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嗬,那若是冇有欺騙呢?”

恰好這時,胡三金拉著一板車的竹罐頭走了過來,秦墨笑著道:“那你就把這一板車的罐頭吃了!”

“我,我......”

“我什麼我,你還叫李敢呢,我看你也彆叫李敢了,就叫李怕好了!”

“你少在這裡激將我,鬼知道這些罐頭,是不是你這幾日做的。”李敢說道。

“我前幾天就猜到父皇他們要過來?然後讓他們做罐頭,在這裡等著父皇過來,然後邀功?”秦墨咂舌道:“你是不是腦乾缺失了?而且,每一個罐頭上麵,都是有生產日期的,看日期了冇,這是驚蟄前二十天做的,都快四十天了!”

李智給李敢使了個眼色,讓李敢跟秦墨對賭。

他現在算是明白了,秦墨根本就混不熟,也不可能招攬過來的。。

招攬不到,就想辦法毀了。

李敢有些遲疑,但還是說道:“行,你這罐頭要是冇壞,這一板車的罐頭,我全吃了!”

“父皇,老爺子,你們二位可聽到了,是他自己答應的,一會兒可彆說我欺負他!”

李世隆皺起眉頭,說實話,他也有些不信,拿起一個竹筒罐頭,分量還真不輕,足足有兩三斤!

“景雲,這所謂的罐頭,真的能讓食物存放這麼久?”李世隆將信將疑道。

他們行軍時候,吃的乾餅,也不過存放兩三個月就要壞了。

更何況肉?

而且夏天什麼東西都藏不住的,除非放入冰窖中。

“理論上隻要儲存得當,可以存放一年以上,乃至更久。

這種肉食罐頭,也是我第一次嘗試做,裡麵有肉湯,直接倒出來,就可食用,都不需要加熱的。

這裡還有一種乾罐頭,存放時間就久了,估計兩三年都不會壞,吃的時候,隻需要加入熱水等個小半柱香,就行了!”

眾人再次一驚,存放兩三年?

可能嗎!

如果真有這樣的肉食,行軍打仗的時候,就方便多了。

李新眯著眼睛,說道:“景雲可真是深思熟慮,連行軍這一塊的事情都考慮到了,不愧是將門虎子!”

他現在對秦墨除了捧殺還是捧殺。

一邊誇讚秦墨,一邊捧殺,能拉攏過來,那自然好。

拉攏不過來,也沒關係,最起碼能稍為麻痹一下對方。

以父皇多疑的性子,肯定會防備秦墨。

當一個皇帝開始防備臣子,那人離死也不遠了。

秦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“我爹天天說我憨,冇他年輕時候一半厲害呢,行軍作戰,我不行,但是做飯我在行,我就想著怎麼讓更多的人吃飽飯就行了,也冇想那麼多!”

“你能這麼想,就比你爹強太多了!”李源道:“彆看咱家景雲容易犯渾,但是純善,有一顆慈悲心呢,就是太憊懶了,對當官不感興趣!”

李世隆也讚同的點點頭,讓他做六扇門都督,都是他各種算計來的。

這臭小子,太不喜歡當官了!

李越也是第一次看這個罐頭,“憨子,這個怎麼開的?”

秦墨拿起一個竹筒罐頭,使勁的擰開,這用的是螺紋技術。

靠的,是人力機床,用的特製鋼頭來打磨,秦墨提出想法,由秦莊的匠人想辦法解決。

用了整整五六天,他們才做出合格的,可以擰緊的竹筒罐頭。

這竹筒是風乾過的,裡麪包了油紙,有飯菜,雞肉鴨肉,一鍋炒成,重油重鹽,壓實後,在倒上一層油。

天冷,油紙凝結快,最後在凝結的油洞上,放上一層油紙封口,雖然達不到後世抽真空機器做出來的那麼完美,但是延長食物保質期還是冇問題的。

“這個不是拉開的,時候擰開的?這竹筒挺好啊,都可以當杯子使用了,比水囊還好!”李越說道。

“冇錯,這個竹筒的確可以當杯子,比水囊易攜帶,比瓷器耐摔!”

“說再多有什麼用,你看看,這裡麵的食物都泛白了,能吃嗎?”李敢眼中閃過一絲喜色,指著竹筒說道。

“你是不是傻,這是油凍!”秦墨切了一聲,接過胡三金遞來的盤子,將竹筒倒扣,旋即,罐頭裡的東西全部呈現在眾人的麵前。

他們伸長了脖子看了過去,李軒做了個要吐的表情,“怎麼這麼噁心啊,這能吃嗎?”

秦墨也冇廢話,用筷子將食物拌開,裡麵甚至還有米飯,然後拿了個勺子,來上了一大口,“不錯不錯,味道還挺好的,父皇,老爺子,你們要不要嘗一口?”

“父皇,皇爺爺,這食物放了這麼久了,肯定懷了,千萬不能吃!”李敢肯定的說道。

李智也說道:“十四弟說的冇錯,還是不吃為好!”

李越皺起眉頭,也拿了個勺子,挖了一大勺,這種時候不挺自己兄弟,誰挺?

“我也嚐嚐!”

一口下去,李越的眉頭舒展開了,“好吃,父皇,皇爺爺,這罐頭裡的肉食,冇壞,雖然冇有憨子做的好吃,卻也不差了。

若是將士們在外行軍打戰,吃上這麼一份肉食,肯定鬥誌滿滿!”

“八弟,冇必要這麼誇張吧?”

李越也懶得廢話,直接挖了一大勺,塞進了他的口中,“四哥是個老饕餮,應當嘗的出來,這食物壞冇壞!”

李智先是惱火,可細細一咀嚼,臉上的表情變得複雜起來。

李敢心裡咯噔一下,“四哥,那你說話啊,這食物好的還是壞的?”

李智嚼巴嚼巴,把飯吞嚥,“就算這一個是好的,可這板車裡,還有一兩百份,你敢保證它們都是好的?”

“四舅子,你這純屬於嘴硬了哈,好就是好,不好就是好,你就直接說,是好還是不好就行了,實在不行,我全部把這些打開了,當然,我不敢保證每一份都是好的,但是我可以保證的是,壞的不會超過一手之數。

但是開了你就要把它們都吃了,因為開了在蓋上,要不了幾日就壞了!”

“四哥,你說啊,到底是好是壞!”李敢急的不行。

李智看了看所有人,尷尬的說道:“好,好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