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哥!

長門看著爆發的龍脈,大聲喊道。

龍脈持續了十幾秒的爆發時間,突然開始弱了下去。

隨後,夕十郎和鳴人的身影出現在半空中。

兩人都處於昏迷狀態,朝地麵落下去。

就在即將落到地麵上的時候,夕十郎突然睜開眼睛,一把抓住鳴人的手,將他護在上方。

隨後在空中調整身位,隨後穩穩落地。

“夕十郎大人,您冇事吧?”手鞠連忙來到下方,擔憂的問道。

夕十郎和鳴人都是受砂隱的委托來幫忙,這兩人要是有個三長兩短,難保木葉不會連帶著崩潰計劃的舊賬一起算。

因此,手鞠特彆害怕夕十郎他們出事。

現在的砂隱,可經不起木葉的清算。

“嗯,冇事!經曆了一些有趣的事情。”夕十郎把鳴人放下,隨後看向了彌彥三人。

彌彥三人看到夕十郎身上穿的紫色長袍,自然認出了那是曉組織早年的衣服,原本因為夕十郎“失憶”而產生的陰霾,也都一掃而空。

小南激動得身子微微顫抖,緩緩走向夕十郎。

走了幾步便壓抑不住思念,開始快步跑向夕十郎,撲進了夕十郎的懷裡。

“太好了,夕十郎哥哥回來了。”小南在夕十郎懷裡哭著說道。

夕十郎看著懷裡的小南有些感慨,雖然對於龍脈之外的人或許隻是過了十幾分鐘,但是夕十郎可是實實在在的和他們相處了一年。

想到自己離開的時候,都還隻是個小女孩的小南,現在出落成這個樣子,心中哪裡一點波動都冇有。

彌彥看著眼前的畫麵,心中五味雜陳。

青梅不敵天降,這種感覺確實不好。

然而就在彌彥難受的時候,一隻手放到他的肩膀上。

扭頭看去,長門則給了他一個鼓勵的眼神。

一瞬間,彌彥心中的難受也都煙消雲散。

當然,衝擊最大的還是旁觀者手鞠。

她現在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了,這三個不是敵人嗎?剛纔不是還打架的嗎?

怎麼現在就投懷送抱了?發生甚摸事了?

“喲,太令人感動了!~”眾所周知,扇情的時候總是有一些不會看情況的人,破壞氣氛。

比如現在,樓蘭古蹟內,就出現了一群忍者,把眾人包圍了起來。

“什麼?這些是什麼人?”彌彥和長門立刻來到夕十郎身邊,戒備起來。

手鞠也感到驚訝,這麼多忍者潛入到風之國境內,砂隱村居然毫無反應。

“這是...木葉暗部和雲隱?”手鞠看到這忍者的衣著,其中有一些穿著木葉暗部的衣服,護額也是木葉的標誌,而另外一些則大多是皮膚黝黑的壯漢,帶著雲隱的護額。

這些是木葉的暗部,但並非是火影的直屬暗殺部隊,而是另外一支部隊。

根!

“東野夕十郎,居然還和曉有聯絡,你果然背叛了木葉。”其中一名跟上前說道。

此時夕十郎認識,山中風。

與前些日子被夕十郎殺死的油女取根,同為團藏的左膀右臂。

而更加引人注目的,是雲隱的便的一個忍者。

“喲,喲!夕十郎,你現在,被我包圍了。”這位rap愛好者,名叫奇拉比,是八尾的人柱力。

彌彥吐槽道:“太難聽了大黑個子,完全冇在節奏上。話說,你誰呀?”

“八尾人柱力奇拉比,四代雷影的弟弟!”長門說著,看了一眼彌彥:“你不是會收集情報嗎?”

“嗬嗬,嗬嗬嗬...”彌彥尷尬的笑了起來。

“如果所見,你們很精神,但是你們,魯莽蠻乾,喲,喲!”奇拉比依舊沉浸在rap中。

奇拉比唱完之後,上前說道:“夕十郎,來一場rap決鬥吧!”

夕十郎滿頭黑線:“誰和你玩這個?你是小學生嗎?”

“oh!no!你放棄了rap,查克拉像tap!”

“有完冇完了?”奇拉比在,夕十郎完全冇精力去分析什麼情況,思路全被他的rap給打亂了。

奇拉比看夕十郎的表情,便恢複了正常說道:“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吧,團藏和我們雲隱達成了合作。我大哥已經派大軍前往了桔梗山,等到火影帶領大軍到達桔梗山,團藏就在村內發動政變。”

夕十郎攤了攤手:“我還什麼都冇問呢!”

而且奇拉比說的話,讓夕十郎有些驚訝。

主要是在他眼中,團藏雖然確實是個垃圾,但總不至於聯合外人打自己人吧?

因為無論是原著還是自己和團藏接觸的印象來看,團藏並非真的會出賣木葉的人,他隻是單純的腦子有問題而已。

“嗯?”山中風震驚的看著奇拉比。

團藏大人製定的計劃,居然直接被這個大黑胖子全盤托出,而且是直接說出。

“我對這些不感興趣,我隻是找你完成上次未完成的戰鬥!”奇拉比拔刀指著夕十郎說道:“來吧,夕十郎!”

“什麼?”

彌彥頓時大怒:“你這個大黑胖子,什麼身份就敢和我大哥打?想和我大哥打,先過我這一關。”

“彌彥!”夕十郎立刻喝止了彌彥。

彌彥扭頭看著夕十郎:“大哥?”

夕十郎把鳴人扔到彌彥手上:“這個小鬼交給你照顧了,我覺得你們應該很合拍纔對。”

“啊?這是哪裡?什麼情況?我是誰?”此時鳴人才悠悠轉醒,看著周圍的情況一臉懵逼。

夕十郎脫下外麵的長袍,遞給小南說道:“這裡就交給我吧,你們找機會突圍出去。彌彥,鳴人就交給你了,帶他回木葉吧。”

“放心吧大哥。”彌彥說道。

夕十郎又看向手鞠:“手鞠。”

手鞠連忙應道:“夕十郎大人。”

夕十郎說道:“你回去之後,可以把這裡的事情告訴千代老太婆。我也有一些話,麻煩你轉達一下。”

手鞠:“是。”

夕十郎說道:“雲隱現在逼近了木葉,砂隱如果想要報仇,現在是最好的機會。現在的木葉,無法抵擋兩個隱村的進攻。但是....她最好祈禱這一戰能夠滅掉木葉,我也能死在這一戰中,否則的話,死的就是她了。”

聽著夕十郎的話,手鞠心臟狂跳,是被嚇的。

理智告訴她,哪怕木葉這次被雲隱逼近,還有內憂,隻要核心的成員不死,砂隱永遠不是木葉的對手。

而所謂的核心成員,必然是包括夕十郎在內的。

“哦對了,還有一件事!”夕十郎再次說道:“我愛羅這小子當風影不錯,這是我這個外人的一點點小建議,如果你們不同意無視就好。”

說完,便不理會手鞠那驚訝的目光,走上前和奇葩比對峙起來。

“正好!木葉和雲隱也是老仇人了,這次正好新賬舊賬一起算。”夕十郎看著奇拉比笑道。

雲隱派人偷白眼的事情他可冇望,原著要不是需要大家一起對付斑和輝夜,木葉能放過雲隱?

說白了,彆看雲隱全是大個子糙漢,就以為雲隱的高層是一群豪爽魯莽的莽子。

論心臟,比起木葉的高層們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劫持雛田,計劃失敗還反咬一口,說木葉殺了他們的使者。

要不是夕十郎找雷影進行了一番友好和諧的交流,日差就得和原著一樣飲恨了。

而夕十郎和奇拉比,也是在那次事件中認識的。

身為rap愛好者的奇拉比,被夕十郎的一首大碗一樂拉麪征服,甚至想要夕十郎教自己rap.

要不是四代雷影在奇拉比心中還有一定地位,夕十郎甚至差點把雲隱的人柱力拐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