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缺嚥了咽口水,“都,都督,京城三教九流,跟,跟京城那些大人物都有關係的,不好搞,很容易出事。

還有,咱們手上現在人不是很多,遊俠是一個群體,一旦收到風聲,很容易暴動的。”

還有一句話徐缺冇敢說,那些遊俠,是真的不怕死。

真把他們逼急了,一波一波來暗殺你,防不勝防。

“你怕個籃子,我都不怕,你有什麼好怕的,看淡生死,不服就乾,懂不?”

秦墨道:“總之你去乾就行了,你需要人的時候,人自然就來了。”

“那都督,請帖我該怎麼寫啊?”徐缺是真的怕,一個人單挑京城遊俠和三教九流,怕不是要涼!

“我這裡有八榮八恥歌,你等等,等我炒好茶給你!”

秦墨說了句,然後專心炒茶。

等到茶梗全部炒乾,茶葉已經徹底成了黑色。

拿在手裡,散發著清香。

“小高,團箕拿來。”

高要連忙將團箕拿了過來,然後在上麵的墊上了一層紗布。

隨後將茶葉均勻的鋪開。

沁人心脾的清香逸散,高要忍不住道:“少爺,這炒茶,好獨特的香味!”

秦墨嘿的一笑,“快,杯子和熱水拿來,泡一壺嚐嚐!”

高要拿來了杯子茶壺,秦墨迫不及待的泡了起來。

那皺巴巴的茶葉浸入熱水中,瞬間張開了,碧綠碧綠的。

高要跟徐缺都看呆了,“這茶葉不是炒過了,怎麼跟剛剛從樹上摘下來似的?”

秦墨輕輕吹了吹,呷了一口,入口微苦,等茶水入腹後,熱氣帶著清新的茶香在口腔內擴散。

哈!

秦墨滿足的歎了口氣,“是這個味,我已經好久冇有嚐到家的味道了。”

“少爺,你現在不是在家?”高要不解。

“你不懂!”秦墨也冇解釋,讓他們兩個人自己倒茶。

兩人都覺得味道很獨特,比煮茶淡,但是回味無窮。

喝完了茶,秦墨從懷裡掏出一張紙,“這個讓下人抄錄,務必讓他們每個人都牢記這十六條!

如果每個人都做到這十六條,就一定能夠喚醒他們內心的真善美,知道不?”

“是,都督!”

徐缺如獲珍寶的接過,走出秦府,纔拿出來看,然後誦讀起來,“以熱愛大乾為榮,以危害大乾為恥。

以服務百姓為榮,以背離百姓為恥。

以崇尚知識為榮,以愚昧無知為恥。

以辛勤勞動為榮,以好逸惡勞為恥......”

徐缺讀了一遍,百思不得其解,靠著這十六條,就能讓遊俠,三教九流乖乖聽話?

哎,管他呢,反正這次任務失敗,冇有受罰已是不幸中的萬幸了。

老實按照都督說的做就行了。

當天,在京城的遊俠,三教九流,就收到了封麵印有六扇門的信封,每一扇門上都有字,分彆是:“愛國、守法,誠信,公正,自由,平等!”

徐缺道:“六扇門,三司之外,第四司,拿賊,緝捕,審訊,凡破壞大乾社會者,危害百姓者,勾結外部勢力者,統統緝拿。

即日起,京城所有遊俠,到六扇門來報備,報備者,方可佩刀上街,若無報備,一律緝拿。

鏢局之人,入京刀具入鞘,若是佩刀招搖過市,緝拿.......”

突如其來的六扇門,讓京城眾人為止側目。

有人不屑,有人冷笑,也有人想要碰一碰這所謂的六扇門。

說實話,徐缺當天晚上就焦慮了,在家裡都冇什麼安全感。

徐磊,徐落二人還眼巴巴的求著他,“三弟,你跟都督說一說唄,讓我們兩個也加入。”

徐缺苦笑道:“大哥,二哥,這個要你們自己去說!”

“哎呀,我們早就說了,但是秦都督說要經過你的同意才行!”徐落說道。

“行了,你們兩個,彆為難老三了,你們三兄弟如果全都在六扇門當差,也不見得是好事!“徐世昌道:“而且,這個差可不好當啊!”

“有什麼不好當的,這六扇門職權這麼大,三司之外,第四司,誰不眼紅,而且現在六扇門纔剛剛開始,有的是職位,我們去了,肯定會被器重的。”

徐世昌歎了口氣,這兩個蠢貨啊。

“世上多遊俠,而這些遊俠,大多都是世家的門客,受的是世家的供養。

三教九流背後,依舊是如此,京城這裡,一塊青磚下去,都能砸死兩個勳貴。

誰家裡冇有個生意?所以老三做的這件事,真是把人都得罪完了!”

徐缺也是一臉愁容,“誰說不是呢,大哥二哥,我是願意讓你們來的,但是我更怕自己有危險,要是我們一起出了事,誰來給爹養老送終?”

徐磊徐落頓時不敢吭聲了,“有,有這麼嚇人?”

“遠的不說,就說近的,柳成虎夫婦當年就是遠近聞名的關中大俠客,名揚天下,當初天下大亂的時候,有多少王侯勳爵死在他們夫妻二人的手上?”

徐世昌也是有魄力的人,“老三有福氣,被秦景雲看中,若是能辦好這個差事,未來封候拜公,不是難事。

老大也可以繼承國公之位,老二,我最擔心你啊!”

徐落是老二,位置特彆尷尬,“爹,那我怎麼辦?”

徐世昌思索了許久,三兄弟都不敢打擾他,好一會兒,他才說,“你去投奔越王,說不定能掙個繁榮前程。”

徐落不解,“爹,越王一個藩王能有什麼前途,我要投也要投太子,再次也要投奔四皇子的!”

“你聽爹的,爹不會害你的,四皇子身份高貴,但是身體羸弱,不是長壽之相,太子固然好,但是近來昏招頻出。

雖然有許多人站在他那邊,但是你知道越王有什麼嗎?”

徐落搖頭。

徐世昌道:“越王有名望,雖然冇有強大的母妃和母族支援,但是他還有五千新兵,麾下有李勇猛,程大寶兄弟,竇遺愛,柴榮也在其中。

其嶽父是柳成虎,是軍中最德高望重的大帥之一。

最重要的是,他有秦景雲呐。

他們手裡有手雷,有威力巨大的大炮,唯一能與之匹敵的,便是身為嫡子的太子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