?

“當然了,體術和忍術也並非是我擅長的。要說我最擅長的,應該就是劍術了吧!”夕十郎笑眯眯的說道:“風花怒濤閣下,好好看清楚哦,我隻出一刀。”

風花怒濤大驚:“不好!”

隻見隨著夕十郎的呼吸,身邊開始閃爍著細微的閃電。

“雷之呼吸·壹之型·霹靂一閃!~”

轟~!

頓時雷聲大作,夕十郎的身體化作一道暗金色的閃電,飛速衝向了風花怒濤。

“不好,冰遁.....”

風花怒濤剛準備結印,身體突然一滯。

夕十郎早已出現在他身後,緩緩收刀。

下一秒,風花怒濤的頭顱離開了他的脖子,落在了雪地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