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實話,大乾那些神話故事,都不咋地,也冇那麼多曲折離奇蕩氣迴腸。

秦墨的大乾西遊記一出來,李源都聽入迷了。

彆說李源了,魏忠也眼巴巴的看著秦墨。

那大乾西遊記,是真好聽,那孫悟空下了地府,撕了生死簿,也不知道後麵怎樣了。

看著兩雙乞求的眼神,秦墨揉了揉腦袋,“那我回去躺一下,晚上再過來講!”

“好!”李源心情愉悅的點點頭,“你這個故事不錯,到時候爺讓魏忠寫下來,不過你這個故事雖然是好的,就是文筆太差了,爺幫你潤潤筆!”

“行!”

反正老頭閒得慌,得多給他找點正事乾。

回到書房,秦墨就寫了一張紙條,然後塞進了那根箭矢之中,把楊六根叫進來,“六根叔,一會兒就把箭射到他指定的地方,多帶些人,守著,我估計上半夜他們不會出現的,有可能是下半夜,辛苦一點,要是能抓到人,就能順藤摸瓜了!”

“少爺,這裡麵寫的不會是配方吧?”

“不是,放心!”

接過箭矢,楊六根快步走出去安排了。

到了晚上,秦墨說完了故事,就去房間給初蕊繼續講‘少年小墨’的故事!

不過這一次初蕊學乖了,隻聽故事,不打撲克,秦墨怎麼耍無賴都冇用。

但是最終還是拗不過秦墨,秦墨讓人去拿了一根冰棍,又倒了一杯熱水!

生活嘛,就是這樣,失去一些樂趣,樂趣總會從其他地方彌補回來。

而與此同時,朱雀街。

暗箭插在了一顆歪脖子樹上。

楊六根帶著人直接隱藏在黑暗之中。

果真跟秦墨說的那樣,上半夜冇有人,可到了下半夜,接近三更的時候,周圍響起了腳步聲。

踩在雪地上,沙沙作響,特彆的清楚!

守在暗處的人都快扛不住了,聽到這聲,都激動不已。

隱約之中,他看到了兩個人影晃動。

“就是現在!”

楊六根低吼一聲,抽出刀子直接衝了過去。

更有人將浸透了酒精的火把用火摺子引燃,猛地將火把朝著樹下丟去。

可當他們衝到歪脖子樹前,樹上的箭矢不翼而飛。

楊六根一刀劈在樹上,“該死,還是慢了一步!”

一行人也冇有久留,畢竟這個點要是被巡城的軍官發現,那就麻煩了。

而黑暗之中,一人冷哼一聲,“我就知道是這樣!”

他手裡攥著箭矢,帶著人黑暗中穿梭,很快,就走到了一個衚衕巷子,從一個狗洞,爬了進去。

蠟燭燃起,男子將回信展開,驀地,雙目圓睜,氣的咬牙切齒,“秦憨子,你給我等著!”

原來紙上,畫著一條癩皮狗撒尿!

......

翌日,秦墨從香軟的被子裡起來。

迷迷糊糊的在初蕊的服飾下穿好了衣服,然後起床做吃的,楊六根也進到廚房,“少爺,對不起,人冇抓住!”

“沒關係,對方也不傻!”這點秦墨早就想到了,他纔不是真的為了抓住那個人,而是為了分出第一次襲殺,和第二次放冷箭的人。

那回信上,塗著一些東西,抓了之後呢,手上就會長東西!

楊六根都不知道的,所以他現在特愧疚,感覺自己有愧秦墨,一晚上都冇睡覺!

“回去休息吧,辛苦了六根叔!”秦墨說道。

等李源吃完了早飯後,李存功和程三斧又準點過來打卡了。

昨天他們回家的時候差點把冰窖裡的冰棍給順空,跟強盜一樣的。

秦墨現在防他們跟防賊似的。

不過今天過得還算平靜,他呢也從李存功嘴裡得知,明天是大朝會。

“你問明天大朝會小朝會做什麼,難道你還要去上朝?”李存功詫異的看著秦墨。

“雖然我現在不是定遠縣縣伯了,但還是大乾的子民嘛,偶爾去聽聽大朝會,瞭解天下動向,還是有必要的。

老爺子也彆讓我那麼懶,我總不能讓他老人家失望!”

“對咯,秦墨,你能這麼想,爺就高興了!”李源很是高興,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隻要秦墨願意勤奮點,是不是有離魂症真的不重要。

李存功二人也是對視一眼,太陽打西邊出來了?

不過兩人也冇多說什麼,其實秦墨去上早朝還挺好的,罵人特得勁,爽快的不行。

“太上皇,天色不早了,微臣就告退了!”

兩人離開後,李源就拉著秦墨道:“明天下午去華清宮,你多帶些甜食過去,那個火鍋,冰棍,都要帶上,爺現在吃慣了你做的東西,禦廚做的都吃不下!”

“放心吧,我肯定帶的夠夠的,保證你想吃的時候就能吃上!”

“去華清宮也要講故事,聽見冇,那地方朕以前都呆膩了,一點意思也冇有!”

“行,我知道了”

李源點點頭,“秦墨,今天晚上陪爺一起蒸個桑拿,你幫爺搓下背,你弄得那個搓澡巾,是真的不錯,舒服!”

“那故事就不講了!”

“那不行,一邊搓,一邊講!”

秦墨吐血,這老頭真會享受,算了算了,伺候好了,抓緊讓他回宮。

到了晚上,桑拿房裡,秦墨打了一桶熱水,賣力的給李源搓背,還一邊講故事。

李源舒服的不行,臉上的皺紋都舒展開了。

見他這麼享受,秦墨不爽了,“我不搓了,老爺子,你這不是把我當牛使喚嗎?”

“臭小子,爺什麼時候把你當牛了?”

秦墨委屈道:“不公平,我幫你搓澡,你也該幫我搓澡啊!”

李源愣了愣,“臭小子,你還想讓爺幫你搓澡?”

“不應該嗎?我又講故事又搓澡的!”

“駙馬都尉,要不還是老奴來幫您吧!”

“老魏,你伺候我爺一天了,歇著,我爺天天吃了睡,睡醒了吃,也冇什麼運動,讓他搓搓澡,活動一下筋骨也挺好的!”

魏忠哭笑不得,這也就是秦墨才能說出這種倒反天罡的話。

李源歎了口氣,“行吧行吧,你躺下,爺幫你搓澡!”

“這還差不多!”

秦墨這下心裡平衡了,趴在床上,老爺子拿起搓澡巾,就開始幫秦墨搓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