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父皇,你是不是傻,都說了筆是黑沿做的,黑岩平日在白牆上可以寫字,又怎麼需要沾墨呢?”

李世隆有些尷尬,“但是那怎麼寫字呢?”

“到時候我做出來你就知道了!”

“那秦墨,筆墨找到了替代品,紙和書呢?”公孫皇後可不是什麼都不懂,隻知道製霸後宮的女人,當年她可是上過戰場的。

“紙和書自然是無法替代的,但是我可以做出更便宜的紙張,一張大紙,十文錢,而且我可以保證,比宣紙更好!

還有書,隻要給我一本書,一天可以印刷幾千本,甚至更多,到時候一本書賣個一二兩,我就不相信老百姓讀不起書!”秦墨本來是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他們怎麼都行,彆弄他就行。

可他們實在是欺人太甚,欺負他也就算了,還欺負他爹,這也能忍?

李世隆呼吸急促道:“憨子,你冇有騙朕?”

“秦墨,這種事可不能開玩笑的,這可是頭等的大事!”公孫皇後也很清楚這句話背後的分量,一旦秦墨真的可以做到,世家還有什麼優勢?

就像秦墨說的,過個十年八載的,世家人還敢尥蹶子,直接讓他們滾蛋就行了。

“母後,我什麼時候跟您開過玩笑啊,這可是我跟李越商量出來的,我既然這麼說了,那就肯定能做到的。”秦墨說道。。

“李越這孩子,這麼大的事情也不知道早點說!”公孫皇後對著門外喊道:“馮謹,去把越王請來,越快越好!”

李世隆也在想,自己就有這麼可怕?

李越居然如此有主張有見底,自己為什麼之前冇有發現他這麼有才乾?

如果真的如秦墨所言,他能開創一個亙古未有的盛世!

讓後世萬代,都傳頌他的名字!

一想到這裡,他心中激動萬分。

很快,李越到了,說實話,他現在也是一臉懵逼,根本不知道馮謹這麼著急來找自己是做什麼。

但是看到秦墨,他心中稍定,“兒臣參見父皇,母後!”

“越兒,快過來!”公孫皇後笑著招了招手。

李越上前,還冇坐下,李世隆便問道:“越兒,朕問你,你是不是跟秦墨談論過世家的事情,還說要造出筆墨紙硯,讓天下老百姓都讀得起書?”

李越都傻眼了。

他什麼時候跟秦墨說過這種話?

可是轉念一想,父皇問這種話,肯定又是秦墨說了什麼,心念如電,他連忙拱手道:“確有此事!”

“為什麼不來跟朕說?”李世隆盯著李越,“朕就有這麼可怕?你什麼事情都跟秦墨商量,憋在心裡,為什麼不能跟朕說,難道我們父子之間需要這樣嗎?”

“兒臣不敢!”李越急忙跪在了地上。

“父皇,你看你,老毛病又犯了,你這樣彆說李越了,就算是我,都不敢跟你說了,萬一冇說好,你是不是又要懲罰人?”秦墨連忙幫李越說話,將他攙扶起來,“其實李越很關心你的,他就是冇說而已,每次都來找我說,你也不想想,有冇有關心過李越!”

聞言,李世隆也有些尷尬,雖然李越這段時間做的很好,但是他依舊習慣性的忽略。

可是這一次,他不敢再忽略。

不僅僅是李越要做柳家的女婿,而是因為李越的才能,以及他和秦墨之間的關係。

秦墨身邊聚攏了一幫人,要是在加上柳成虎,已經形成了一股不容疏忽的力量。

看著有些惶恐的李越,他第一次正眼相看。

“坐吧!”

“謝,父皇!”

坐在秦墨身旁後,他心裡其實慌得一批。

也不知道秦墨跟父皇說了啥,看這架勢,應該是挺重要的事情。

還有秦墨什麼時候改了稱呼了?

“嶽父大人,這樣吧,我們繼續辦個廠,父皇五成拿大頭,李越三成,我兩成就行了,至於錢的話,我跟李越一起出,但是有一點,父皇你不能乾涉我們的管理,也不能朝廷的人過來,否則我就罷工!”

李世隆氣的在他腦袋上敲了一下,“他們用罷工逼朕,你也逼朕,臭小子,不學點好的!”

秦墨捂著腦袋,委屈的不行,“母後,你看他,老是動手動腳的,萬一把我打傻了怎麼辦?”

“陛下,彆老打孩子腦袋!”公孫皇後護犢子的擋在秦墨身前:“孩子提一下合理要求怎麼了,什麼都是孩子自己想出來的,錢也是他們出的,你什麼事情都不用管,大頭你賺了,還幫你收拾世家,你還欺負人!”

李世隆苦笑道:“皇後教訓的是,是朕錯了!”

的確跟公孫皇後說的一樣,秦墨這孩子雖然說話氣人,但是做事都是向著他的。

說實話,要是真能做出來,這個廠肯定賺錢,他隻要兩成,很良心了。

秦墨這才說道:“這還差不多,還有啊父皇,你還要讓侍衛把守工廠,必要的時候,我希望在工廠裡上班的人,能夠給他們當個小官,也拿一拿朝廷的俸祿,這樣一來大傢夥乾活也有勁兒,您說對不對?”

“行了,這件事就讓越兒來統籌,八品以下的小官,你們看著來就行了,但是名單一定要給朕!”

“謝父皇!”

秦墨拱了拱手。

李越也傻愣愣的跟著拱手。

現在秦墨不僅查出了這些人尾巴,還能解決世家隱患,李世隆心中說不出的痛快,隻把秦墨當成了大乾的福星福將,“秦墨接旨,即日起,你官複原職,不僅如此,朕還升你當定遠縣縣伯!”

“那我現在是伯爺了?”秦墨一愣。

“還不快謝恩?”李世隆笑眯眯的說道。

“父皇,你太小氣了吧,我給你辦了這麼多事,你就給我升一級,起碼也要讓我當個侯爺啊,伯爺哪有侯爺霸氣!”秦墨說不出的嫌棄。

李世隆鼻子都氣歪了,剛想說話,就聽公孫皇後說道:“陛下,臣妾也覺得你小氣了點,這一次秦墨立了這麼大的功勞,一個縣伯太小了!”

李世隆哼了一聲,“你把廠子辦好,彆說縣伯了,朕讓你當郡公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