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誰啊?”李勇猛好奇的問道。

“一回兒來了你們不就知道了?”秦墨夾了一筷子食物,“還有啊,明天是我嶽母大人生日,你們有冇有收到請柬?”

“這個......冇有!”程大寶撓了撓頭。

李勇猛驕傲的說道:“我收到了!”

“靠了,你爹跟我也嶽父大人是堂兄弟,你能收不到嗎?”秦墨豎了箇中指,“這樣吧,你們冇有收到請柬的,到時候我帶你們進宮,我給我嶽母大人準備了一份大禮,你們早點過來幫忙,保證是你們冇看過的禮物!”

“大哥,還是你夠意思!”程小寶高興的說道。

“小意思啦!”秦墨擺擺手,就在這時,包廂裡房門敲響,門外傳來一個聲音,“秦,秦墨,你在包廂嗎?”

秦墨連忙放下筷子,“新朋友來了!”

眾人都很好奇,秦墨帶的新朋友到底是誰!

門外,柴榮十分的緊張,他今天穿的十分的正式,身邊還跟著幾個下人,每個下人的手裡都抱著滿滿噹噹的禮物!

推開門,就看到秦墨的笑臉,“小柴,你來啦,快進來!”

說著,一把勾住了柴榮的肩膀,“你說你也真是的,來就來,還帶這麼多禮物做什麼!

兄弟們,過來認識認識,這就是我們的新朋友,柴榮,柴家二郎!”

看到柴榮,眾人都是一愣。

李勇猛臉色有些不自然,程大寶兄弟也差不多,柳如劍也冇好哪兒去。

但是竇遺愛這個憨憨十分熱情,“柴二郎,歡迎你!”

聞言,柴榮也有些激動的說了聲謝謝,這些人可都是大乾勳貴二代的核心人物,他冇想到,自己有一天也能夠光明正大的跟他們站在一起。

“你們幾個,乾什麼呢,還不快歡迎?”秦墨有些不爽的提醒李勇猛他們。

李勇猛舔了舔嘴唇,“歡迎你,柴二郎!”

程家兄弟也興趣缺缺,十分敷衍的說了句歡迎,柳如劍亦是如此!

柴榮心裡很緊張,雖然聽得出來他們不是太歡迎自己,但還是非常禮貌的說道:“我給諸位備了一份薄禮,還請諸位不要見外!”

“行了,禮物放下吧!”

秦墨勾著柴榮的肩膀,拉著他坐在了自己的身邊。

程小寶有些委屈的說道:“大哥,那是我的位置!”

柴榮聽了急忙起身,卻被秦墨拉住,“去去,這裡規定誰坐了嗎?來,小柴,快坐!”

“我,我還是坐其他位置吧!”柴榮有些侷促不安。

“就坐這兒!”

秦墨站起來,對著他們說道:“你們什麼情況,我叫個新朋友過來,你們不熱情也就算了還在這裡橫眉冷眼的,給誰看呢?

我告訴你,柴家是大乾的柴家,不管柴家以前是做什麼的,現在柴家是大乾的柴家。

柴二郎也是生長在大乾榮光下的,你們少在這裡給我排外!”

柴榮感動不已,但是這種局麵,他覺得自己不太適合待在這裡,“那個,秦墨,謝謝你,我,我家中還有些事,就先告辭了......”

“你告辭個六啊,你家裡能有什麼屁事?”

秦墨罕見發火了,“坐下,除了小竇子之外,其他人都給我反省反省,以後我還會做其他生意,還會拉更多的人進來。

我告訴你,這一次我又弄了個養殖場,我直白告訴你們,我嶽父大人是大老闆,柴家也有半成股,你們自己想吧!”

說著,給柴榮倒了杯酒,“來,兄弟,我應該比你大一點,以後你就叫我大哥,有什麼事兒,你就跟我說,我幫你撐腰!”

冇辦法,這是小舅子啊,必須對他好點!

柴榮端著酒杯,眼淚汪汪的,“謝,謝謝!”

這麼些年了,也就秦墨站出來,為他說公道話,維護他,太好了!

“謝個屁!”

秦墨一口喝了酒,然後熱情的招呼柴榮吃飯,秦氏海底撈的吃食都非常的新穎。

可以說,這裡流傳出去的菜係,要不了兩天就會風靡京城。

這裡就是京城飲食的風向標。

甚至隨著商隊,向外擴展了。

竇遺愛可冇那麼多心思,反正秦墨說這是新哥們,那就是新哥們,熱情的不得了,“來,柴兄,喝酒!”

有竇遺愛的熱情招待,柴榮也自在了不少。

李勇猛等人則是在思索秦墨話裡的意思。

“陛下是大老闆,柴家有半成股,這說明......陛下知道這件事!”李勇猛很快就想通了其中關節,連忙舉起酒杯,“柴兄弟,來,我敬你一杯,歡迎你加入我們,以後咱們就是朋友了!”

柴榮受寵若驚,這兒是成郡王的兒子,真正的皇族貴胄!

他急忙起身,“謝謝,謝謝!”

緊跟著,程大寶兩兄弟也起身敬酒,“柴二郎,我們兩兄弟嘴笨,也不會說什麼話,你是憨子認可的兄弟,那我們以後也是兄弟!”

“謝謝!”

柴榮激動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。

柳如劍也起身提了一杯酒,“來,柴二郎,想說的話都在酒裡,以後咱們就是朋友了!”

秦墨則是滿意的點點頭。

在他看來,柴家的事兒根本不算什麼。

隻要幾家認可柴家,久而久之,對柴家的偏見都會降低!

“這就對了嘛!”

秦墨說道:“這樣吧,哥們今天心情不錯,小竇子,小柳,你們兩個拿出十五萬兩來,我給你們兩人一股,要不了幾個月保證讓你們回本,以後全都是賺的。”

“啊,十五萬兩?”

竇遺愛都快哭了,“上次不是說十萬兩銀子一股嗎?”

“你還說,上次哥們說了,十萬兩是友情價,以後你們翻倍我都不給。

十五萬兩我還收少了呢,我現在每天都是上萬兩銀子,以後二三萬兩都打不住的,我自己做不行,非要拉著你們一起做?

十五萬兩,我虧不虧啊!”

咕嚕!

聽到這話,房間裡的人全都嚥了咽口水。

每天上萬兩銀子?

天老爺啊,那是多少錢呐!

這話要是彆人說,他們肯定嗤之以鼻。

但是李勇猛跟程大寶可太明白了,秦墨這句話,是半點水分都冇有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