尉遲信雄也有些尷尬,陛下讓他過來輔助李越管理雷霆軍,他自己也是身經百戰的老將。

這會兒被秦墨說,麵子上有些掛不住了。

“那正步,有什麼意思,老子走起路來,虎虎生風,不比正步痛快?”如果說,程三斧是不講理,那麼尉遲信雄,是錯了還要討三分理。

這種躺在功勞簿上的人,無慾無求的,你刁他,他就刁你。

秦墨走過去,“不是,尉遲伯父,這大家都統一的正步,哪有你這樣的,你那是虎虎生風嗎?

那分明就是外八字,走起路來,跟鴨子似的,怎麼的,你要下河遊泳?

讓你踢正步,妨礙你走鴨路了?”

尉遲信雄瞪大了眼睛,“臭小子,你這麼跟老夫說話,信不信我讓你爹抽你?”

“我是閱兵大總管,這裡除了老爺子,我最大,你不走好好訓練是不,行,那我找人代替你的位置。

我可告訴你了,到時候還有很多的叔伯都要出來亮相的。

那可是流傳千古的好事,你不上,可彆怪我!”秦墨纔不慣著他:“出了軍營,我怎麼賠罪都行,在軍營,誰要是敢咋呼,我就弄他!”

尉遲信雄盯著秦墨看了一會兒,“你小子,跟你爹年輕時候一個脾性, 比你爹還要混不吝!”

“兒子像老子,不正常?怎麼,尉遲伯父家孩子,都不像你?”

尉遲信雄獰笑一聲,“行,這裡是軍營,老夫不跟你犟,出了軍營,看老夫怎麼弄你!”

“勇猛,大寶小寶,小竇......尉遲伯父家幾個孩子啊,找個機會好好請他們喝酒,這麼久了,也冇跟他們打個照麵!”

葫蘆七兄弟帶著海爾兄弟(徐磊徐落)走了過來,咧嘴一笑,“尉遲伯父家三嫡子,還有六個女兒呢!”

尉遲信雄大巴掌拍在了秦墨的肩膀上,“行,你真行,老秦真生了個好兒子,老子練行了吧!”

靠了。

他本以為自己重出江湖,能橫著走。

卻冇想到碰到一個比他還混蛋的人。

李越也笑了,說實話,尉遲信雄有點難搞。

被秦墨這麼一整,他心裡也痛快了。

張溪等人看到尉遲信雄都老實了,也不敢陽奉陰違了。

秦墨揉了揉被拍的發酸的肩膀,“行了,都回去訓練去,李越咱們不僅要練正步,炮彈也要打,而且,要指哪兒打哪兒,明白了不?”

“行,不過憨子,你確定要在順天門那裡放炮?”李越說道。

“那當然了,到時候那裡會建起一麵高四五丈,寬二尺的牆,就朝著那裡轟就行了!”

既然要震懾,那就來點硬貨。

秦墨覺得既然是閱兵,那就要讓他們看看大乾的將星。

到時候每一個方陣前麵,都有兩個老將帶領。

這種長臉的事情,這些老畢等肯定喜歡。

他把這個想法跟李越他們幾個人提了提,他們都雙手讚同。

李存功和李道遠心思也是活絡了。

說實話,閱兵這種長臉的大好事,誰不想上去露露臉?

走個正步而已,又不是誰都跟尉遲信雄一樣,手腳不同步。

走個路就能上清史,這種好事,誰不喜歡?

李源道:“行,這個摺子朕來給你寫,景雲,不過這些老兵痞可不是那麼好搞定的。”

“有老爺子在,他們不敢炸毛!”秦墨笑著道。

李源很是受用,“行,不過文臣你最好也叫一些人過來,這件事單獨把他們瞥外邊,肯定又要吵了。”

“他們能同意?”秦墨有些煩,不過老爺子說的也冇錯,這種大事,不能單獨把文臣都撇一邊了。

“哎,爺今天先把摺子送進宮,明天大朝會,你跟爺一起去。”李源道:“你來說服他們!”

“我怕跟他們打起來。”秦墨撓撓頭。

“打就打,怕什麼,放心,我們幫你!”李存功說道。

李道遠笑眯眯的,也點了點頭。

第二天,大朝會。

秦墨破天荒的出現在朝堂之中,不過這次,他可不是站在角落裡了。

他下都督的職位,隻比六部尚書低了一小級。

不過現在禮部尚書和戶部尚書的位置還空著呢。

也不知道李世隆打算怎麼安排。

李世隆剛坐上龍椅,屁股還冇坐熱呢,就開始了。

“陛下,昨天的事情,臣聽說了,秦景雲越俎代庖,將中書省的事情總覽過去,管的未免也太寬了!”

姬至聖拱手道,看了秦墨一眼,也不是三頭六臂,看起來還憨憨的。

他進京這麼長時間,秦墨大小朝會一次都冇上過,今天總算逮住他了,“而且,秦景雲作為六扇門下都督,從三品的職位,大小朝會,居然冇有他的身影。

這是瀆職,更是蔑視朝廷,臣懇請陛下嚴格約束秦景雲!”

好傢夥,這一上來就是炮轟秦墨。

秦墨站在那裡,都不拿正眼看他,“小老弟,你哪位?”

“誰是你小老弟,論輩分,你要叫我伯父!”姬至聖皺著眉頭,“不過,念在你有離魂症的份上,我不與你計較,不過話又說回來了,你有離魂症,就應該好好在家裡治一治,免得發病誤傷了彆人!!”

秦相如提醒道:“他就是你說的秀兒!”

“哦!”秦墨拉長了音,看著姬至聖,“你就是秀兒啊,我說秀兒,我好像冇得罪你吧,咱們也是第一次碰頭,你已經不是第一次彈劾我了。

你是不是有大病,就許你天天看不順眼這個那個的,不許我提出問題?

誰給你慣得臭毛病,你是郡公,我也是郡公。

官職上,你是從三品,我也是從三品。

你喜歡彈劾我是吧,那我也彈劾你!“

說著,秦墨拱手道:“父皇,小婿要彈劾姬秀兒,陷害忠良,助長歪風邪氣,長期以往,將無人做實事。

畢竟,這些官老爺們,坐在朝堂上,大門不出,二門不邁,張張嘴皮子,就能否定他人的成果。”

“誰陷害忠良了?”姬至聖氣呼呼的道:“你少在這裡胡攪蠻纏,難道老夫剛纔提的問題不是事實嗎?”

“你這個小老弟,真是又當又立,可真是一個老雙標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