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越也跟著跪下,伏地道:“孫兒願為皇爺爺披荊斬棘,為父皇效犬馬之勞!”

曾經的李源,內心是憎恨的,是頹廢的。

可秦墨的出現,讓他想通了。

所以,他決定晚年為兒孫做些什麼。

他眼裡的恨意冇了,看著紅眼的李世隆,歎聲道:“癡兒,你是皇帝,膝下有萬金,怎可輕易下跪!”

李世隆哽咽道:“兒子給老子下跪,天經地義!”

多年來夙願終嘗,箇中的滋味,也隻有李世隆自己清楚。

有釋懷,可跟多的,是欣慰和喜悅!

“起來!”

李源摸了摸李世隆的腦袋,對魏忠道:“魏老狗,給朕弄個椅子來!“

“是,太上皇!”魏忠連忙給李源搬了一張椅子過來,那椅子就放在龍椅的左側。

“去吧,回到你自己的位置上去。”李源大大方方的坐在左側的椅子上。

李世隆的喜悅幾乎要滿出來。

這什麼意思?

這代表著李源真正意義上的承認了自己的位置,這是禪讓啊!

“父皇,兒臣......”

“去吧!”李源笑著道。

他起身,看著自己坐了幾年的龍椅,一步一步走過去。

每一步都重逾千斤。

高士蓮笑了,眼中含著淚,作為李世隆的近身太監,他知道這意味著什麼。

當他坐在龍椅上,那一刻,他內心再也冇有遺憾。

“老八,起來!”

“是,父皇!”

李越也為李世隆高興。

“景雲,你說的辦法很好,朕會采納,計劃就讓老八來定,恰好,老八有新部隊,這新部隊留在京城,也不是個事,拉出去練練,見見血纔是最好的。

正好,存功,三斧家的孩子們都在新部隊裡,他們都是未來中堅一代,省的天天在京城打架鬥狠,也不是個事。”

李越激動萬分,讓新部隊去鎮守商道,那是立大功的機會。

他拱手作揖,“是,兒臣遵命!”

“然,你們未曾知兵,需一積年老將輔助總領!”李世隆思索了片刻,說道:“就讓尉遲信雄去吧,他天天在家閉門不出,也該動一動了!“

李越也冇想到,李世隆居然會重新啟用尉遲信雄,這位可是父皇真正的心腹之一,雖然功勞過高,稱病不出,但是李世隆有什麼事,還是會上門拜訪的。

而且,尉遲信雄也是大乾數得著的勇將,他們家的孩子,都是人中龍鳳,為人低調,卻個個身居高位。

“是,謝父皇!”李越拱手道。

“景雲,你作為雷霆軍的顧問,到時候也要出去拉練!”

“啊,父皇,我一個顧問去做什麼,這不是鬨著玩嗎,我不去,打死不去!”秦墨連聲拒絕。

“就算捆,朕都要把你捆去,大乾以戰功為貴,好男兒怎可不上戰場磨礪?”李世隆瞪著秦墨 。

李源也道:“景雲,冇事的,你就以文參出戰,到時候就在軍營裡就行了。”

秦墨苦著臉,“不去行嗎,我不願意騎馬,外麵那裡家裡舒服啊,再說了,我要那麼多戰功做什麼!”

“你要不去,朕就把你腿打斷了,用那個什麼輪椅,叫人把你推去!”李世隆哼哼道。

“行,父皇,你可真多哥,不僅多哥還霸總,我服了!”秦墨了無生趣的說道。

“行了,你快說,學堂的事情該怎麼搞!”李世隆讓人弄了茶,“父皇,這是景雲前幾天送進宮的,您嚐嚐!”

李源道:“哦,這個綠茶還可以,景雲還弄了個紅茶呢!”

李世隆眯起了眼睛,“景雲,紅茶是怎麼回事?”

秦墨幽怨的看著李源,“老頭子,我不是說了嗎,這紅茶很難搞的,我哪裡也不多,你看你顯擺,這下好了,好東西全被收走了!”

李源不好意思的道:“呀,爺一時顯擺忘了!”

嗬,這小老頭,口風一點也不緊。

“行父皇,我一會兒讓人送一兩進宮!”

“才一兩?送一斤進來!”

“你當飯吃呢,知道我炒一斤要炒多久不,手都炒禿嚕皮了,你你你,你簡直是扒皮皇帝,以後我再也不進宮了!”

說著,秦墨腳底抹油,直接跑了。

“臭小子,你給朕回來!”

“傻子纔回來呢,古德拜!”秦墨那點好東西,全都被這祖孫三人給洗乾了,臭不要臉!

李越無奈一笑,“父皇,學堂的事情,還是兒臣去問問吧!”

“這臭小子,可真行,朕都冇同意他走呢。”李世隆哼了一聲,“行,那你去吧!”

“兒臣告退!”

李越走後,李源問道:“你到底怎麼想的?”

“父皇指的是?”

“你是打算立嫡,還是立賢?老八已有封地,也成家立業,手下管著這麼多的大事情,又訓練新部隊。

你心裡不明白?”李源直接把話攤開了說。

李世隆神情凝重了起來,“父皇,兒臣冇有這個意思。”

“那你是什麼意思?你是想舊事重演?”李源警告道:“如果你不想舊事重演,就儘快讓皇子就藩,朕很早前就曾經說過,孩子到了年紀,就要讓他們出宮,就藩!”

“可是父皇,景雲說的也冇錯,皇子就藩,以一地民脂民膏撫養之,對朝廷來說,不是好事。

長久以往,就埋下了亡國的禍根啊。

時代不同了,諸侯王代天鎮守的時代過去了,皇朝初立尚且還好,可過了百年,皇族子弟繁衍,百萬之巨,受累的,是百姓。

兒臣也想了許久,結症就在這裡,若是繼續重蹈覆轍,大乾必然步其他皇朝的後塵。

兒臣心裡,有個更大的想法!”

“能告訴朕否?”李源試探的問道,的確,既然問題已經提出來了,如果在撞上去,就是蠢。

可是,該怎麼解決,那又是個問題了。

“父皇,兒臣是這麼想的.......”

良久,聽完了李世隆的想法,李源閉上了眼睛,思索這件事的可行性,“那樣,大乾就會連年陷入戰爭了,你可要想好了,忘戰必危,好戰必亡!”

李世隆深吸口氣,“父皇,這絕對是最好的時代,有了景雲,兒臣,所向無敵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