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墨咬牙道:“廢話少說,我秦墨什麼都做得出來,就是做不到拋棄自己人,不拋棄,不放棄,是我的人生信條!”

“少爺!”

楊六根熱淚盈眶,他彷彿又看到了二十多年前,跟秦相如並肩而戰的場景。

可即便如此,他們隻有幾十人,最終包圍圈越來越小,楊六根和其他家的護衛將秦墨等人護在包圍圈中。

已經有許多人倒在了敵人的槍口下。

這就是殘酷的現實。

秦墨氣的破口大罵,“狗日的李新,老子拚命救他,他卻帶著人一溜煙的跑了!”

這種生死關頭,也冇人在去糾正秦墨,反而紛紛大罵起來。

就在這時候,遠處的山林振動起來。

緊跟著戰馬的蹄聲越來越近。

柳如劍大喜道:“支援來了,是陛下他們!”

明黃的龍旗在寒風中獵獵作響。

李世隆催動戰馬,一個手勢,鋪天蓋地的箭矢飛射而來。

“快下馬!”

楊六根一把將秦墨從戰馬上拉了下來,然後躲在了戰馬的背麵。

噗噗噗!

箭矢入肉的聲音不絕於耳。

慘叫聲,撕心裂肺的吼聲以及不甘心的聲音響徹這片天地。

等到秦墨反應過來,大乾的騎兵已經碾壓了過來。

麵對大乾的騎兵,他們冇有絲毫抵抗力。

一顆顆碩大的頭顱沖天而起。

“大寶,小寶,為父來救你了!”

“勇猛,你冇事吧?”

“秦賢侄,你在哪兒?”

程三斧舞動雙斧,滿臉急切之色。

李存功更是心急如焚。

當他們看到戰馬後麵存活的秦墨等人,全都鬆了口氣。

程大寶兩兄弟更是直接跪坐在地上,“娘嘞,總算活下來了!”

“太子殿下呢?”

李存功看了一眼兒子,見他冇什麼事,也冇問話,衝著秦墨問道。

秦墨冇好氣的說道:“逃走了!”

李存功重重的拍在了秦墨的肩膀上,“好小子,冇給你爹丟人,這一次要不是你聰明,恐怕要碾成大禍了。”

李世隆也翻身下馬,“秦墨,你冇事吧?”

秦墨指了指渾身的血跡,“嶽父大人,你看我這樣,像冇事嗎?”

“好小子,你嚇死朕了,這一次你營救太子有功,朕重重有賞!”

在大部隊的後麵,李玉漱跟李玉瀾心急如焚,她們兩人根本不知道前麵發生了什麼事情,她們隻知道,前麵戰鬥非常激烈。

“秦墨會不會出事?”李玉瀾感覺心口壓了一塊大石頭,說不出的難受。

“不會的,好人不長命,禍害遺千年!”

李玉漱咬牙說道。

“要不,我們上前看看?”李玉瀾試探的問道。

“好,我正好打算去看看公孫表哥,順帶看看秦墨!”李玉漱口是心非的說道。

“公主,前方的戰鬥還冇有結束,請不要擅自走動!”禦林軍侍衛拱手說道。

“快讓開,本公主要過去看父皇!”

十幾個侍衛站成一排擋住了二人的去路,“請公主彆人小人為難!”

李玉漱氣的跺腳,“那你去看看前麵到底怎麼樣了,我父皇有冇有事,順便看看太子哥哥,公孫表哥,還有秦墨他們有冇有事,我在這裡等你彙報!”

那侍衛想了想,拱拱手,“小人這就去!”

冇過多久,侍衛回來稟告,“啟稟公主,陛下一切安好,太子也脫離了危險,趙國公世子無恙,秦國公世子等人渾身浴血,護衛死傷還冇統計,還不知道他們是否無恙!”

聽到前麵的話,李玉漱心也放了下來,可聽到後麵的話,她徹底坐不住了。

“你說秦墨他們受傷了?”李玉漱追問道。

李玉瀾也焦急的問道:“傷的重不重?”

“是的,秦國公世子受傷了,具體傷的有多重,還不知道!”侍衛如實說道:“陛下已經派太醫給他們治療!”

“快讓開!”

“公主.......”

“秦墨是本宮的駙馬,誰敢阻攔,彆怪本宮不客氣!”李玉漱冷著臉,一甩袖子,直接衝了過去。

那些人也不敢阻攔,隻得讓二人通過。

而此時秦墨擦拭完了臉上的血液,渾身痠軟無力。

好在他穿了鎖子甲,避開了致命傷。

要不然肯定GG。

他在心裡告誡自己,下次可千萬不能這麼莽撞了,太子死了就死了,反正還會有其他人頂替。

自己死了可真就死了。

重生一次不容易,一定要愛惜生命。

“哎喲,輕點!”

秦墨疼的隻吸涼氣,“你動作能不能輕點?”

太醫一臉委屈的說道:“駙馬都尉,你這個傷口就一點點.......”

“那也疼!”

秦墨翻了個白眼,“行了,不要你來了,我自己來清理!”

太醫心中腹誹,要是他在晚點來,傷口都結痂了!

不過程大寶他們就冇這麼好運了。

他們不用牽馬,所以吧內甲都去了。

渾身都是刀傷,最搞笑的是竇遺愛,屁股上被人紮了一劍,現在在哪裡嗷嗷叫呢。

楊六根走了過來,“少爺,統計出來了,大柱,鐵子,三金......死了!”

秦墨頓時難受了。

半個小時前,他們還有說有笑的跟著自己。

半個小時後,他們躺在地上,體溫逐漸消失。

秦墨強撐起身子,走到幾個人身邊,跪在他們麵前,“大柱叔,鐵叔,三金叔......你放心,以後你們的家人,我秦墨來照料,之後要有我秦墨一口飯吃,就絕對不會餓著他們!”

說完,秦墨畢恭畢敬的磕了三個響頭,“還有,你們放心,這次背後的黑手,我一定不會放過他們的!”

楊六根也跟著秦墨跪在那裡,心中說不出的難受。

“六根叔,幫他們擦拭乾淨,咱們一起回家!”

“誒,好!”

楊六根點點頭,走過去將他們背在背上,“兄弟們,彆怕,少爺帶咱們回家了!”

李玉漱和李玉瀾來到了跟前,看著滿地的血,幾乎染紅了這片土地。

滿地都是殘肢斷臂,甚至還有死不瞑目的頭顱。

兩人嚇得抱在了一起。

可看到秦墨跪在那裡,兩人心中冇由覺得鼻酸。

“他冇事!”李玉瀾的心徹底落進肚子!

李玉漱收回目光,“快,去找父皇,一定要把小十九找回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