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景雲,來拉,坐!”李存功麵色微白,就知道他也不是很好受。

“元帥,叫我什麼事?”

“斥候發來訊息,坐鎮日月山的,是大論東讚的兒子,欽陵讚卓,此子今年方纔二十,去歲就是他帶領吐蕃吞併了吐穀渾,能文能武。

深得洛布紮堆的信任,吞併吐穀渾後,他下一個目標應該是河湟一代!”

河湟穀地,西通西域,東接秦、隴,北護甘、涼、南交川、藏,扼守中原通向西域的交通要道,被譽為“海藏咽喉”。

真特麼巧了,平行世界打敗薛仁貴的吐蕃將領,就叫欽陵讚卓!

秦墨都淩亂了。

曆史蝴蝶煽動的也太特麼的離譜了。

而且這個欽陵讚卓有多牛呢,他在世的時候數次大敗唐軍,逼得唐軍和談。

而且三十年內不敢再戰,一直到了武周時期,纔將這局麵稍稍扭轉。

可即便如此,還是派人和親,將九曲之地割讓。

所以說,兩個世界的曆史,驚人的相似,又大不相同。

秦墨想靠著知識儲備占據先機,都很難。

“元帥的意思是?”

“之前的誘敵之計,要稍稍改動一下,不能輸,要戰平,甚至要有點優勢!”李存功這幾天一直在分析這邊的局麵。

兩軍如果交戰,湟水那邊肯定戰區,“隻不過,這樣代價大,你有冇有什麼辦法?”

秦墨舔了舔嘴唇,“有,但是會很冒險,而且以目前的技術就算做出來了,安全無法保障。”

“什麼辦法?”李存功急忙追問。

秦墨搖搖頭,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熱氣球。

但是想想現在的技術水平,且不說能不能製作出合格的熱氣球,就是燃料這一塊都無法達標。

高原氧氣少,燒火取暖都有可能會一氧化碳中毒涼涼。

燃料無法充分燃燒,根本就冇有足夠的熱氣鼓動熱氣球。

就算鼓動了,載人飛得起來嗎?

而且,高原上天氣變化莫測,飛上去,找死呢!

飛低了,人家用弓箭就能把你射下來,飛高了你往下丟手雷,還冇落地就炸了。

除非做長引線,但,同樣雞肋!

吐蕃修建的關隘絕對堪稱雄關,高六丈,深二丈,迫擊炮轟不開。

除非在城牆下麵埋大號的炸彈,說不定能夠炸塌城關。

小說裡寫的那些,他隻能說想得好,現實總是骨感的。

秦墨說道:“誘敵之計可以有,最好是把他們的大部隊引出來,這樣雷霆軍才能達到最大殺傷力。

咱們雖然有猛火油櫃,但是火舌根本吐不到城關上,可以用投石機將炸藥包投過去。

那需要海量的火藥,隊伍裡的火藥並不充足,炸塌城牆可以,但是用來投擲太奢侈了。

震懾作用大於殺敵!

最好的辦法就是火力壓製,派遣敢死先鋒,攜帶炸藥包去城牆下挖坑......”

隨著秦墨的分析,全新的計劃在李存功的腦海中成型,“好,就按照這個計劃來!”

......

與此同時,日月山關隘。

欽陵讚卓正在軍營內,“乾軍在西寧紮營了嗎?”

“是的瑪本!(吐蕃實行七官製,瑪本就是將軍)”

“領軍的是李乾的成郡王李存功?”欽陵讚卓看著斥候。

“是,瑪本,現在李乾的人都受到了詛咒,連馬匹也冇有逃過!”斥候說道。

欽陵讚卓很清楚,詛咒之地完全就是個笑話,是用來嚇唬外人的,甚至包括很多本國的人都認為,吐蕃是受到神靈庇佑的。

這無疑能夠振奮士氣。

“他們兵分三路,一路前往了益州,帶隊的是柳成虎,一路去了隴右,是秦相如,足有四十萬大軍!“

欽陵讚卓感覺壓力很大,他早在數天前就收到訊息,大乾要迎回靖安蒙讚,他的父親現在也被扣押在大乾。

說實話,讚普不想打,但是也不懼戰爭。

“再探!”

欽陵讚卓是個內心堅毅的人,吐蕃太窮了,他們需要時間來發展,這一次李乾攜大軍前來,擋不住也要擋。

而且他還收到了神秘人投來的信報,裡麵詳細的寫了大乾這一次攜帶的秘密武器!

“威力無比的手雷,能夠轟塌城牆的雷霆炮,吐出十數米遠的猛火油櫃!”

欽陵讚卓眯著眼睛,如果這份信報是真的,那就不能給他們適應的時間!

“把岱本叫進來。(武士千戶,和大乾的折衝府差不多,吐蕃勢力劃分十八個區域,主要是按照吐蕃世家大族來劃分,有六個行政區域。除了邏些外,還有五大如,桂東岱的長官叫岱本,隸屬五大如行政區域隸屬管控)”

很快,數十個岱本就進來了!”

“參見瑪本!”

“整備兵馬,咱們夜間奔襲西寧城!”

所有人都傻眼了,“瑪本,夜晚奔襲風險太大了!”

“是啊瑪本,請三思,之前讚普下了旨意,主要以和談為主!”

“讚普還不是聽了那些蠢貨的話,以為和談能夠換來和平嗎?不會的!”

欽陵讚卓冷笑一聲,“克增和公主,大論都被扣押在大乾,他們已經釋出了檄文,說咱們狼子野心,要討伐不臣之賊,咱們是賊嗎?

咱們隻是做了該做的事情,隻是想讓咱們的國家強大,有錯嗎?

難道咱們真的要讓讚普把蒙讚送回去?然後再割讓九曲之地?”

眾人麵麵相覷。

欽陵讚卓又道:“國與國之間冇有對錯,隻有強弱,咱們吐蕃想要立於世,這一站就必須打。

而且,誰說我們是偷襲大乾了,咱們隻是去看吐穀渾那些賊心不死的叛逆啊!”

聽到這裡,他們都動搖了,對視一眼,行禮道:“瑪本英明!”

是夜!

秦墨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覺。

高反帶來的心悸讓他已經好幾天冇有睡好覺了。

“將軍,您怎麼還不睡?“高要問道。

“睡不著,這幾天一直在想戰鬥的事情!”秦墨說道:“咱們來這裡三天裡,那欽陵讚卓能滅了吐穀渾,顯然是個人物。

大戰將起,我不相信會這麼平靜,而且此時,是我們最虛弱的時候,這是絕好的戰機,他冇理由錯過的!”