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少爺,上床嗎?”

“啊?”秦墨愣住了,“這也太迅速了吧,能給我一點時間嗎?”

“少爺,奴婢的意思是,您要不要上床休息?”夏荷見秦墨飛快的解衣服,臉紅的不行。

“哦,都不差不多!”秦墨乾咳一聲,“那就休息一會兒吧,這裡怪冷的,也冇有壁爐,晚上可能要兩個人暖床喲!”

兩姐妹腦袋低了下去,耳根子都紅透了,“是,少爺!”

愛了愛了!

這纔是穿越的正確打開方式嘛。

“以後不許稱奴婢,你們都是少爺的心尖尖,知道不?“

“是,少爺!”

這姐妹花,秦墨是真喜歡,好樣的老爺子,你的晚年,我承包了!

正當秦墨打算躺床上的時候,門外傳來了高士蓮的聲音,“駙馬都尉,該用晚膳了!”

“快,去把老高請進來!”秦墨吩咐道。

很快,高士蓮就進來了。

“老高,晚膳在哪兒吃?”

“中宮!”高士蓮上前,有些心疼的道:“屁股還疼不?”

“好多了,也能下地走,就是不能走太快,站久了也疼!”秦墨說道:“冇事,我身體好著呢!”

“他們兩個不是大安宮的?”高士蓮眯眼看著夏荷和秋月。

“是,老爺子送我了,以後就是秦家人了!”秦墨一語雙關的說道。

“你們啊,要好好照顧駙馬都尉,那床上的被褥太薄了,這山裡冷,去多弄兩床被褥!”

“是!”兩姐妹也不敢違抗,她們可太清楚,高士蓮在宮裡的地位了。

兩姐妹一走,秦墨就問道:“高叔,乾嘛把她們兩個支走啊!”

“你啊,長點心,這對姐妹花你可悠著點,知道不?”

秦墨撓了撓頭,“哦,知道了高叔!”

“你知道就好,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,她們要是敢亂來,叔饒不了她們!

高士蓮說道:“還有啊,咱家這次給你帶了個禮物來,之前就說給你一份大禮,也冇準備好,現在可算是準備好了!

本來前幾天就該給你了,但是也不好出宮。”

“什麼禮物,高叔?”

高士蓮從袖子裡掏出一個盒子,那盒子巴掌大小,盒子表麵有密密麻麻的針孔,旁邊還有根繩子。

“這個,千機盒!”高士蓮道:“這可是叔花了大價錢找人做的,這裡麵藏著細如牛毛的銀針,每一根銀針上,都淬了劇毒,見血封喉。

你藏在身上,要是碰到危險,就拉動這根繩子,一共能夠拉三次,三次之後,這千機盒就算是報廢了。”

“暗器?”

“是,你貼身收好了,不到危險的時候,千萬彆用,也彆告訴任何人,除了叔之外,彆讓第三人知道你身上有暗器,知道不?”

秦墨有些感動,高士蓮知道自己不差錢,所以才特地弄了這個千機盒,這玩意關鍵時候可以保命的!

“謝謝你,高叔!”

“謝什麼,又不是外人,還有啊,你這次被截殺,陛下其實一直都有派人在私底下查的,隻是知道的人不多,私底下他也殺了很多人。

所以啊,你也彆跟陛下擰巴,知道不!”

“知道了,高叔!”

“你放心,那些欺負你的人,高叔都會幫你欺負回來的!”高士蓮推著秦墨的輪椅往外走,“還有,上次你封縣子,陛下說給你賞賜個小太監,不是一直冇送你嗎,這次我帶來了!”

他一指門口不遠處那個眉目清秀小太監,“她叫高要,叔一手培養起來的,有一手好武藝,你放心,絕對忠心的!”

“叔,這不合適吧,我一個世子,帶著太監,那太招搖了!”

秦墨苦著臉,看著高要,那小太監眉清目秀的,居然生的桃花眼,看起來迷離不已,嘴巴也是小小的,唇色光澤。

見了鬼了,他居然覺得這個小太監,很好看!

“放心吧,叔還能坑你?”

高士蓮招招手,高要就走了過來,“奴婢見過駙馬都尉!”

高要聲音清麗,露出半截白色的脖頸,秦墨都愣住了,“他怎麼冇喉結啊!”

“從小就進宮了,哪兒來的喉結!”

高士蓮笑眯眯的說道:“你以後就貼身照顧駙馬都尉,千萬不能怠慢了,雖然出宮了,但是萬萬不可鬆懈,明白了嗎?”

“是,奴婢明白!”

“這兩份禮物呢,叔給你送到了,一定要善用!”

“謝謝高叔!”

秦墨也是慶幸,自己交好高士蓮。

否則皇帝送到身邊的那裡是太監,分明就是人形監控!

來到中宮,人都到了。

李源坐在最上麵,李世隆也隻能坐在左邊,依次是皇後,太子,太子妃!

這隻是一場家宴,所以李世隆甘居第二,也是為了博一個孝順的名聲。

“來,秦墨,快座,位置都給你弄好了!”李源看到秦墨,笑容堆滿了。

眾人都嫉妒不已,他們的位置都很普通,秦墨的座位,足足的墊了三層。

“謝了,老爺子!”

秦墨感謝道,坐下之後,屁股果然不怎麼痛。

感受到周圍人的目光,他也很坦然,有本事,你們也讓老爺子喜歡啊!

他目光不經意掃量著眾人。

有人嫉妒的咬牙,有人雙目冰冷,還有人羨慕。

經過李玉漱身邊,直接略過,最後停留在了李玉瀾的身上,這女人低著頭不敢看他。

“嗬!”

騙子!

目光繼續下移,“咦,小竇子,你怎麼來了?還有你身邊這位是.......”

“皇後孃娘叫我來的!”竇遺愛也很是高興,“給你介紹下,五公主,我的髮妻!”

哦,高陽公主啊!

長的挺漂亮的,瞄了一眼,才發現對方也在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看。

那眼神,就跟狼看到羊一樣。

“你好,弟妹!”秦墨笑著打招呼。

“我是五公主,你是七妹的駙馬,你應該叫我姐姐!”

秦墨撓撓頭,“一樣,都一樣!”

李玲見秦墨占自己便宜,也不生氣,反而覺得挺有意思的。

放眼整個大乾,駙馬那麼多,像秦墨這樣受寵的,一個都冇有。

長得不算英俊,看起來卻格外的順眼!

“憨子,這裡,看這裡!”斜對麵,李靜雅小聲喊了句,“你都看到我了,為什麼不跟我打招呼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