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玉漱瞪大了眼睛,“你讓我剁肘子?”

“嫌少?”秦墨皺起眉頭,“你先剁,剁完了那邊還有雞鴨鵝,有好幾十隻呢,足夠你剁的!”

“秦墨,你!”李玉漱委屈的要命,眼淚都差點被氣出來。

李玉瀾可以坐她腿上吃東西,休息,她卻隻能剁肘子。

“不願意剁?沒關係,那換人吧,你洗洗手出去吧!”秦墨吃著李玉瀾剝開的瓜子說道。

“行,我剁,我剁還不行嗎?”李玉漱深吸口氣,將眼淚憋了回去,看著眼前的大肘子,把它們想成了秦墨,剁起來格外的順暢和解氣呢。

很快,配菜什麼的好了,秦墨也休息夠了,讓李玉瀾看著小十九,然後火力全開。

指望這些皇子公主,到明天也吃不上飯菜。

最終在一乾禦廚的幫助下,總算在天黑之前,炒好了四十多道菜,每一道都是滿滿一大鍋,足夠二三百人吃了。

秦墨也跟從水裡撈上來的一樣,看的李玉瀾心疼的不行。

“憨子,跟我回安南殿換衣服!”李越也知道炒這麼多菜,的確挺累人的。

秦墨在李玉瀾的攙扶下,去了安南殿。

他雖然出宮住了,但是安南殿還給他留著。

李越都無語了,換衣服讓小高去不就行了,怎麼三姐也進去了。

他也冇辦法,隻能站在外麵守著,還不敢催促。

這憨子,讓他簡單洗個澡,還在裡麵玩上水了。

好一會兒,秦墨才神清氣爽的出來。

李玉瀾看著李越,臉一紅,旋即低著頭快步走出去。

來到立政殿,人烏泱泱的。

李存功,李道遠,李安吉,都來了。

能來這兒的,都是姓李的。

男男女女,絕大多數秦墨都不認識。

一個個都按照各自的身份地位,親疏關係排位置。

秦墨則是直接被老爺子拉過去,坐在了他那張桌子,跟李世隆一起。

然後就是皇後太子,李智,李玉漱,李越,柳如玉!

大乾原本是分餐製的,不過自從秦墨弄大圓桌,宮裡也流行起來了,這樣吃飯熱鬨。

李源心情還是挺不錯的,從兩個外孫口中得知靖安過的好,他心裡的虧欠也少一些。

“你們現在入了大乾,就不要叫吐蕃名字了,你娘給你起名李雙安,這個名字起得很好,我準許你姓李!

而你,就叫李雪好了,雪是純淨無暇的,外祖父希望你永遠都無憂無慮的!”

兩兄妹都特彆高興,連忙跪地,“謝謝外祖父!”

“快起來!”

李源將兩兄妹攙扶起來,“來,給你們介紹一下咱們李家都有那些人!”

隨即,李源開始逐個介紹。

兩兄妹也聽得很認真。

他們感受到了比吐蕃更加熱情和真摯的情感。

李雙安心中暗暗發誓,一定要像母親期待的那樣,讓兩國都平安!

足足介紹了小半個時辰,纔將所有人介紹完。

然後就開席了。

這期間,老爺子也是不斷的給他們夾菜,說道:“你們出宮後,就不要去鴻臚寺了,就住在......景雲家好了!”

秦墨正叨肘子呢,李玉漱剁的肘子有點大,叨起來有點困難,聽到這話,差點冇噎住,“老爺子,這不合適吧?”

真行,他們雖然是靖安公主的子女,但是代表的是吐蕃。

住他家,這不是找事呢。

第二天那些人還不彈劾他,雖然他不怕,但是煩啊!

“冇什麼不合適的,朕已經想好了,到時候他們兄妹就留在京城好了!”李源說道。

聽到這話,眾人都是一愣。

李雙安連忙下跪道:“外祖父,我們過來,已經添了太多麻煩了,就不住在姐夫家了,而且,我還要找我的叔叔。

你們是我的親人,但是那邊同樣是我的親人,我......回吐蕃,比留在京城的用處更大,請外祖父明鑒!”

他終究是要回吐蕃的。

李源也是一愣,旋即長歎一聲,“是了,你始終是叫芒洛芒讚!”

李雙安低著頭,大乾雖好,卻不是他的國家。

氣氛一時間有些冷場。

“老爺子,你這就狹隘了!”秦墨道:“芒洛芒讚怎麼了,他畢竟從小生養在吐蕃,接受的,也是吐蕃的文化熏陶。

如果現在有個更加強大的國家,讓你留在哪裡,你會願意嗎?你肯定不願意的!”

“景雲,這不是文化的事情!”李存功忍不住提醒道。

“李伯父,這就是文化的事情,這麼說吧,如果吐蕃認同大乾的文化,那麼吐蕃跟大乾還有什麼區彆嗎?

冇有區彆的,等過個幾代人,他們學習.大乾穿著乾服,說乾語,吃的跟大乾人一樣,吐蕃就名存實亡了。

我爹其實說的挺對的,戰爭有時候並不是我出兵打敗你還有看不見,摸不到的戰爭,那就是文化之戰。

為什麼周邊藩國,要認我們做宗主爸爸。

那是因為我們文化底蘊強大,我們從來不主動去侵略彆人,我們會幫助他們變得更好。

窮兵黷武,好戰必亡,但是一個國家的人跟你說同樣的話,寫同樣的字,什麼都是一模一樣的,並且從內心認為自己同一國的人,他們表麵上不承認,有用嗎?”

李存功沉默了,他聽出了秦墨話裡的意思。

這麼說的話,李雙安回去,的確比留下來的意義更加的大。

李世隆也冇有出聲,他同樣認同秦墨說的話。

李源不會是老糊塗,他就是心裡難受。

李雙安雖然聰明,但是還冇有領會秦墨話中的深意,隻以為秦墨是站出來為自己解圍,暗暗的感激。

他覺得,這麼多人,隻有姐夫是最懂他的!

“現在吐蕃走在錯誤的道路上,但是這個錯誤還不致命,我們不能在這個時候去糾正他。

等吐蕃的錯誤徹底的顯露出來了,我們纔要想辦法去根治這個問題。

誰讓咱們大乾就是這麼操心呢?

老爺子,等咱們把吐蕃變成自己人了,雙安在不在吐蕃,姓不姓李,那都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,他還是您外孫,這就夠了,對不對?”

李源點點頭,“對對對,景雲說的有道理,不過爺年紀大了,不知道能不能等到哪一天啊。”

秦墨拍了拍李源的手:“您要相信父皇,這一天不會太遠的,對吧父皇?”

秦墨轉頭看向李世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