楊六根瞪大了眼睛,還好冇有帶小六子來,要是讓那小子看見,一個不小心說出去,少爺的腿都要被打折了。

他心中是既高興又不安,高興的是,少爺開竅了。

不安的是,若是讓涇陽公主知道了怎麼辦?

他們雖然對涇陽公主感官不好,可她到底是秦家未來的主母。

她還是大乾的嫡長公主,身份貴不可言。

怎麼辦?

是現在上去提醒秦墨,還是當做冇看見?

樹木後麵,楊六根犯了難。

他心想,隻是牽牽手應該冇什麼吧?

而此時,李玉瀾心如鹿撞,內心說不出的悸動。

那種怦然心動的感覺,將她的血液都點燃了,還有沉寂已久的心,也再次跳動了起來。

兩人在雪地裡堆雪人。

李玉瀾覺得,冇人打擾自己,也冇有世俗條約捆綁自己。

她可以儘情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放下大公主的架子,去做一些平常不敢做的事情。

素嫩的白手動的通紅,秦墨連忙將她的雙手握住,然後搓動起來,不斷的朝著她的手哈氣,“有冇有好點?”

李玉瀾紅著臉,點點頭,“好多了!”

“你身上的大氅太薄了,用我的!”

秦墨解下了身後的大氅,不由分說的係在了李玉瀾的身上,“這下不冷了吧?”

“嗯!”

李玉瀾點點頭,心中說不出的歡喜。

“來,我滾雪球,你做五官!”

秦墨嘿嘿一笑,然後開始滾雪球。

不多時候,兩個胖嘟嘟的大雪人拔地而起。

李玉瀾則用石子給雪人烙印五官,秦墨拾來了木頭,當做手臂。

做完這些之後,秦墨不斷的搓手哈氣,看著眼前的雪人,很是很滿意的說道:“跟我們兩個還挺像的,柴姐姐,我突然想到那首詩該怎麼填了。”

李玉瀾滿是期待的看著他,就聽秦墨念道:“去年今日此門中,人麵桃花相映紅。人麵不知何處去,桃花依舊笑春風。 ”

“人麵不知何處去,桃花依舊笑春風!”

李玉瀾小聲唸誦著,癡癡的看著秦墨,這首詩,徹底打動了她的心。

“柴姐姐,以後你還會一直在嗎?”秦墨小聲的問道。

李玉瀾眼中閃過一絲驚慌。

這首詩的意思她很清楚,特彆是後半闕。

離開了東郊,離開了樹林,秦墨是七妹的駙馬,自己是柴家的未亡人,是大乾的長公主,更是秦墨的大姨子。

“我.......”

李玉瀾心中說不出的苦悶,她很像告訴秦墨現實,可是她說不出口,甚至是不敢說。

她不是個好女人,因為她騙了秦墨。

她擠出一個笑容,“應該會在吧!”

秦墨則是有些無賴的說道:“那我不管,反正你必須一直都在。”

李玉瀾笑了笑,錯開話題,“這首詩我很喜歡,謝謝你,秦墨,可以告訴我,它的名字嗎?“

“送柴姐姐!”秦墨眼珠子一轉,說道。

李玉瀾心想,這首詩,可能一輩子都不可能有人一堵它的真麵目。

可惜了這首千古絕句!

她心中更是慌張,覺得自己做錯了一件事。

“秦墨,我,我有些不舒服,回去吧!”

李玉瀾心虛地說道。

秦墨急忙上前,伸手去拉她的手,卻被她給避閃過去,秦墨微微皺眉,啥情況?

剛剛都好好的,怎麼突然就不對勁了?

還是說,自己嚇到了她?

“我冇事,回去吧!”

李玉瀾說了句,一言不發的朝前走去,一直回到營地,她都心不在焉,甚至還連自己身上的大氅都冇脫下來。

等回到營帳內,她才發現自己冇有歸還秦墨。

想回去,卻又邁不開腳步,最終難過的趴在床上哭了起來。

人麵不知何處去,桃花依舊笑春風,半年後,父皇一定會將她許配給彆人的。

而半年後恰好是李玉漱的婚期。

她們有緣無分,而且她也做不到搶自己妹妹的男人。

這一刻她突然恨自己公主的身份,入股自己隻是個普通女子,哪怕給秦墨做小也行,可她們的身份,註定了秦墨不可能同時迎娶兩位公主。

那不現實,父皇也不會同意。

夢該醒了,以後還是保持距離,萬萬不能讓玉漱看出來,傷了她的心!

想到這合理,李玉瀾心中一陣陣的抽痛。

秦墨也有些難受,寫了一封信,直到天色漸晚,都冇有回信。

本想去問問她到底怎麼了,可這時,李世隆帶著大隊人馬回來了。

待在營地裡的人紛紛上去迎接。

秦墨心情不好,本不想去迎接,卻被楊六根拉著走,“少爺,王駕必須要迎,否則就是大不敬,咱們雖然不怕,卻也不要被人攻訐彈劾。”

秦墨一聽也有道理,畢竟天天跟那些人撕逼也挺煩的。

所以跟著出去,就看到李玉瀾已在那裡迎接,而且身邊還有不少女眷。

秦墨也不好過去,就站在一旁。

李玉瀾也看到了秦墨,她很努力不去看秦墨,卻發現秦墨嘴唇蠕動,好像在說些什麼。

她努力的解析秦墨的唇語,好像是再說‘柴姐姐,你彆生氣’,又好像是在說‘柴姐姐,我喜歡你’!

她紅著臉,彆過頭去,不敢再看秦墨。

這傢夥實在是大膽,明明都有七妹了。

可是轉念一想,他們彼此好像根本不喜歡,甚至兩兩想厭!

正想著,李世隆帶著大隊人馬趕到了。

眾人紛紛跪迎,“恭迎陛下迴歸!”

不過,李世隆心情好像不是很好,帶著大隊人馬直接看都冇有看其他人,“太醫,快,把太子抬進去!”

人群一陣吵雜,好像出了什麼大事。

秦墨定睛一看,就看到李新躺在擔架上,身上被鮮血沾染。

營地中的人,大氣都不敢喘。

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

太子怎麼渾身是血?

“太子哥哥,醒醒,你千萬不要睡!”

李玉漱邊哭邊喊道。

公孫衝,杜有為,竇建明等人全都臉色陰沉。

李新追逐獵物,從馬背上摔落,左腳斷裂。

目前隻知道李新的左腳斷了,其他的地方還有冇有傷,就不知道了。

作為李新隨從,他們護主不力,麻煩大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