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他說,唯有一個純潔的吻才能夠喚醒!”秦墨紅著臉,“你肯定不信對吧,我也覺得那個秦祥林不對,澀澀的!”

方蓴臉一紅,“滾去掃地,在胡說八道,揍你,反正陛下說了,不把你打出內傷就行了!”

嗨呀,這個老六,可真是行!

你等著,你欠下的債,我十倍百倍讓你女兒償還,一個女兒不夠,我就想辦法,多搞一個!

很快,秦墨掃完了地,又去廚房做飯,這方蓴特變態,搬一條凳子,就在廚房門口守著他 。

“師姐,你放心,我不會跑的,我以人格擔保!”

“你說的,是秦祥林還是你?”

“我啊,秦祥林我又控製不了他!”秦墨說道。

“行了,我知道了,你少說廢話,做菜!”

隔著老遠,她都嗅到香味了,大乾廚神,果真名不虛傳,“對了,你另外給師父準備一份,知道嗎?”

“哦!”

秦墨點點頭,做好了飯菜,他正要上桌吃飯呢,方蓴道:“冇大冇小的,我吃完了嗎,等我吃完了你在上桌!”

“你,你欺人太甚!”

“我就欺負你怎地?”方蓴昂著頭,師父說了,這傢夥雖然憨,但是心高氣傲的,必須狠狠磨一磨他的氣焰,省得他天天惹是生非,把陛下都頭疼的不行。

上一次這麼無助還是在碧水山莊。

秦墨豎了個大拇指,“師姐,你真棒,說話都不帶拐彎抹角的,性格爽快,我就喜歡你這樣的性格!”

“我喜歡就夠了,不用你拍馬屁!”方蓴咬了一口雞腿,“這個雞腿不錯,怎麼做的?”

“我會做就行了,你不需要知道!”

“也是,反正我又不做菜,的確冇必要知道!”方蓴吃的津津有味。

“行,算你狠!”

秦墨端著飯碗,就坐在門檻上吃飯,吃的還是白飯,因為方蓴不許他上桌!

“臭八婆,女烏龜,你等著,總有一天我要你好看!”秦墨一邊嘟囔一邊狠狠的吃白飯。

方蓴見他一臉幽怨,“瞪著我做什麼,笑,看到你這樣,本師姐吃飯都冇心情了,快點的!”

啪!

長長的鞭子精準的在秦墨的腳邊抽出了一道印子,揚起灰塵秦墨吃了一嘴。

“嘿嘿,哈哈,嗚嗚~”笑著笑著秦墨就哭了,“忒欺負人了,你就是個女魔頭,不就仗著武藝高嗎,有什麼了不起的,有本事,咱們上床試試,保證讓你哭!”

“說什麼悄悄話呢?”方蓴又是一鞭子,嚇得秦墨一哆嗦,“哦,我說師姐不僅人長得靚,武藝也靚,我以後要是有你一半厲害,半夜都能笑醒!”

方蓴哼了一聲,夾了一筷子雞腿,精準的丟入秦墨的碗中,“獎你的!”

秦墨攥著拳頭!

等著,女魔頭!

秦墨咬了一口雞腿,“謝謝師姐!師姐夾的雞腿真香!”

方蓴看著舔狗墨,心情很好,本來她還非常不情願有這麼個憨子師弟,現在看,還挺有意思的。

“太上皇給你起了個字,叫景雲,師父也給你起了個法名,我們這一被,正好是妙字輩,你就叫妙雲吧!”

“啥?妙雲?那不是女人的名字!”

秦墨都傻了,莫名就想到了肖姑姑,她的法名是肖妙真,而且也是妙字輩。

“長者賜,不可辭,明白不,高興你也要收下,不高興你也要收下,記住了,你師姐我叫妙蓴,道上一般都稱呼法號的。

一般人行走江湖,用的也是法號,是不會把真名字告訴你的!”方蓴道。

“這麼說,肖姑姑也是江湖人?”秦墨心裡暗暗思忖,看來,自己還是冇有騙得她的信任,真是失敗!

“你嘀嘀咕咕的,到底說什麼呢!”

啪!

一鞭子抽在了秦墨的身上,疼的秦墨一哆嗦,“師姐,你乾嘛呢?”

“記住了,以後師姐說話,好好聽著,再神遊太虛,就把你吊欽天監那顆樹上,讓來往的人看看,你這個大縣公的威風!”方蓴道。

“你!”

秦墨氣的不行,但是冇辦法,這女魔頭,厲害著呢。

他現在是逃也逃不掉,叫誰都冇人搭理他,繼續跟她對著乾,肯定歇菜,隻能假意順從她,然後.......

哧溜!

秦墨吸了吸嘴角的口水,“是,師姐!”

“還有,咱們師傅是恒字輩的,

(adsbygoogle = window.adsbygoogle || []).psh({});

法名叫恒罡,記住了嗎,妙雲?“

“記住了!”秦墨憨憨一笑,受下了這個屈辱的名字!

都怪老爺子,給他起什麼雲!

哎,苦也!

方蓴滿意的點點頭,“吃飽了,收拾收拾,下午在把地掃一遍! www.uukansh.com”

這地掃的乾乾淨淨的,這分明就是折騰他,秦墨隻得無奈點頭,“是,師姐!”

抱著碗筷來到廚房,秦墨直接把碗筷一拋,“我掃個de

他左顧右盼,偷偷從廚房後麵留了出去,看著圍牆角落裡那個被雜草擋住的小狗洞。

“先逃出去再說,逃出去,他死也不會再進來了!”

扒開雜草,秦墨鑽了進去,卻發現自己被卡住了。

完了完了,進退兩難!

秦墨哭了,為什麼不能翻圍牆?

摔斷腿也比卡狗洞好!

“需不需要拉?”

“要要要,好人一生平安!”秦墨艱難抬頭,就看到女魔頭冷笑看著自己,抓住他的衣領,猛地一拉!

“哦!”

秦墨硬生生被拉了出來。

“來,從哪裡爬出來,就從哪裡爬進去!”女魔頭指著那個被秦墨拓寬的洞口。

那一瞬間,羞辱,委屈,瞬間爆發了,“女魔頭,我跟你拚了!”

“我就知道你不會那麼乖乖聽話,給我回去!”

砰!

秦墨倒飛出去,還冇等他反應過來,就被塞進了狗洞。

然後再次被女魔頭拉了進去,身上劃開了一些口子,但是都不及內心的痛。

“記住了,下次要是再逃,就扒光了衣服,吊起來打!”女魔頭哼哼道。

秦墨雙目留下了委屈的淚水,“我一個變態都覺得你變態!”

“回去,掃地!”

女魔頭拉著秦墨,也不知道她那麼小小的身軀,是怎麼拖動一百六七十斤的壯漢的。

閱讀大乾憨婿最新章節 請關注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