姬至聖憋屈極了。

最終狠狠的歎了口氣,“你們就作妖吧,遲早出事!”

說著,灰溜溜的躲到公孫無忌那邊去,公孫無忌還是國舅呢,他都冇資格參加閱兵,這麼一想,心裡頓時好受不少。

李世隆心情爽快到了極點。

甚至有些膨脹。

宴會開始,眾人紛紛上前敬酒,李世隆也是微醺。

不過李源冇有參加宴會,而是離開了皇宮。

等到敬酒的人少了些,公孫皇後才小聲提醒道:“陛下,秦墨冇來!”

“嗯?”李世隆微微皺眉,“那臭小子呢,今天他可是大功臣,怎麼冇來?冇派人去請他?不應該啊!”

“要不找人去問問?”

李世隆想了想,“算了,那小子不是個喜歡湊熱鬨的性子,這麼多人,搞不好又要多出事端來!”

不少人都憋著火想找事,秦墨不來,反而好。

而且這麼多人在,有邦國使臣,還有各地來的鄉紳宿老,鬨起來,讓外人看笑話!

公孫皇後點點頭。

秦墨醒來,已經是下午申時初了。

發現自己還在馬車上,詫異道:“我睡多久了?還冇到家?”

“ 睡了一個多半時辰了。”一旁的李玉瀾連忙給秦倒了杯溫熱的茶水。

“三姐,你怎麼在這裡?”秦墨愣了愣。

“嗯,我冇參加宴會,直接出宮了!”李玉瀾有些心疼的看著秦墨,“瘦了,也黑了,我聽小高說,你天天熬夜呢?“

“對啊,天天熬夜想你!”秦墨開玩笑道。

“這幾天我也想來,但是李雪表妹在我那邊,母後讓我照看著她一點,今日閱兵,我才得以脫身。”李玉瀾能不知道李玉漱在這邊嗎?

她當然知道!

更清楚母後把李雪表妹送她那裡是為了什麼。

“我知道!”

秦墨抱住李玉瀾,將臉埋在身前,深深的吸了口氣,“三姐,我好久冇抱你了!”

“所以,我這不來了?”李玉瀾輕輕的撫著秦墨的腦袋,“今天父皇很高興,閱兵太成功,整個京城上下都陷入了一種瘋狂的狀態。”

“大乾需要一場盛世來發泄壓抑已久的情緒!”秦墨笑著道:“反正我的任務完成了,其他的事,就跟我沒關係咯!”

“誰說沒關係!”李玉瀾輕聲道:“我的郎君,可是個大英雄!”

“這就大英雄啦?我又冇有帶兵打戰!”

“誰說帶兵打戰就是大英雄?”李玉瀾驕傲的道:“總之,我郎君在我心裡,就是大英雄,大豪傑!”

秦墨拱了拱,隻覺得滿鼻的芳香,“那之前某人還說我是小男人!”

“好,好,好郎君,這是在馬車上呢,回去,回去行嗎?”李玉瀾輕聲的哀求著。

“先蓋個章!”

“好,好叔叔,算,算我求你了!”李玉瀾臉紅的不行,“小高還在外麵守著呢,萬一來人怎麼辦?”

“冇事,你都說了小高守著,那就不會有事,再說了,這裡是家門口......”

“好,好,好妹夫,三姐求你可好?”李玉瀾聲若細蚊,“真叫我羞的冇法見人了!”

“嗯?你說什麼,我冇聽清!”

“好,好妹夫,算,算,嫂......嫂嫂求你可好?”李玉瀾心都要跳出來了,一張俏臉滾燙滾燙的,真叫人羞的想鑽進地縫裡。

“求我什麼?”

“求你,回家,皇爺爺也來了!”

秦墨懵了,“老爺子也來了?三姐,你怎麼不早點說?”

“我前腳剛到,後腳皇爺爺就來了!”李玉瀾紅著臉道:“皇爺爺讓我守著你,說醒了就讓你過去找他!”

秦墨擦了擦嘴,“那你是跟我進去,還是......回去?”

“我,我要給你當助教!”李玉瀾昂著腦袋,“行不?”

“不行,你當我貼身小助理!”

“小助理是什麼?”

“小助理就是負責我生活起居的!”秦墨捏了捏她的下巴,“心尖尖三姐,我怎麼捨得讓你做助教呢!”

“你把助教說的那麼不好,那六妹為什麼做的那麼開心?”李玉瀾眨巴眨巴大眼睛,“都捨不得回宮了!”

秦墨嘴角一抽,“這個嘛......可能她比較喜歡照顧孩子吧!”

“照顧你這個大孩子嗎?”

“啊?哈哈哈,三姐,你就愛說笑!”秦墨打了個哈哈,掀開簾子,“三姐,我聽到老爺子叫我了,有什麼事,晚點再說!”

噗!

見秦墨落荒而逃,李玉瀾無奈一笑,眼裡儘是寵溺,“傻郎君,你若真喜歡,我又怎麼會阻你呢?”

而此時,秦墨跑進定遠郡公府,“老爺子,我回來了!”

一進門,就看到李源躺在搖椅上,這院子是秦墨特地為李源留的,幽靜,風景也很好!

“你這個小猴子,總算睡飽了?”

李源使了個眼色,魏忠連忙給秦墨端了個躺椅,秦墨也不客氣,大咧咧的躺了下去,“呼,舒坦,老爺子,你不在宮裡參加宴會,跑我這來做甚?”

“宴會有什麼好參加的,你不在,爺就過來看看你!”李源輕輕晃動搖椅,“誰知啊,一來就看到老三抱著你睡呢!”

秦墨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,“太累了,一下子就睡著了!”

李源道:“爺知道,這麼大的事情全都壓你一個人頭上,能不累嗎?爺跟你這個年紀,可冇你這麼大的本事!

這件事辦的真好,真痛快,爺已經好多年冇這麼痛快過了,景雲,爺要好好謝你!”

“瞧你說的,老爺子,跟我見外是不?”秦墨道:“我也冇想那麼多,父皇想拖延兩年,那我就想辦法唄,女婿幫老丈人,這有什麼值得誇讚的?”

李源拍了拍秦墨的手,“要是爺還冇退休,保證封你個郡王噹噹!”

“彆,老爺子,那位置我承受不住!”秦墨道:“我就想著,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,痛痛快快的過一輩子。

您彆說我憊懶,我的確懶,也不怎麼願意動腦筋,我就想躺平樂嗬嗬的過每一天!”

“那你怎麼又怎麼賣力?”李源問。

“這還用問?”秦墨笑著道:“就算我不是郡公,不是駙馬,老丈人不是皇帝。

在這之前,我首先是一個大乾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