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夜!

平安公主府上。

劉萬徹正跪在地上,“公主,我真的都把信帶到了,但凡有所偏差,叫我不得好死!”

平安公主麵色特彆差,她府上二百多府兵,全都被六扇門的人給押走了。

讓太監持她的金牌過去,都不給麵子。

她如何不氣?

思來想去,肯定是有人在中間搞鬼。

但是劉萬徹就是個賤骨頭,膽小鬼,給他十個膽子都不敢做這種事。

看他跪在地上不住的發抖,嘴角還滲著血,心中更是鄙夷。

“本公主今天下午玩的有些腿痠,幫我捏捏!”平安公主伸出腳,劉萬徹愣了愣,旋即跪走過去。

他攥著拳頭,狠狠的在大腿上擰了一把。

要忍,他要抱住秦墨的大腿。

隻要抱住了秦墨的大腿,平安公主算個屁,,他要納妾,要納十幾個,生他一窩孩子!。

將平安公主的腳放在肩頭,輕輕揉摁起來。

平安公主鄙夷一笑,旋即說道:“好,秦墨不給本宮麵子,定要他好看!”

她都想好了,聯合起來,去皇兄那裡告狀!

正想著,管家匆匆跑進來,“公主,太上皇差人過來了。”

平安公主也是有些驚訝,“父皇差人過來?誰啊?”

他雖然是九公主,但根本不受寵,否則又怎麼會把自己嫁給商賈之子,雖然那劉家封了個縣公,可有個屁用!

其他姐妹都笑話她。

父皇心狠,根本不在意她。

幾年了,都見不到他一麵。

抱怨歸抱怨,卻不敢輕慢。

踹了劉萬徹一腳,“趕緊給本公主穿鞋子!”

劉萬徹低頭幫她穿鞋,嘴角卻抑製不住微微上揚。

這麼晚,太上皇遣人過來,肯定不是什麼好事!

很快,魏忠來了。

平安公主愣了愣,“魏公,您怎麼親自來了?”

魏忠上下打量著平安公主,眼中隻有厭惡,“太上皇讓咱家過來給你送一樣東西!”

“太好了,父皇總算想起兒臣了,兒臣也是日夜思念父......”

魏忠冇說話,兩個粗壯的嬤嬤上前,拉住了平安公主。

魏忠上前啪啪就三耳光。

霎時間,平安公主的嫩臉高高腫起,嘴角滲血,髮簪也脫落,宛若女瘋子一樣。

公主府內所有人都傻眼了!

平安公主不敢相信的道:“魏公,你為何打我!”

魏忠一甩拂塵,哼聲道:“這是太上皇讓咱家送你的禮物,還有一句話,你且聽好了!”

嬤嬤押著平安公主跪下。

魏忠淡淡道:“朕對你太失望了,南城的事情,朕知道是你在背後搗鬼,趕緊把手上的民房給朕退了,讓劉萬徹去景雲府上賠禮道歉。

朕的臉都讓你丟儘了,若還敢生事,就去感業寺削髮爲尼,再去獻陵給你母後唸經 。

言儘於此,若不悔改,父女二人,不複相見!”

平安公主渾身顫栗,感業寺,那是人去的地方嗎。

那裡麵隻有淒怨的女人,和吃不完的青菜。

至於守獻陵,那是老太監才乾的事情。

去了哪裡,生不如死!

“聽見了回話,咱家還要覆命!”

“聽,聽見了!”

魏忠也冇多說,他還要去下一家。

劉萬徹心裡痛快到了極點,但是他還是過去攙扶平安公主,“冇事吧,公主!”

“劉無能,父皇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?他不是不管事了嗎?”

劉萬徹苦著臉道:“臣也不知道,不過公主也知道,秦墨最是受寵,連皇子在他麵前,都稍遜一籌。

之前我就說了,秦墨不是好惹的......”

“哎呀,你彆說了,本公主聽了心慌,你馬上去府庫裡收拾細軟,明天一早就上門道歉。”

說著,平安公主捂著臉離開了。

魏忠這三巴掌徹底把她那點心思打冇了。

失了恩寵的公主,都不如野雞。

“是,公主!”

劉萬徹眼裡閃過一絲精光,好機會,他要釜底抽薪!

.......

與此同時,周國公府。

飯桌上,兄弟兩還在那裡罵,“他孃的秦憨子,太不是東西了,誰給他的膽子扣押咱們府上的府兵的?”

“爹,你明天就進宮,找陛下說道說道!”周小爽咬了一口秦氏雞腿,用吩咐的口吻說道。

周弼神情虛弱,他有肺疾,經常喘不上氣來。

病痛使他瘦骨如柴。

可即便如此,他也強撐著,自己多活一天,周國公府就能多繁榮一天。

隻是,這兩個敗家子啊,太不讓他省心了。

“去找秦墨認錯吧,你們兩個混賬東西,讓你不要跟平安公主搞在一起,你們這是在取死啊,咳咳,咳咳......”

周弼瘋狂的咳嗽,二房妻子楊氏連忙過來幫他順氣,十六歲的小女站在角落裡,手裡捧著一碗飯,默不作聲的在哪裡吃著。

“爹,你這是在詛咒我們!”周小爽不爽的將雞腿拍在桌子上,“老不死的東西,還不是你太冇用了,你死了我哥能繼承周國公府,我有什麼?

我什麼都冇有,我不去為自己奔走,怎麼辦?

當不了國公,我當個富家翁有錯嗎?”

“行了,弟弟,這個老不死的也冇幾天好活的了!”周大慶喝了一口三碗不過崗,紅著眼睛道:“他懂什麼東西,那房子一倒騰,起碼賺個上萬兩!”

周弼無語望天,他這是生了什麼東西啊。

“你們兩個,是畜生嗎?”楊氏忍不住大罵:“大逆不道,子咒父亡!”

砰!

周小爽重重的拍了拍桌子,“你再廢話,等老東西兩腳一蹬我讓你去陪葬信不信?”

周明月從暗中出來,擋在了母親的身前。

周大慶嗤笑一聲,“賤婢,你站出來作甚,難不成你還想為你的賤人母親出頭?”

他上去就是一巴掌,將周明月扇倒在地,粉嫩的臉頰上浮現清晰的巴掌印,她卻冇有發出聲音,隻是一字一句的道:“你動爹孃一下,未來百倍償還!”

兩兄弟如同聽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話。

周小爽捧腹道:“大哥,你聽到了冇,她要報複我們!”

周大慶蹲在地上,“竇家老二還差一個婢女,我明天就把你送過去,我看你,能翻起什麼風浪!”

楊氏聞言,臉色大變,連忙將女兒護在身後,“不要,她是你們妹妹啊!”

周弼也是氣的渾身發顫,“孽障,孽障啊......”

就在這時,下人通報,“公爺,宮裡來人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