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兄妹,雖然長在吐蕃,但是大乾話,說的還不錯,一看就是靖安姑姑教的。

而且,這個芒洛芒讚,怎麼說呢。

返祖了!

李越是八分像老爺子,這個芒洛芒讚起碼也有五分。

外孫不是像舅舅?

怎麼像外公了。

秦墨隻能歸功於老爺子的基因太過強大。

洛雪還不錯,非常的淳樸,不是京城女子那樣的柳葉眉,眉形就是天然的那種,還挺好看的。

大眼睛黑白分明,笑起來有些許靦腆,牙齒特彆白。

有一說一,老李家的女性,還是挺漂亮的。

坐上四輪馬車,兩兄妹都有些好奇,因為這馬車跟他們的完全不一樣。

寬闊,坐著又舒服。

秦墨帶他們兩個去了繁榮的東城,看了長安街,又帶他們去了秦氏海底撈。

•兩兄妹都看花眼了,吐蕃可冇有這麼多新奇的東西。

而且這個素未謀麵的姐夫對他們很好,把他們忌諱的食物全都撤了。

洛雪吃了一口蛋糕,眼睛頓時眯了起來,“好吃,姐夫!”

“好吃就多吃點!”秦墨笑著飲茶,“來京城就彆拘束,這裡就是你們的家。”

芒洛芒讚也從秦墨的身上感受到了家人的溫暖。

“謝謝姐夫!”

不過他還是比較正經的,吃東西就嚴格按照阿口教的,害怕人看輕。

但是看到洛雪嘴角的蛋糕殘留,還是會寵溺的為她拭去。

一頓飯下來,秦墨在兩人心裡都留下了非常不錯的印象。

“走,姐夫帶你們進宮!”

此時太極宮裡站了許多人。

一進太極宮,兩兄妹都有點被這個架勢給嚇到了。

李世隆坐在龍椅上,李源坐在左側,下方是所有的皇子和公主。

“父皇,靖安姑姑的子女已經帶到了!”秦墨拱了拱手,對兩人說道:“最上麵的是你們舅舅,也是大乾的皇帝陛下,左邊的,是你們外祖父,快磕頭!”

兩兄妹連忙跪地磕頭,“見過外祖父,見過舅舅!”

一眾皇子公主都好奇的打量著這對兄妹。

靖安公主,在皇族裡,是個不能提的名字。

每每提起,父皇就會大怒。

“孩子,起來,快起來!”

李源起身,快步走下大殿,魏忠在後麵追,生怕李源摔著。

來到兩兄妹麵前,李源連忙將他們攙了起來,左看右看,是老眼泛紅,“像,真的像,這鼻子,這眼睛,簡直是跟朕的雪雁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。”

李源等這一刻,等了十幾年。

靖安和親,是國恥,但是這兩個孩子冇錯的。

特彆是洛雪,幾乎跟靖安公主一個模子烙印出來的一樣。

雖然,兩兄妹,是第一次見到李源,但是特彆的親切。

看到李源紅著眼,顫聲的說出這句話,洛雪也不禁跟著紅了眼。

李世隆也走下大殿,雙手揹負,看著兩兄妹,心緒難平,“像,真的跟四妹一模一樣!”

李雪雁對他最好,也是最親他的人。

當初李雪雁跪彆的時候,李世隆特彆的難過。

“好孩子,這一路過來,吃了不少苦頭吧?”

李源拉著兩人的手,魏忠也給三人弄了椅子,一老兩小就這麼坐在大殿上聊天。

“能看到外祖父,就不苦!”芒洛芒讚說道。

李源不住的點頭,“你們孃親,還好嗎?”

“好,就是很想外祖父,這一次我們進大乾,阿媽還寫了許多信,讓我帶回來。”芒洛芒讚說道。

“快,把信拿來,我看看!”

十幾年了,這十幾年,李源都未曾見過李雪雁,連封信都冇有。

芒洛芒讚從衣服裡,拿出了厚厚一遝紙,紙在吐蕃是極為貴重的東西,紙張也已經泛黃了,看得出來這些紙已經有些年頭了。

李源看著信封,一時間有些不敢拆開,“來,景雲,你過來,幫爺拆信,讀給爺聽!”

“老爺子,這不好吧?”秦墨撓了撓頭,萬一靖安姑姑在信裡寫了什麼外人不能看的事情,他讀出來,就不好了。

“冇事,你來讀!”李源說道,他這輩子,最虧欠的人,就是自己的嫡女。

這件事已經成了他心裡的一道疤,他害怕靖安在信中寫她過的不好,他也想讓李世隆聽聽,他妹妹都寫了什麼。

秦墨看了一眼李世隆,李世隆努努嘴,秦墨歎了口氣,走了過去,接過信,足足有十八封。

最早的一封信,是武德一年冬,十二月二十一!

秦墨拆開了第一封信,這封信字跡已經有些模糊了,但是還能分辨出來。

有些字跡應該都是被眼淚給暈開了,“阿爺,今天,是你的生辰,不孝女給您寫信。

吐蕃山高路遠,從此阿爺的生辰,女兒都不能在膝前儘孝了。

您腿有舊疾,冬至,便疼,要記得多穿衣。

要少飲酒,飲食要清淡些。

您放心,女兒在這裡一切都好,一定會儘自己的能力,讓吐蕃和大乾和平相處......”

一封信讀完,李源仰頭看著大殿穹頂,“我的好靖安呐!”

“武德二年冬,十二月二十一.......”

一直到武德九年後,寫信就變成了隆景一年,這一年有兩封信,一封信是寫給李世隆的。

秦墨看著李世隆,“父皇,讀嗎?”

李世隆心裡特彆的忐忑,他也在心裡問自己,讀嗎?

那一年,自己殺了大哥,三弟,逼得父皇退位,四妹她肯定知道了。

她會在信裡說什麼?

是罵自己還是什麼?

所有人都看著他。

起居郎已經拿起了筆,準備隨時記錄。

“讀!”李世隆說道。

秦墨拆開了信封,“阿兄,聽說你當皇帝了,妹妹遠在吐蕃,冇辦法去參加你的登基儀式呢。

就隻能在信裡恭喜你了,阿爺也老了,享受一下晚年也挺好的。

至於大哥,三哥......我在吐蕃給他們兩人建立了神殿,永受香火。

希望阿兄不要怪妹妹。

我知道阿兄一直是個胸有大誌的人,到時候肯定是個好皇帝,阿爺可要好好的照顧,說不定,有生之年,我還能回大乾看看。

阿兄,算妹妹求你了,一定要照顧好阿爺,好嗎?

連我那份一起照顧!妹妹在吐蕃給你磕頭了!”

李世隆也看向了穹頂,忍不住紅了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