戰前動員做的非常到位,短短兩天時間,就募捐到了不下十五萬兩餉銀和十萬兩物資。

農人知道這件事,挑著扁擔進城,將自己一家老小一個月的口糧捐獻。

後麵秦墨禁止他們捐獻一家老小的口糧,他很清楚,大乾真正的困難,還在後頭!

“爹,把家裡的糧倉開了吧,捐一半!”秦墨說道。

“你傻啊,那八萬石糧食,可是全族人的保障,你都說馬上要乾旱,今年肯定是糧荒之年!”秦相如說道。

“我隻是通知你,糧食我已經讓人捐了!”秦墨道。

“什麼?你這個敗家子!”秦相如氣的一巴掌抽在秦墨的腦袋上,“誰讓你自作主張的?”

秦墨捂著腦袋,“爹,這一次作戰肯定很危險的!

人這輩子最難受的事情就是,人冇了,錢冇花了!”

“你說的.....放屁,這一次肯定冇事的,而且不一定打得起來。”秦相如道:“你還記得你之前說的那個分裂匈奴的計劃?”

“記得啊!”

“我之前去那邊開邊市,收了不少人,冒頓雖然統一了草原,但是並不是上下一條心。

就連匈奴部落也不是一條心的,那邊的線人傳來訊息,匈奴內部出現了問題,咱們的目標是拿回九曲之地,迎回靖安公主。

朝廷還是太窮了,要顧慮的事情太多了,打持久戰,會把十幾年積攢下來的老本打完。”

“這麼說,朝廷現在對匈奴,主要是用我的辦法,分裂為主,侵擾為輔?”

“對!”秦相如又是一巴掌抽在秦墨的腦袋上,“算你小子聰明,知道把功勞分給越王,現在他們都認為是越王出的主意。”

“爹,你說話就說話,打我作甚,這主意本來就是李越出的!”

“你什麼秉性,爹還不知道?放心,你冇犯錯,爹不揍你!”

“那我捐糧食,你不氣?”

“氣個屁,你不是還留了一半嗎?四萬石糧食,足夠咱們全族人吃到明年,而且咱們的地又冇有受災,這又是一兩萬石糧食!”

秦墨撓撓頭,“那這麼說,這一次就是走個過場?”

“也不能說走過場,吐蕃不聽話,這一戰還是不可避免的,主要還是雷霆軍給了陛下信心。”秦相如道:“打戰你就躲後麵,彆跑前線去,知道不?

隻要完成了任務,功勞就大了,你功勞甚至比李存功還大,不能多貪功。

陛下問你要什麼,你就要美女,我已經交代下去了,讓族兄他們多犯點錯。

反正撐死你就是個國公,一門雙門,耀眼是耀眼了一點,不過沒關係,這一戰之後,爹就告老,陪你姑待產,好好培養你妹妹!”

“你就這麼篤定是妹妹?”

“廢話,老子感應很靈的,生那麼多兒子做什麼,萬一又跟你一樣能立功,老子還活不?”

“老秦,你膨脹了!”

秦相如一臉得意,“行了,快滾蛋,還有兩天就出發了,你把手上的事情都交代一下。

不過,你的婚事要往後拖了。”

秦墨點點頭,這幾天家裡的女眷情緒都很低落,秦秀英都被他撞見好幾次偷偷哭了。

真不是矯情,冷兵器時代,戰爭就是非常殘酷的。

秦墨也很清楚,想要快速打服吐蕃,雷霆軍是重中之重。

他來到雷霆軍的營地。

大量的手雷和炮彈被裝上馬車,外麵是一層箱子,裡麵用防水的油紙包裹。

作為雷霆軍顧問,秦墨很清楚手雷和炮彈的總量。

是足夠支撐一場大戰的。

這還是閱兵的時候訓練用了一部分。

裡麵三分之二是一代手雷,三分之一是二代手雷,拔掉栓子,三息內爆炸!

無論是防水性還是威力都要更大一點。

不過製作難度可比一代手雷要難的多,所以產量不足。

“憨子,你來了!”

知道秦墨過來,李越匆匆趕來。

“雷霆炮都裝上了?”

“嗯,已經裝上了,這幾天又送了十尊雷霆炮過來,算上之前的,一共是七十尊炮!”

李越壓力很大,確定開戰後,他已經兩天冇有離開營地,雙目通紅,佈滿了血絲。

“彆那麼緊張,弄得我都緊張了。”秦墨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不會有事的,雷霆軍配備了最先進的武器,不是吐蕃能夠比擬的,隻要打亂了對方的節奏,他們輸定了!”

李越撥出一口濁氣,點點頭,有秦墨在,他就冇那麼緊張。

昔年兩人在泥地裡打滾,現如今已然要同上沙場。

他說道:“憨子,對不起!”

秦墨詫異道:“靠,你發什麼神經,好好說什麼對不起?”

李越勾住秦墨的肩膀,“咱們兩兄弟已經很久冇有單獨聊聊了,明天陪家人,今天咱們好好喝一杯,如何?”

“弄得咱兩跟兔兒爺似的,哥從穿開襠褲的時候就跟你一起耍,少來這一套!

再說了,軍營裡這麼多事,你喝酒不誤事嗎?

我就過來看看,你想抓我壯丁是不,冇門我告訴你!”

李越笑了笑,無論他做什麼,秦墨都是默默的在背後支援他。

“好,那就等咱們打勝仗回來再喝,到時候,我喝你的喜酒,親自給你牽馬!”

“那廢話,必須打勝仗!”秦墨拍了拍他的肩膀,對柳如劍道:“小柳,把他拉下去,眼睛紅的跟兔子死的,彆冇上戰場就猝死了。

那我可不會去給他扶靈,我嫌丟人!”

柳如劍點點頭,“越王,去休息吧,軍備都裝的差不多了,清點的事情交給卑職!”

李越搖搖頭,“等清點完再睡也不遲!”

路,秦墨給他鋪好了。

他不能讓秦墨失望!

“你這人,還犟!”

秦墨歎了口氣,“哎,怕你了,我來清點,你趕緊回去睡覺行不,一會兒如玉還說我這個當哥哥的不夠義氣!”

聞言,李越點點頭,如果是秦墨那就沒關係了。

冇人比他更懂了。

清點完所有物資後,秦墨也累的夠嗆,正打算去六扇門呢,小六子跑過來,上氣不接下氣的道:“少,少爺,你,你師傅來了!”

“我師傅?我哪兒來的師傅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