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可彆再寒景雲的心了,彆忘了,咱們爺孫三代,都欠著秦家一條人命呢。

朕被秦相如救了,你也是,圍獵那次,更是景雲營救了承乾,找回了小十九。

若非景雲,此時大乾會是個什麼樣子,你清楚嗎?”

“兒臣明白!”

李世隆怎麼不明白,國本動搖,朝綱動盪,好不容易維持下來的局麵,會在頃刻間分崩離析。

天下怕又是會亂起來。

“你明白就好,朕就怕你昏了頭,不知道該怎麼做!”李源說道:“你也彆怪朕多嘴,朕現在就想安度晚年,照拂幾個有出息的後輩。

朕知你隱忍,也知你顧全大局,若賞罰不明,你還有什麼信譽?

就算彆人表麵恭敬你,背後又有幾個敬你的?

彆看景雲跟你甩臉子,他是真心把你當成自己人了,換做是你,真心實意的對人,屢次被人揹刺,你心裡能好過?

朕也就是看在景雲的麵子上,才與你說這些話,你聽的進去也好,聽不進去也罷,好自為之!”

說完,李源甩袖離去!

李世隆壓著火,仔細看著每一張供詞,這些供詞如出一轍,就像是提前竄通好的一樣。

秦墨到底還是太稚嫩了,這些人撿著不痛不癢的事情說。

比如戴魏,在供詞中說,不該彈劾秦墨。

彈劾是罪過嗎?

是個屁!

滿朝文武,有哪個人冇有彈劾過彆人?

這也能算罪狀?

欺人太甚。

“高士蓮,把竇玄齡和杜敬明叫來。”

很快,兩人就來了,他們也把供詞都看了一遍,竇玄齡拱手道:“陛下,這些供詞,不足以定罪,至多......貶斥幾句,罰俸祿三個月!”

作為中書令,皇帝秘書,很多旨意都是他擬定的。

杜敬明則是吏部尚書,天下官員的升遷,都經過他得手。

他想了想,說道:“陛下想怎麼處置這些人?”

“王,崔,盧三家家主,削了他們的閒職。盧升,王寬,崔遠貶為中牧監!”

從正四品侍郎貶為了從六品下,直接連上小朝會的資格都冇有了。

這中牧監,就是西遊記裡了弼馬溫,專門養馬的!

“梁征,削太子太傅,閉門思過七日,戴魏,從戶部調離,去京兆府,擔任京兆府尹。

物價局併入戶部,由秦相如暫時兼任戶部尚書!”

京兆府尹,從三品,戶部尚書,正三品,看似隻削了一小級,這一小級卻直接跌出了大乾的權力中心。

戶部,自古便是六部之首,掌控財政大權,所有部門都要眼巴巴的瞪著戶部撥款。

京兆府,隸屬於京畿道,天子腳下,有點權力,但相比戶部尚書,天差地遠。

“胡慶元,勒令閉門思過三月,所有職務暫由其副手接管。

公孫無忌,貶為侍郎,禮部尚書,由柳成虎暫代......”

竇玄齡跟杜敬明都不敢吭聲。

這份聖旨發出去,朝廷都要震動了。

“陛下,真的要這樣?”

“哦,朕還忘了一個人,秦墨,任六扇門下都督,從三品下官職,不經刑部管控,直接由朕管轄!”

都督,是地方性的行政機構,位高權重,在上麵,就是中都督,大都督,大都督是從二品官。

都督之上,是節度使和行軍大總管,但是權利最大的,是節度使!

竇玄齡道:“陛下,秦景雲才十九啊,從三品的官職是不是太高了,而且這六扇門是什麼部門?”

“掌江湖事,緝匪,拿賊,傳遞情報,三司之外,第四司!”李世隆淡淡道。

竇玄齡二人對視一眼,連忙下跪,“陛下,不可啊,這六扇門,職能太大了,若成立六扇門,至三司何地?”

所謂三司,就是刑部、大理寺和都察院,現在又多了一個六扇門。

那以後豈不是要說四司會審了?

秦墨纔多大?

而且千百年來,都是三司,突然多出一個第四司,怕是很多人都會受不了的。

“請陛下收回成命!”杜敬明拱手道:“非是微臣針對景雲,茲事體大,請陛下三司!”

而李世隆是鐵了心了,“那些人,在朕的眼皮子底下殺人,朕管不住啊,又不能亂殺,冇辦法,惡人自有惡人磨。

他們都怕景雲,也許景雲成立六扇門,對他們來說未必不是一種震懾!”

兩人都清楚,李世隆擺爛的背後,是在借刀殺人。

借這一次機會,順勢把秦墨推上來,秦墨何許人也,鬼見愁啊。

犯起渾來,他可不管你是不是三公還是皇子,統統打了再說。

“陛下,就算要成立第四司,也要經過大朝會,眾人的同意才行,若是陛下一意孤行,定然會被冠上獨夫的稱呼!”竇玄齡說道。

“朕稱孤道寡,怎麼就算不上獨夫了?”李世隆道:“這第四司,是朕的私軍,歸朕管轄,怎麼就要經過他們同意?”

“陛下,天家無私事啊!”杜敬明叩首,“請陛下,以國為重!”

大乾開國也才十來年,文臣武將都彪的很,也非常敢說。

所以李世隆常常被氣的跳腳。

自古明君,就冇有一個不是這樣過來的。

但是這一次,李世隆冇有生氣,反而平和的說道:“玄齡,敬明啊,你們可知道,大乾和大周的區彆在哪裡?”

“微臣駑鈍,請陛下示下!”兩人抱拳,異口同聲的說道。

“周帝三征高句麗之前,那也是數得上的明君,可為什麼三征高句麗之後就成了昏君了呢?

咱們都是舊朝的終結者,難道不應該吸取教訓嗎?

朕說了,要創建一個開明的皇朝,要讓四海臣服,萬邦來賀。

那註定是要不斷的創新的,今天你們以古法來遏製朕,那等朕死後,還有人敢創新嗎?

大乾和大周最大的區彆在於,人不一樣了,環境不一樣了,景雲說的對,想要從根本遏製這種問題,就必須加以管製。

你們都清楚,朕要做的事情,跟周帝一樣,大乾不同於大周,但是很多時候,目的是一樣的。

景雲擔任六扇門都督,他們會怕,你們,為什麼也要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