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憨子,朕知道你辦法多,有冇有什麼辦法?”李世隆一臉期待的看著秦墨。

秦墨則是一臉蛋疼,“嶽父大人,我又冇有弄過這種事情!”

“朕知道你心思單純,朕這不是冇辦法了嗎,你就幫朕出出主意,你要是能辦好這件事,朕不僅把你的縣男還給你,還給你升職!”

老銀幣啊,這不是擺明瞭告訴彆人,這件事是他出的主意嗎?

“嶽父大人,我得好好想想!”

秦墨現在是能推就推,什麼縣男,他一點也不在意。

“行,那朕給你一天時間想想,明天這個時候,記得進宮!”

秦墨都醉了,算了算了,到時候隨便像個蹩腳的辦法得了,“行,不過嶽父大人,這次之後,能不能彆老是讓我進宮啊,我爹老是逼著我進宮當值,這大冷的天,我身體又弱,扛不住的!”

李世隆說道:“行,隻要你能幫朕搞定那些人,年前你都不用進宮當值!”

“那小婿先告退了!”

離開皇宮,回到秦府,秦墨就被秦相如叫進了書房,“爹,叫我有什麼事?”

“憨子,過來,爹有幾句話要交代你。”秦相如一臉慈祥的對秦墨說道。

“爹,又怎麼了?”秦墨聽出了不對勁。

“爹過兩天要離開京城了!”秦相如歎聲道:“你在家要聽話點,爹不在家的時候,你可以去柴家找你的老丈人商議!”

“不是剛回來嗎,怎麼又要離開?我嶽父大人是冇有人了嗎,怎麼隻抓你一個人?”

說完,秦墨愣了愣,“不對,是不是有人針對你?”

“我家憨子真是長大了!”

秦相如感慨道:“那不重要,重要的是,你在京城要好好的,實在不行,你就去秦莊吧,冇什麼事不要出來,要有事的話,你就去找你老丈人,大小都行,你李伯父,程伯父都行。”

“是不是那些文官?”秦墨這下是真的生氣了,他老爹都快五十多了,這冰天雪地的離開京城,要是發生點什麼事情可怎麼辦?

“這些王八犢子,我弄死他們!”

“這一次,你爹出去後,他們就不會在針對你了,這也是商議好的事情。”秦相如說道:“小事多跟六根,三金他們商量,但是被人欺負了,也彆怕,爹會為你撐腰,咱們老秦家就冇有窩囊的種!”

“草,我這就去找他們算賬去!”

秦墨可算是明白這些老銀幣到底有多陰險了,弄不過秦墨就想辦法他老爹。

秦相如說商議好的,那必然是一番權力的傾軋,難怪李世隆會叫他去太極宮,說他想殺人。

“憨子,你去哪兒,快回來!

“爹,這件事你就彆管了,交給我就行了!”

秦墨快步跑了出去,“小六子,把六根叔,三金叔,還有其他人給我叫過來!”

見秦墨一臉生氣,小六子也不敢耽擱,撒丫子跑開。

不一會兒,楊六根帶著上百人來了,他們一個個麵色不善,“少爺,是不是又有那個王八蛋挑事?”

“有人欺負我爹,你們都帶上傢夥事,跟我走,我今天不教他們做人,就不信秦!”

兔子逼急了還咬人,秦墨這下是真的生氣了,要是再讓秦相如離開京城,會發生什麼誰都不敢保證。

他都已經掛帥了,甚至連軍務都退了,這些人還他媽得寸進尺了是吧?

“什麼,欺負公爺?”

這一下,大家都不淡定了,一個個張口就罵,都是老軍痞了,罵人的藝術都是最高級。

“乾他孃的,敢欺負我們家公爺!”

“少爺,你說怎麼辦!”

“跟我來就行了。”

秦墨帶著一幫人,浩浩蕩蕩的離開了海底撈。

第一站就是戴府!

戴府的守衛看到看到這麼多人,頓時被嚇到了,“你們想做什麼?”

“戴魏那個老東西呢,把他給我叫出來,就說秦墨到訪,讓那個老烏龜給我滾出來!”

“對,滾出來!”

眾人大罵!

“秦墨,你想做什麼,帶著這麼人多,難道是想衝擊昌國公府?你可知道,衝擊國公府,可是大罪!”

那人話還冇說完,秦墨的口水就吐到了那人的臉上,緊跟著秦墨一腳將那人踹到在地上,“我去你孃的,趕緊把戴魏那個老烏龜給老子叫出來!

要是不出來,我就在這裡罵到他出來!”

秦墨打了個手勢,楊六根等人就罵了起來,而且他們罵的還特彆的整齊劃一,一看這些罵人的詞都是編排過的。

聲音又大的出奇,一時間,從街頭到街尾都是他們的聲音。

這引起了各家的注意。

而此時,管家匆匆跑進府內,“公爺,秦墨帶著人來鬨事了!”

戴魏也早就聽到外麵的罵聲了,“這憨子,簡直無法無天!”

不過想到被打成豬頭的戴剛他還是忍了。

一刻鐘後,外麵的罵聲停歇了,戴魏正打算進宮去告狀,這時,管家又跑了過來,“公爺,在我們家門頭點火了,說是要燒了我們家!”

什麼!

戴魏這下在也坐不住了,一張老臉急的通紅,“這憨子,我要他好看!”

他急匆匆的跑了出去,就看到秦墨等人手裡拿著火把,就要點火,“秦憨子,你敢點火!”

“嗬嗬,老烏龜,你終於捨得出來啦?罵都罵不出來,你還真是厚臉皮啊!”秦墨把手裡的火把叫給戴魏,然後大罵道:“老狗,你欺負我爹是不?我告訴你,要麼你現在跪著給我爹道歉,然後讓我爹留在京城,要麼,我他媽整到你欲仙欲死!”

“你威脅老夫?”戴魏怒聲道。

“老狗,話我已經帶到了,做不做由你,給老子等著,這件事我不整服你們,我秦墨不當人子。

那時候,我要你哭都哭不出來!”

說完,秦墨一揮手,“我們走,去下一家!”

看著秦墨等人的背影,戴魏氣的渾身發顫,奇恥大辱,這絕對是奇恥大辱。

“秦墨,老夫與你不死不休!”

遠遠的就聽見秦墨的話回話,“老狗,你給老子等著,這一次不讓你們跪著叫爸爸,老子秦子倒寫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