波風水門盯著夕十郎看了許久,鬆了口氣說道:“雖然變了很多,但是我能感覺到,你確實是我認識的夕十郎無疑。”

夕十郎看著水門說道:“冇想到啊,那個坑還是我自己挖的。”

想起當初自己一人麵對初代二代和四代火影外加一個大蛇丸,夕十郎就有些想笑。

萬萬冇想到,波風水門的靈魂是自己放出來的。

“你是和鳴人一起穿越時空的吧?”水門說道:“四年前,我在樓蘭執行任務的時候,就看到鳴人了。謝謝你照顧他。”

“彆謝我了,鳴人在木葉過得也不怎麼樣。”夕十郎擺了擺手說道。

水門說道:“鳴人在離開之前拜托了我一件事,讓我把他的查克拉分出一部分注入了龍脈的封印裡。這樣你回去的時候就可以捕捉到他的查克拉,找到正確的座標。”

“是嗎?”夕十郎聽到鳴人走之前還想著自己,心裡說不感動是騙人的。

冇錯,這小孩是阿修羅轉世,是體內有九尾,是四代之子,是位麵指定掛逼。

但是這些無法掩蓋鳴人身上的閃光點,為什麼鳴人的身邊總是能夠聚集最多人?因為大家都知道,配著這個人走到最後,他是不會忘了你的。

“啊抱歉,時間到了。雖然從死神的肚子裡出來了,但是我還是要去淨土的。”此時,水門的身影開始消散。

夕十郎說道:“是啊,不過總有一天,你們也會和鳴人見麵的。那個時候,他應該成為一個非常優秀的忍者了吧!”

“啊,我很期待那一天呢!”水門說完最後一句話,便消失了。

夕十郎看著眼前空無一人的納麵堂,心中不由得有些感慨。

突然,夕十郎心中一動,伸手對準了一個角落。

螺旋丸迅速在手中形成,然後如同彈珠一般飛了出去。

轟~!

“唔啊~!

”一個聲音口吐鮮血的飛出了納麵堂。

“大蛇丸大人,偷聽彆人說話可不是個好習慣啊!你什麼時候學會自來也大人那一套了?”夕十郎看著大蛇丸,戲謔道。

大蛇丸捂著胸口,嘴角的血液緩緩溢位,額頭上滿是冷汗。

被螺旋丸正麵集中,哪怕是大蛇丸也吃不消的。

“你現在是叛忍的身份,而未來你也會對木葉造成威脅,所以我不如索性就這裡...”夕十郎緩緩伸出手指:“殺了你!”

青色從查克拉迅速聚集在夕十郎的指尖,高速的旋轉劃破空氣,迸發出刺耳的轟鳴。

“這是...什麼?”大蛇丸看著夕十郎指尖的旋轉的查克拉,心中驚疑不定。

“螺旋丸是個殘次品,不完全的術。那是因為螺旋丸僅僅是查克拉形態變化的極致,但確實冇有屬性的術。”夕十郎緩緩說道:“如果將其壓縮,在其中加入風的性質變化就會產生不同的效果。”

說著,他看向大蛇丸:“你如果被捲入這片風暴之中,會怎麼樣呢?”

“糟了!”大蛇丸手中快速結印。

“通靈之術·羅生門!”

“風遁,螺旋輪虞!”

羅生門僅僅抵擋了不到兩秒鐘,便如同紙湖的一半被狂暴的風刃切割成無數的小塊。

而大蛇丸,自然也比捲進了那片風刃肆虐的區域。

“啊啊啊啊啊~!

”淒慘的叫聲傳出。

螺旋輪虞和鳴人的螺旋手裡劍有些相似,都是靠著無數細小的風刃對敵人進行切割。

不過有所不同的是,螺旋手裡劍的風刃更小,主要是侵入敵人體內切割經脈。

而螺旋輪虞,則更注重切割**。

風暴肆虐結束,大蛇丸的左手已經被完全斬斷,鮮血如同瀑布一般往下流淌。

而右手雖然冇斷,但是也有多出深可見骨的傷口,甚至傷口內部,骨頭也被切割進去。

雙腳也被摧殘得不成樣子,已經完全無法支撐他的身體,大蛇丸隻能趴在地上。

“除了螺旋丸,還有一個術,也要讓你看一看。”夕十郎說著,手裡暗金色的電弧開始閃爍。

滋滋滋...

“唳~!

一聲鳥鳴之後,暗金色的電弧迸發出耀眼的光芒。

“這是...千鳥....”大蛇丸自然是認得出卡卡西的招牌忍術。

夕十郎將千鳥對準大蛇丸:“千鳥銳槍!”

噗~!

延伸出來的雷電瞬間刺穿大蛇丸的身體,將心臟也一併刺穿。

而侵入大蛇丸體內的雷電則迅速蔓延全身,摧毀著大蛇丸的內臟。

僅僅是一瞬間,大蛇丸便眼前一黑,而倒在夕十郎腳下的大蛇丸,則完全失去了生命的氣息。

“死了嗎?這麼容易?”夕十郎眉頭一皺。

的確,大蛇丸的生命氣息完全消失了,而且他確信大蛇丸冇有逃走。

但是這種感覺卻如此的不真實,大蛇丸居然就這麼死了?

這可是三忍之一,正漫畫中保命手段最多的大蛇丸啊!

就這麼死了?

“不對,大蛇丸有很強的保命能力,要慎重!”

夕十郎心中一動,再次開始結印。

“火遁·豪火球之術!”

“火遁·豪龍火之術!”

“火遁·炎擊!”

“風遁·風切!”

“風遁·黑風煙嵐!”

“雷遁·神鳴!”

“雷遁·追牙!”

......

在徹底把大蛇丸的屍體完全打成粉末,被風吹走之後,夕十郎才放下心來。

“很好!這樣應該就死透了,回去之後猿飛老頭應該複活了,到時候我要殺團藏是先把那老頭軟禁起來呢?還是一起宰了呢?”夕十郎開始想象回去之後的事情:“果然還是軟禁吧,多少還是有授業之恩的,做人不能那麼六親不認。”

可以說,猿飛日斬對夕十郎的教導,對夕十郎的幫助是非常大的。

忍術博士不僅僅是會的忍術多,對於查克拉的運用,也遠非一般忍者可比。

因此,真要讓他親手殺了猿飛日斬,他還是下不去手的。

而與此同時,遠在千裡之外的音忍村,一間密室中。

一個忍者突然覺得脖子背後一陣刺痛,連忙用手捂住。

待到刺痛消散之後,他才放開。

然而他冇有發現,自己脖子上的三個勾玉的咒印,正在發出如同火焰燃燒般的微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