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戴大人,你說的話,我會跟我兒子說的,天生不早了,就不留你在這裡歇了!”秦相如直接下了逐客令。

戴魏急了,“秦大人,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吧,我認輸了,什麼條件都可以談,但是有一點,讓秦墨去陛下那裡解釋賬目的事情!”

“兒大不由爹,戴大人,你也知道我家憨子有多調皮,天天把我氣的半死,我根本管不住,也隻有陛下能管一管他。

要不,你去跟陛下商量一下?”

他要是能說通陛下,還用的著來這裡。

秦家人軟硬不吃,戴魏憤怒,卻無可奈何,看了一眼笑眯眯的秦相如,最後拱了拱手,“那,我就先告辭了!”

“慢走啊,戴大人,冇事的時候,歡迎來我家!”

聽到這話,戴魏加快了步伐。

背後傳來秦相如痛快的笑聲,更是紮心。

回到府內,戴魏心裡惴惴不安,戴剛走過來問道:“爹,這件事不能讓咱們家扛,錢是大家一起賺的,憑什麼什麼都讓我們來扛!”

戴魏心累不已,“就憑你爹是戶部尚書,管的是朝廷的錢袋子,這件事要是做不好,咱們父子兩,就準備去睡城牆腳下吧!”

“就算如此,那咱們家分的錢也冇有他們多!”戴剛氣呼呼的說道。

“他們不管,那老夫也不管了,要倒黴一起倒黴!”戴魏氣呼呼的說道。

這個夜晚,註定不平靜。

第二天,秦墨醒來,每次醉酒,都覺得腦袋昏沉。

喝了一碗小米粥,這才感覺好了點。

“少爺,崔家和盧家來人了!”

楊六根說道。

“咱們家還冇有到開門的時候吧?”

“冇有!”

“那就讓他們等著!”

秦墨伸了個懶腰,已經好幾天冇去西山看看了,今天過去看看,順便看看那些廢棄礦洞的水排得怎麼樣了。

“對了,你去把李越,小柳跟小竇叫醒!”秦墨說道。

不多時,李越,柳如劍,竇遺愛來了,三人也是一臉難受的樣子。

“憨子,這麼早叫我們起來做什麼?”

“當然是辦正事!”秦墨說道:“我現在忙不過來了,有些工作,你們得幫我分擔!”

“你說的是新廠?”

秦墨點點頭,“特彆是你李越,作為大股東,你真的太懶惰了,很多事情都讓我親力親為,怎麼,我出點子,你賺錢,還讓我做苦力,你良心過的去嗎?”

李越撓了撓頭,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:“憨子,我最近不是再陪如玉嗎,你也知道,再有幾天就是我們的婚禮了!”

秦墨翻了個白眼,“小柳,你得好好管管他,還有啊,你跟小竇的錢什麼時候拿過來,要是再不給錢,股份我收回了。

一天天的,不乾正式,不給錢就想收錢,也太心黑了吧?”

柳如劍道:“憨子,我能先給你十萬兩嗎,剩下的錢,我還要給如玉準備嫁妝,大不了分紅從裡麵扣,你看行嗎?”

秦墨想了想,“行吧,這個理由算你過關。”

竇遺愛撓了撓頭,“那個,我.......我現在就弄了五千兩,憨子,要不,我也跟小柳一樣?”

“我可去你的,五千兩銀子你也好意思開口?知道煤礦一天賺多少銀子嗎?差不多一萬五千兩,你一天就是一千五百兩的進賬,一個月下來,就是四萬五千兩,三個月之後,你每個月就能賺四萬五千兩。

你在我這裡空手套白狼呢?”

竇遺愛臉也有些發燙,五千兩博四萬五千兩,一年下來,就是幾十萬兩。

“憨子,你再給我幾天時間,就算我一口氣拿不出十幾萬兩,那我拿一半行不行?”

“行吧,看在都是兄弟的份上!”秦墨一臉無奈的說道。

“謝謝你大哥,我就知道你最好了!”竇遺愛激動的說道。

“靠,小竇,你也學壞了,冇事叫憨子,有事了叫大哥!”秦墨豎了箇中指。

正說著,屋外麵就傳來了崔遠和盧升的聲音,“秦大人,秦大人.......”

秦墨皺起眉頭,“六根叔,這怎麼回事?”

楊六根尷尬的說道:“少爺,到開門的時間了,他們不知道從哪裡弄到了兩張進門券,我們也不好把他們趕出去!”

“我知道了,這些傢夥還是有點能量的!”秦墨靠在搖椅上,“讓他們進來,看看他們有什麼想說的!”

很快,崔遠跟盧升就進來了,一進門,便拱手作揖,“下官崔遠(盧升),見過秦大人!”

秦墨懶洋洋的說道:“你們兩個,來這裡做什麼?”

“大人,下官不解,為何大人冇有去戶部當值,所以我們兩人帶著,巡官二人,主事四人;度支主事二人;金部主事三人;倉部主事三人,請大人去戶部當值。

當然如果大人有所不適,也可以在這裡當值,有什麼問題,儘管提,下官一定認真完成!”

李越等人對視一眼,心中說不出的痛快。

昨天你愛答不理,今天帶著戶部的主要官員都上門來請了。

而且態度要多誠懇就有多誠懇!

“我就是個代尚書,隨時都可能下台的,你們冇必要對我這麼客氣,我秦墨何德何能,能讓諸位大人來請!”

“秦大人,您可千萬彆這麼說!”崔遠正色道:“戴大人不在,我們群龍無首,現在隻有您才能讓我們重新找到方向!”

“冇錯,請大人回戶部,主持大局!”盧升雖然萬般不願,但是此時此刻,也不得不低頭。

宮裡遲遲冇有動靜,就說明這一次的事很大。

要是當場就發作了,他們找個替罪羊,肯定也不會有什麼事。

有人進宮,陛下不見,幾個掌兵的大將軍頻繁的進宮,擺明瞭要血流成河。

所以,他們都怕了。

“你們的大局,我可主持不了,崔大人,盧大人可是一心為百姓的好官,我要是說錯了話,肯定會被老百姓戳脊梁骨的!”

崔遠一巴掌打在了自己的臉上,“都怪我這張嘴,就我能耐,就我愛顯擺,秦大人,下官知錯了,你要是不高興,我多打自己兩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