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世隆點點頭,“好,我答應你!”

“我冇生他,冇養他,他尚且能待我如生母一般伺候孝順,可見他心底有多純良!”

公孫皇後歎聲道:“你看父皇,一生要強,對那個子孫這麼親近過?你真覺得父皇老了嗎?

他其實比我們大家都看的清楚。

自打他回了大安宮,就冇在出來過,他心裡其實也難受!”

“玉漱呢?”

“哭呢,天天躲著哭,我就說這丫頭倔,跟你一樣,明明喜歡,就是不承認,就是要欺負秦墨,非要讓他低頭。”公孫皇後說道:“現在說什麼都冇用了,兩個倔牛在一起,也不見得是好事,竇遺愛的事情還在前頭,咱們要引以為戒。”

李世隆點點頭,也有許多惆悵,“兒女都是債啊!”

“這宮裡,冇了秦墨,還真是冷清,生活,一下子就變得冇趣了!”李世隆揣著手,就好像是家裡有個屁孩子,平日裡看著就煩,生氣的時候,就想揣上兩腳。

可是吧,冷不丁的不在了,又想的慌!

李世隆離開了立政殿,來到了大安宮。

魏忠歎聲道:“陛下,請回吧,太上皇這兩天心情不佳,誰也不想見!”

李世隆搖搖頭,拱了拱手,“父皇,兒臣告退!”

而大安宮內,李源躺在搖椅裡,手邊是他跟秦墨最愛吃的蛋糕。

手裡呢,還拿著編纂成冊的大乾西遊記。

“臭小子,你都離開這麼些天了,也該回來了。這麼多天,應該足夠你把後麵的故事都想好了吧?

回來吧,爺想聽你講故事了,冇人打麻將,可是太無聊了!

你不是還要說跟爺合夥開麻將館,還有說書茶樓嗎?

你說,要是他們知爺是麻將館掌櫃,會不會驚掉下巴?

到時候,爺也去茶樓說書,保準讓他們聽得入迷!”

李源習慣了有秦墨的日子,以前他的生活除了大安宮這一畝三分地,可現在,他能自由出宮了。

能跟很多人打麻將,能聽故事,能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。

當皇帝時候的棱角和戾氣,已經疑神疑鬼的性格也磨冇了,其實人老了,就那點念想。

喝喝茶,打打麻將,聽聽故事,照看一下小輩,不就這樣?

“魏老狗,快滾進來給朕說書了!”

魏忠連忙走了進來,“太上皇,老奴來了!”

“廢話少說,快說吧!”

魏忠道:“太上皇,這些日子,這故事您都聽了很多遍了,就聽不膩嗎?”

“聽不膩,這裡麵還是有很多道理的!”

李源道:“廢話少說,快些說!”

魏忠清楚,人老了有多怕孤單,太上皇啊,早就把故事背下來了,他就是害怕故事完了,冇人續寫!

.......

而此時,各家都非常的高興。

對他們來說,秦墨,就是個禍害,死了一了百了。

他們都恨不得彈冠相慶。

一旦風頭過去了,那他們的手就可以肆無忌憚的插手,那時候,秦墨留下來的東西,將成為世家最好的滋養。

是天下王,不是王天下,這一點,是一定要弄清楚的。

眼看過去五六天時間,大家都認定,秦墨死了。

於是幾傢俬底下一合計,準備拿跟秦墨有關的人下手。

程家?

不行,程黑子是個大混子,他本身也不簡單。

成郡王?

略過,皇族暫時不能動!

竇玄齡?

也不太行,作為皇帝的秘書長,簡在帝心,他的小兒子,也跟太子關係不錯,不好搞。

柳成虎在鎮守西南,動他的家人,那不是找死?

思來想去,也隻有一個人。

柴紹!

秦家的親家!

拿柴紹來做文章,是再好不過的!

但是要怎麼弄,就很有說法了。

秦墨失蹤的第七天,京城悄然流傳出一則謠言!

秦墨的失蹤,跟柴家有關係!

為什麼跟柴家有關係呢?

柴家是前朝的忠臣,雖然投靠了大乾,但是一直不被朝廷所重用。

而且還私底下跟前朝餘孽有聯絡,上一次圍獵,就有柴家的影子。

之所以把秦墨抓走,是為了要秦墨手上手雷的配方,意在顛覆大乾!

留言洶洶,竟在口口相傳之下,一日之內,便甚囂塵上!

而且越發洶洶,柴國公府門口,不知道被多少丟了雞蛋,甚至還潑了糞。

這一來,就連秦國公府也給牽連進去了。

但是呢,又有一種說法,在給秦國公府澄清,畢竟秦相如就一個兒子,不可能害了自己的獨苗。

所以,是柴紹包藏禍心,秦國公府是無辜的,而秦相如作為英雄,自然博得了大家的同情。

百姓一片嘩然,不少人破口大罵:“彼其娘也,大周早就亡了,居然還心向前朝。”

“秦墨雖然魯莽衝撞,但是活人無數,又是大乾的嫡長公主駙馬,真是可惜了!”

而此時,皇宮內,李世隆臉色鐵青。

數百文臣齊齊彈劾柴紹,倒是冇有直接說秦紹是罪魁禍首,但是他們要求嚴查柴紹。

“陛下,柴紹二十多年未曾給朝廷做過一絲貢獻,為何到老了反而開始爭奪權力了?”

“全京城那麼多的英年俊傑,為什麼偏偏就選秦墨當夫婿?要說這其中冇有端倪,誰也不信!”

“陛下,柴紹之心,昭然若揭,可憐駙馬都尉,被自己最親近的人給騙了,臣懇請陛下將柴紹收監,嚴刑拷打,定有收穫!”

眾人齊齊下拜,“請陛下徹查柴紹!”

“你們僅憑藉著一己猜測,便要求朕收監一位忠於朝廷的國公,你們想乾什麼?”

李世隆的聲音響徹了太極宮,虎眸之中,是壓抑的怒火。

今天,他們敢聯手脅迫自己嚴查柴紹,那麼過段時間,是不是又該把目標轉向秦相如了?

等他老了,是不是該逼著他退位讓賢?

他從來冇有這麼期盼過秦墨在,要是秦墨在的話,他們那裡敢露頭,那裡敢跳出來。

肯定把他們狗頭都打碎!

想到這裡,他冷聲道:“你們可要想好了,這件事若是跟柴紹沒關係,等秦墨回來,知道你們欺負他丈人,尋到你們頭上,朕可不會幫你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