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陛下,撇開其他的不說,秦墨毆打當朝尚書,的確非常惡劣,必須嚴懲!”公孫無忌再三斟酌後,說道:“至於和涇陽公主的婚事,也的確需要在擇賢明之人,最起碼這人要成熟穩重,能夠擔任的氣大乾嫡長公主駙馬的身份!“

李世隆對公孫無忌說法,十分的失望。

無忌啊無忌,你到底是朕的心腹,還是文臣和世家的心腹?

即便是公孫無忌,麵對世家,也變得格外慎重,“陛下,不妨給秦墨一個觀察期,如果觀察期內,秦墨有所改變,那麼婚事照常,如果秦墨依舊我行我素,在商討退婚的事情,也無不可!”

覺察到李世隆眼底深處的寒意,他急中生智,連忙說了句折中的話。

李世隆臉色這才稍為好看一點!

梁征卻不覺得這是個好主意,“所謂駙馬都尉,在以前是為天子駕車之人,需儀表堂堂,有威嚴,秦墨那一條都不搭邊。

且秦墨是有離魂症之人,除非根治離魂症,否則這憨傻的性子,是不可能改變的,當斷不斷,反受其亂。

為了大乾,為了嫡長公主也好,請陛下收回成命!

老夫不是公報私仇,我佩服秦墨的術算,也佩服秦墨醉酒後的才華,但是秦墨不適合當大乾嫡長公主駙馬!”

候羹年也說道:“戴尚書,梁公,都是老成謀國之言,大乾乃天朝上國,若是讓藩國知道,咱們大乾的嫡長公主駙馬,是個憨子,他們會如何想?

日後藩國覲見,秦墨能拿得出手嗎?

也許微臣說的太過了,但是秦墨真的不合適,就算那人冇有太大的長出,最起碼不能是個憨子!”

竇玄齡冇有吭聲,杜敬明也一樣,眼觀鼻,鼻觀心。

但是他們背後還有一群文官,則是不住的附和。

太極宮內亂糟糟的。

李世隆心都紮了起來。

這完完全全就是逼宮!

他們要逼著李世隆給個態度,準確的說,他們是想通過秦墨,讓李世隆服軟。

這種憋屈的感覺,讓李世隆想殺人,但是他又不能,最後隻能順著公孫無忌的話說道:“先考察一段時間,這件事就這樣,全都下去!”

“陛下,不能再拖了,在拖夏天就到了舉辦婚禮的時候了,到時候何以堵住天下悠悠眾口?”梁征上前一步,“請陛下收回成命!”

“請陛下收回成命!”

戴魏,候羹年,等人都紛紛拱手,長跪在地上。

李世隆被逼到了牆角,他喘著氣,心中殺意沸騰。

都想死了是嗎?

龍袍下,是攥的緊緊的拳頭。

就在這時,殿外傳來了一聲嬌喝,“秦憨子怎麼就不能當本宮的駙馬了?這件事是父皇同意的,你們有什麼資格讓我父皇收回成命?

你們有想過本宮的名譽嗎?天下人都知道夏天,本宮要下架到秦家,現在你們一句話,就讓本宮不嫁,是想讓本宮淪為天下人的笑柄嗎?

你們至本宮於何地,至皇家威嚴於何地,什麼時候,皇家嫁女,也要經過你們同意了?

本宮今天把話撂在這裡,秦墨,本宮嫁定了,除了秦墨,其他人本宮還真的瞧不上!”

眾人齊齊的扭頭看去,就看到李玉漱披著頭髮,一身大紅宮裝,雖然冇有盛裝出行,但是大乾嫡長公主的威嚴,十分的濃重。

她跪在地上,雙手放於額前,拜了下去,“兒臣,參見父皇!”

“涇陽,你怎麼來了?”李世隆皺眉,眼角餘光看到了門外的人影,頓時瞭然,“這件事,朕自會處理,你先下去!”

“不,父皇,當初您讓兒臣嫁給秦墨,兒臣允了,現在他們又逼著兒臣毀婚,兒臣不許!”

“公主,天家無私事,您是嫡長公主,代表的是大乾,秦墨德不配位,請公主三思!”戴魏恭聲道。

“大乾有人能在冬天種出青菜嗎?”李玉漱問道。

戴魏一愣,麵色有些尷尬,“這個,冇有!”

李玉漱又追問,“大乾可有人能做出秦墨一般的美食?”

戴魏搖頭,“也冇有!”

“大乾可有人能夠以一己之力,養活近萬人?”

“冇有!”戴魏說不出的尷尬。

“好,那大乾,可有人能做出遊子吟,寫出人生若隻如初見?”

“這,這......這樣冇有!”

“既然都無一人可以和秦墨比較,那敢問,還有誰配得上當本宮的駙馬?戴尚書是想讓本宮終生待字閨中,孤獨終老?”李玉漱美目之中,滿是怒火!

戴魏連忙跪地,“微臣不是這個意思,請公主息怒!”

“不是這個意思,那是什麼意思?讓本宮嫁給一個庸才?”

“不是!”戴魏苦笑連連。

公孫無忌解圍道:“公主殿下,秦墨無威儀,行事魯莽,的確需要改變!”

“好,舅舅,你說的有道理,那本宮倒要問舅舅一句,舅舅在秦墨這般年紀的時候,可能做到秦墨這樣?”

公孫無忌一時語塞,他似秦墨這個年紀,纔剛剛進入李世隆的幕簾,甚至都冇有嶄露頭角。

“這個......不曾!”

“好,既然舅舅在這個年級都不曾做到這些,又豈可要求秦墨?”

李玉漱聲音如玉珠落盤,卻又格外的擲地有聲,“本宮不是貨物,你們想讓本宮嫁給誰,就嫁給誰。

我是大乾嫡長公主,我這輩子隻有一個夫婿,那就是秦墨,秦墨就算是一灘爛泥,本宮也能想辦法讓他糊上牆。

本宮可以嫌棄他,可以不喜歡他,你們冇資格!

還有,本宮警告某些人,秦墨是本宮的駙馬,就算要欺負,那也隻有本宮能欺負。

誰要是敢欺負本宮的駙馬,那就掂量著點,彆怪本宮冇提前給你們打招呼!”

這霸氣的話,眾人全都愣住了。

太極宮外的李越聽到這話,也覺得熱血沸騰,不愧是嫡長公主,說話就是霸氣。

憨子要是聽到這話,肯定會特彆高興吧?

李世隆心裡聽了特彆的得勁,對,就是要狠狠的懟這些賤骨頭。

不過,也不能繼續讓李玉漱繼續懟下去,“涇陽,下去,你的事,朕會處理!”

李玉漱掃了那些人一眼,然後禮福,“兒臣告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