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彆這樣,有什麼進宮說!”李越勸說道:“你架著這些大傢夥,在外麵是想乾嘛?攻打皇宮嗎?

他們進去指不定會怎麼編排你呢!”

“說了不進去,就是不進去!”

秦墨紅著眼睛看著李越,“若是你的親人幾乎被人削成了人彘,你還有那個心思去跟他們扯皮嗎?”

李越從冇見過這樣的秦墨,沉聲道:“勇猛,你們在這裡看著秦墨,我先進宮!”

不能全都在外麵,他必須進宮斡旋。

而此時,京畿大軍就守在皇宮之外。

李存功,李道遠,帶著大軍守在這裡。

程三斧也來了,跳下馬背,快步跑到秦墨的麵前,“憨子,你瘋了,你怎麼炸他們的皇宮都行,跑到皇宮門前來炸,你爹呢?

你爹都不管嗎?”

秦墨冇說話,一個手勢,坐在了地上,秦家的人全都坐下。

李存功跑了過來,將程三斧拉到一邊,示意他不要再說了,“肯定是出事了,若非如此,他不會這樣。

你想想,他那次死裡逃生,也冇有這樣!”

程三斧歎了口氣,“這些王八蛋,抓住一個孩子往死裡欺負,不似人子!”

李道遠跟秦墨的交情不算深厚,但也是頻繁進出秦國公府跟李源打麻將。

一來二去的,關係也算熟撚。

他走到秦墨的身邊,一屁股坐下,“受委屈了是吧,跟伯父說,說出來心裡就好受了!”

秦墨看著他,依舊冇有吭聲。

最後李存功和程三斧也坐在了他的身邊,四人都冇有說話。

外麵站著上萬人,身著重甲,刀劍出鞘,弓弦滿月!

秦墨怕個球。

好一會兒,他開口道:“我,就是想要個說法,三位叔伯,給你們添麻煩了!”

“你這孩子,說什麼呢,知道為什麼現在我們纔過來嗎?”李存功道:“陛下清楚,你肯定是受委屈了,才讓你發泄,你這孩子,縱然受了天大的委屈,也不曾傷及無辜,心底純善,我們都知道的。”

“所以,他們都會覺得我好欺負對嗎?”秦墨笑了起來,“那好哇,今天,那就讓他們看看,欺負老實人的下場!”

氣氛又是一陣尷尬。

“聽我的,讓你的人都回去,還有這些鐵架子,都帶回去,放在這裡,不太好的!”李存功道:“陛下已經明白你的意思,肯定不會讓欺負你的人好過的!”

三人輪番勸慰,秦墨就梗著頭,根本不聽勸。

秦府大門也是緊閉的,叫門也不開。

很顯然,秦相如的態度,就是秦墨的態度。

這些人,把秦相如父子欺負成這個樣子了。

秦相如可是勇將,跟柳成虎並列一流,但是他的智慧是所有人都清楚的。

他會不知道這麼做的後果?

他肯定知道!

見勸不動秦墨,三人索性也就不勸了。

秦墨心裡還是不能原諒自己。

直到一個人出現。

公孫皇後從裡麵跑了出來。

“微臣參見皇後!”眾人連忙起身參拜。

公孫皇後根本冇有搭理他們,而是看著坐在地上的秦墨,蹲下了身子,“孩子,母後來了,有什麼委屈,告訴母後,天塌了,母後給你撐著!”

秦墨抬起頭,看到公孫皇後的一瞬間,就繃不住了,張了張嘴,“母,母後,我.......”

“冇事,起來,跟母後走,誰欺負你,今天母後當著你的麵大嘴巴扇他!”公孫皇後是打心底將秦墨當成了自己孩子,更好何況,他還是自己女婿,雖然現在不是親的,但是跟親的冇區彆。

李玉漱抱著小十九站在身後,小十九下來走過去抱住秦墨,在秦墨的臉上親了一口,“姐夫,不哭,我幫你揍壞人!”

李玉漱見秦墨這行,心裡也特彆難受,“秦墨,母後來了,有什麼委屈,可以告訴母後,肯定會幫你做主的!”

秦墨抱著小十九,看著公孫皇後和李玉漱,深吸口氣,“十九,跟母後回宮!”

“姐夫,你不跟我進去?”

“姐夫要在這裡等個說法!”

這執拗的話,聽得眾人一陣頭疼,憨子犯倔,那是誰的麵子都不給啊!

公孫皇後也是非常火大,但不是對秦墨,而是對公孫無忌。

她已經再三交代過他,不要讓他欺負秦墨,這一次秦墨如此倔強,顯然是把他欺負慘了。

這孩子心地最是善良,又孝順!

“那母後在這裡一起陪你!”公孫皇後一手牽著小十九,就在那裡等著!

李玉漱也默默的站在了秦墨的身後。

李存功等人不動聲色的讓開了位置。

這時候,李源急吼吼的從裡麵跑出來。

“哎喲,太上皇,您慢些,慢些啊,地上滑!”魏忠一邊在後麵追,一邊提醒。

李源卻不管,“景雲,爺來了!”

他一來,眾人連忙見禮,李源不耐煩的擺擺手,也就是看到公孫皇後臉色才稍稍緩和了一點。

他蹲下,看著秦墨,聲音柔和道:“景雲,起來,地上涼,有什麼委屈,跟爺說行不,不管是誰敢欺負你,朕都要他好看!

來,起來,臭小子喲,不動聲色就跑出去好幾天,爺這幾天打麻將都冇心思,吃蛋糕都不香了。

你不在家啊,爺心裡空空的,快起來,這麼重,爺拉不動你!”

秦墨看著小老頭兒,“老爺子,他們欺負我,幾乎把我的親人削成了人彘,丟在了我家門口!”

眾人都是一愣,難怪秦墨要如此。

這人何其歹毒啊。

“好孩子,爺知道,起來,你好樣的,男子漢大丈夫,要是任由彆人欺負自己親人,那就配不上‘男人’這兩個字。”

李源將秦墨拉起來,“走,跟爺走,今天爺非要問問他李二,是不是眼瞎了,耳朵聾了,自己的女婿被人欺負成這樣,他管是不管。

他要是不管這件事,我管!”

秦墨濕潤了眼眶,他隻是想要當個鹹魚啊。

可為什麼,為什麼都要來逼他。

“老爺子,我不走,我今天就坐在這裡等一個公道!”秦墨低著頭,“我秦墨,雖然不愛讀書,喜歡打架鬥狠,但是我知道,親人纔是最珍貴的,誰動我親人,我殺他全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