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源笑著道:“你啊,就是爭氣!”

秦墨笑了笑,“老爺子,這幾天能讓我好好休息不?”

“行,爺做主了,這幾天誰也不能來打擾你!”李源霸氣揮手道:“你父皇要是敢過來煩你,爺拿腳踹他!”

“嘿,老爺子,這可是你說的!”秦墨打了個手勢,高要連忙端來各種零嘴。

“不過你立了這麼大的功勞,爺必須好好獎勵獎勵你!”李源說道,秦墨不要是他的事情,但是他是一定要獎勵的。

“行,老爺子,那我就不跟你客氣了!”秦墨說道。

李源笑著道:“臭小子,跟爺有什麼好客氣的。”

他期待的看著秦墨,就算秦墨現在說要娶公主,他馬上就進宮讓李世隆下旨。

“老爺子,我想聽你說書了,誒,你說大乾西遊記後傳,真是有味道!”秦墨道。

“就這獎勵?”

“對,什麼獎勵都不如咱們爺倆舒心,您說對不?”秦墨手裡端著個紫砂壺,美滋滋的嘬了一口。

“行,爺今天就專門給你說一場!”李源擼起袖子,“魏老狗,把朕的摺扇拿來!”

“太上皇,您的摺扇,醒木!”魏忠連忙雙手奉上。

“啪!”

“道德上古聖明之君,功名夏後......”

秦墨躺在搖椅裡,翹著二郎腿,真叫一個舒坦。

一連兩日,秦墨總算過了兩天清閒日子,有老爺子在,熊孩子們都冇過來。

本來李越等人要過來慶祝秦墨搬遷府邸,可是閱兵之後就是清明。

老爺子一大早就回宮了,外麵在逍遙,也要回宮祭祖。

李玉瀾依依不捨的道:“我回宮了,過兩日再來!”

“再有兩月,便是婚期,那時便不用在來回跑了!”秦墨笑著道。

李玉瀾是既害羞又期待,上了馬車,離開了定遠郡公府。

“少爺,老爺讓你回家!”這時,胡三金從秦國公府跑了過來。

“行,小高,讓人收拾一下,咱們回家!”

很快,秦墨帶著大包小包回家了。

府門口插著柳條,府內多了一絲沉寂。

滿大街都是燒香的味道,大乾的清明和另一個時空差不多,隻可惜,這裡冇有艾粿。

“姑姑,你好些了嗎?”一進門,秦墨就看到了瘦了不少的秦秀蓮,到底是老來得子,雖然她從未生育過,但是前期的孕吐還是令她格外難受。

也多虧了秦墨的食補方子,要不然,能不能保住這孩子都難說。

“好多了,這兩天吐的少了,也能吃點其他東西了。”秦秀蓮看到秦墨很是高興。

“我爹呢?”

“在祠堂陪你娘說話!”秦秀英道。

秦墨招了招手,小高連忙把靠枕拿了過來,“姑,這是我特定讓人給你做的靠枕,可以調節的!”

裡麵塞得都是純純的鴨毛羽絨。

雖然秦墨冇有找到棉花,但是鴨絨,鵝絨,可是非常禦寒的。

他大規模樣養殖雞鴨鵝,也不僅僅是為了讓大家吃上肉。

秦墨把靠枕放著,演示給她看,秦秀蓮止不住的點頭,“墨兒,姑謝謝你了!”

“姑,你現在可是咱們家的大寶貝,什麼都彆想,就好好把身子養好,到時候給我生個大胖子弟弟。”

秦秀英笑著點頭。

很快,秦墨來到了祠堂,還冇走太近,就聽到了老爹的哭聲。

秦墨想了想,直接退了出來。

他看向天空,清明瞭,依舊冇下雨,看來今年的旱情會非常嚴重。

“小高,艾草找到了嗎?”

“少爺,小六子弄了好多回來!”高要說道。

秦墨點點頭,進到後廚,地上堆滿了鮮嫩的艾草。

“少爺,弄這些艾草做什麼?”小六子不解道。

“做清明果和青團!”

秦墨道:“把地上的艾草清洗乾淨,讓蒸的糯米飯蒸好了嗎?”

“好了少爺!”高要指了指那邊的蒸籠。

秦墨洗乾淨手之後,將糯米飯倒入提前讓人準備的碓臼中,“小六子,你來砸糯米飯,記住了速度要慢些,力氣要大點!”

“少爺,我提不動這個木榔頭!”

“什麼木榔頭,這叫木碓!”秦墨糾正了他,這時候二柱自告奮勇過來,“少爺,我來!”

眾人都好奇的不行,不明白秦墨弄這個做什麼。

就連秦秀英也趕了過來,在一旁看著。

“嘿!”二柱一木碓下去, 米飯頓時被砸爛,秦墨連忙去攪和米飯。

“二柱叔,看準點,彆傷了少爺!”高要提醒道。

二柱點點頭,速度和力量都變小。

等到糯米飯半爛糊,秦墨連忙將艾草搗成的汁水倒入其中,“快,二柱叔,加大力氣!”

一連錘了上百下,秦墨將粘手的綠色糍粑放入團箕,來到廚房,用鍋鏟攪動糍粑,艾草混合糯米飯的香味,在廚房逸散。

等到熟透,秦墨連忙道:“快,一起來,我教你們弄清明果和青團!”

眾人紛紛上前。

清明果跟是大號的餃子,裡麵放的是鹹菜,青團裡麵一般會放蜜棗芝麻還有白糖!

用模具弄成圓型。

“姑,你嚐嚐味道怎麼樣!”秦墨做好的第一個清明果遞給了秦秀英。

“好吃!”一口下去,秦秀英就忍不住誇讚,“而且這味道,我吃了,不想吐!”

秦墨也是一喜,“那就好,一會兒多吃兩個!”

他的第二個清明果則是遞給了一旁坐在輪椅上的楊六根。

忙活了一上午,秦墨弄了不下五百個。

冇辦法,要送的人太多。

秦墨讓人挨家挨戶去送,而他則是提著食屜,來到了柴國公府。

看到秦墨,柴思甜十分欣喜,“秦大哥,你怎麼來了?”

“嶽父大人不在,我提前過來跟你們過清明!”

軍營今天放假,柴榮也在家,看到秦墨也是一喜,“秦大哥,你來了!”

雖然理論上自己是秦墨的二舅哥,但是他們各論各的,他也習慣了。

“家裡長輩的墓都掃了?”

“嗯,上午已經掃了!”

柴紹不在家,這個重擔自然就落在了柴榮的身上,柴思甜是冇資格去掃墓的!

“來,我做了一些清明果和青團,你們嚐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